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勿忘心安

  此时,竹屋中,洛明昙沐浴之后就坐在桌边用餐,旁边站着面无表情的慕北。

“已经吩咐下去查百岸深的身份了,很快就会有消息。”

“嗯”

“公子会留下他吗?”

洛明昙放下筷子,用丝绢擦了嘴,有些意外的看向慕北。慕北跟了自己很多年,很少会这么关注一个人,还是一个孩子。

“为什么会这么问?”

“此人出现的实在凑巧了些,因为那件事,公子的伤也不知何时才会好,若是有人要对公子不利……”

“你以为他是裴家的人?”

这么多年来,这是洛明昙第一次受伤,虽然伤他的人已经丢了性命,慕北还是耿耿于怀。

“只要有那么一丝可能,我都不能让公子冒险。”此时慕北平静无波的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丝杀意,惹的洛明昙皱了皱眉。

“不要轻举妄动,此事我自有决断,你下去吧。”

“是”

慕北朝着洛明昙躬了躬身子,转身的瞬间,眼中再次盛满杀意,任何有可能威胁到洛明昙的人,他都会解决。

第二日,百岸深一起床,就有人送来了衣物和洗漱用品,刚打理完毕就见沈璃心欢快的跑了进来,险些摔倒。

“你跑这么急做什么?我又不会走。”百岸深扶着沈璃心,状似责怪的开了口。

“百哥哥,我…我……”听出百岸深话中的关切,沈璃心羞的脸色都红了,赶紧站起来退出百岸深的怀抱。

【叮,沈璃心好感度上升5点,当前好感度35。】“啧啧啧,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混世小魔女也会不好意思了。”慕南从门外走进来,瞥见沈璃心通红的脸,怪叫一声。

“慕南,你胡说什么?”

本来还不知所措的沈璃心一听到慕南的嘲笑立刻不甘示弱朝着对方吼了一句。

“哎呀,恼羞成怒了。”

“你闭嘴!”

眼看两人越吵越起劲,百岸深终于没了耐心。

“沈姑娘,你这么急着来找我是做什么?”

“百哥哥叫我璃心就好了。”

“好”

【叮,沈璃心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40。】一连串的系统提示让百岸深有些惊讶,没相到沈璃心这么容易攻略,如果洛明昙也这么容易就好了……明明都是出生仙谷,性格相差怎么就这么大呢?

“爹爹已经答应我了要帮你看伤,现在我就是带你去见爹爹的。”

“真的吗?”百岸深显得很高兴,能见到洛明昙就好。

沈璃心凑到百岸深耳边,一副小女孩分享秘密的样子。

“我告诉你哦,爹爹的药都有好处的,一会你一定要多讨点,这样很快就会好了。”

“……”

慕南瞥见这一幕,立刻开启了嘲讽技能。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说的这么小声?”

“关你什么事?我就不告诉你。”沈璃心对着慕南吐了吐舌头,拉起百岸深就向外走去。

“被我猜对了,果然见不得人啊。”

“慕!南!”

百岸深看着激怒沈璃心之后一脸得意的慕南,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任何人都会有自己的弱点和深藏心底的秘密,只要掌握好了就会多出一枚好棋子。

等三人穿过竹林,到达洛明昙居住的竹屋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当时洛明昙正在窗边看书,斑驳的阳光透过竹叶间隙照在他身上,就像渡上一层柔光。

慕北站在洛明昙身后,目光始终落在洛明昙身上,像块静止的背景板。

“爹爹”

听到沈璃心的叫声,洛明昙抬起头,却不想一下对上了百岸深的眼睛,专注的目光让百岸深怔愣了片刻,不过很快洛明昙就移开了眼。

“进来吧。”合上书页,洛明昙走到软榻旁,示意百岸深过来,随后看向屋中的三人。

“你们先出去吧。”

慕北还想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洛明昙平静的脸庞时,不得不放弃,然后拖着想看热闹的慕南走了出去,还不忘随手带上门。

沈璃心虽然好奇,但是大家都走了,她也不好意思站在旁边看。

“把衣服脱了。”

洛明昙走到柜子边,取下几只药瓶,再回到榻边时,百岸深已经听话的脱的只剩下一条亵裤了,洛明昙的神色缓和了些,看来对于百岸深的听话很满意。

【叮,洛明昙好感度上升1点,当前好感度2点。】将药瓶放在矮桌上,洛明昙一点点的拆掉百岸深的纱布,露出全身大大小数十条伤口,最严重的一条是在后背,只差一点就破开心脏了。

这些日子虽然愈合了些,但是到底还是留下很深的刀口,若是按照慕南敷的药怕是少不了要留下疤痕了。

洛明昙将几只药瓶中的膏药舀出一定量,在药盅之中充分混合,搅匀之后就用玉片朝着百岸深身上抹去。

“若是痛就说。”

“嗯”

以往每次换药百岸深都会痛的死去活来的,所以在洛明昙动手之时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但是出乎意料,洛明昙的手很轻,就像羽毛滑过一般,当冰凉的药膏落到伤口上,百岸深竟然感觉到一阵舒爽,连带伤口的疼痛都减轻了些。

百岸深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有了多余的心思想其他事,比如洛明昙的利用价值,比如洛明昙的性格,比如洛明昙的容貌……

为了方便上药,两人隔的很近,近到百岸深一抬眼就可以数清洛明昙的睫毛。

现在若要问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是谁,百岸深会说是洛明昙;若要问洛明昙最美的地方,百岸深会说是眼睛,其次便是手。

洛明昙的眼神很清,同时洛明昙的眼神又很冷,两者结合起来就像是冰层下的潭水,让人望而却步。

但是当洛明昙专注于一件事情的时候,他眼中的冰层就会融化,让人窥见一二景致,现在的百岸深难得有了机会。

也许是百岸深的目光太多专注,洛明昙有些疑惑的抬起头。

“有什么问题吗?”

冰冷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刺激的百岸深立即回神了,随后赶紧低下头去。

“没有”

洛明昙可不是一直空有皮囊的人,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年纪轻轻当得上仙谷之主的人,又有多简单呢?自己竟然在这种人面前走神,实在太不小心了。

百岸深心里暗自懊恼,面上却没露出分毫,所以洛明昙也没有在意多久,上完了药,他便拿起一旁的纱布给百岸深包扎。

除了竹林中的鸟鸣,四周寂静的只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无名的淡香弥漫鼻尖,百岸深不知为何就感觉到一种从未有的安心。

“爹爹,怎么还没好啊,我都要无聊死了,啊——。”

沈璃心推开门走了进来,结果一眼就看到了百岸深赤-裸着上身,虽然身上缠了不少纱布,但是沈璃心还是羞的惊叫一声,赶紧捂住了眼。

这声惊叫也彻底惊扰了百岸深,百岸深眼里闪过一丝不悦,手指却趁机抓住了洛明昙的腰测衣服,藏到洛明昙身后,脸上适时露出一丝尴尬。

洛明昙停下手中动作,抬起头看着沈璃心。

“心儿,先出去。”

“哦,好,我…我马上出去。”沈璃心捂着眼睛转身就跑,结果不小心撞到了桌子,桌上的杯盏落下一只,碎裂开来,发出清脆的声响。

“叫你耐心些,你偏不听,现在闯祸了吧。”慕南一边抱怨,一边将沈璃心带了出去,抬起头时却看到埋在洛明昙后背的百岸深,眼中闪过一丝古怪。

那种眼神……

百岸深头靠在洛明昙背心,鼻尖细细嗅着什么,洛明昙身上有种无名的淡香,需要靠的很近才能闻见,这种香味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放开。”洛明昙最不喜陌生人的接触,百岸深倒好,直接贴到他身上了。

“抱…抱歉,洛公子,我…我……”百岸深赶紧放开拽住洛明昙衣服的手,脸色更加红了。

“药膏已经给你配好了,你拿回去让慕南按时换就好。”洛明昙指着桌上留下的三只药瓶,随后就坐在桌边开始喝起茶了,明显是不打算多说了。

百岸深愣了愣,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走到洛明昙身边鞠了一躬。

“多谢公子。”

“无妨,出去吧,心儿还在等着你。”

“那岸深就先告辞了。”

随后一月,百岸深果然没有再见到洛明昙,好感度也停在了2点的地方,倒是沈璃心的好感度被他无意刷到了50点。

如今百岸深也发现了,就算是沈璃心这般单纯之人,好感度越到后面也会越难增加,不过再难也比不上洛明昙。

想到洛明昙那少的可怜的好感度,百岸深不得不暗道一声可惜。若是好感度够高,他留在仙谷的把握会多上许多。

洛明昙的药膏确实好用,一月时间,百岸深身上的伤便全好了,连丝疤痕都没留下,甚至连身体也比先前强健些。

如此也到了该离去的时刻,慕北一早就准备好了马车,虽然查到的消息确有其事,但是慕北还是没有打消对他的怀疑,所以迫不及待就要把人送出仙谷。

第四章 勿忘心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