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成功之路的逆袭

走向成功之路的逆袭

逸轩88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有匪君子

  马车刚行进雪域天就放晴了,稀稀疏疏的雪花从九天飘落,摇摇曳曳落在车顶上,被刺眼的阳光一照散出团团白光来,晃的人睁不开眼。

“公子,天气这般好,谷中的花怕是全开了。”

坐在车前的小童冲着车厢道了一声,稚嫩的面孔上荡漾出一团纯稚的笑容,不多时,车厢中传出一声轻轻的应答,算是回应了他的话。

知晓自家公子清冷的性格,有这一句回应已属难得,小童也不失望,高兴的继续说道:“这雪域难得放晴,没想到公子一回来就有了,难道连老天也欢喜公子么?”

“只是巧合罢了,你倒是会奉承我。”

车厢中的男子再次开了口,干净的声音像是冰下的清泉,缓缓淌进人的心底,带着些微凉意。若是在炎炎夏日,就算只是听这人说话也该是一种享受了。

闻言,小童骚了骚头,也不见尴尬。

“嘻嘻,公子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次,那车厢中的男子倒是没再说什么,小童晃着脑袋又自顾自的说开了,说到兴处还会傻笑几声,安静的雪山之中于是有了一点生气。

洛明昙靠在车厢内的软榻上,墨发垂肩,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狐裘,披风下露出青色的衣料,手中握着一卷书,正时不时翻阅一下。

鼻尖缭绕着香炉升起的淡淡香味,耳畔回荡着少年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久之,竟然感觉到一丝倦意。

正在这时,行驶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洛明昙手中的书卷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惊扰了主人的困意。

“公子,雪地中有个人。”看那人周围晕染开的一大片鲜红血迹,其实小童是想说有一具尸体的。

雪域之中长年飘雪,气候寒冷,这人也不知在这里躺了多久,加之流了那般多的血,活下来的可能性很低。

洛明昙撩开车帘,瞥了一眼远处的大片血色皱了皱眉。

“慕北,去看看。”

赶车的男子听到洛明昙的吩咐,应了一声就跃下车朝着那处血色走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抱了一个六七岁的少年。

这少年比洛明昙的童子慕南还小,全身布满狰狞的伤口,探其弱不可察的脉搏,怕是已经在雪地中躺了几个时辰了,能活到现在实属难得,慕南一发现人还活着就动了恻隐之心。

“公子,不如我们将他带回仙谷吧。”

慕南说完,就乞求的望着车厢,洛明昙还没说话,那一直沉默的慕北却开了口。

“不行,仙谷向来不允许外人进入。”

闻言,慕南瞪了慕北一眼,似是没想到率先反对的会是自家大哥。

“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他还是一个孩子,死了多可怜啊。”

“这是仙谷千年来的规矩,难道你想公子破坏规矩吗?”

“规矩是死的,人还是活的呢,而且只是救一个孩子算什么破坏规矩嘛。”

“这人来历不明,又是恰好出现在我们回谷路上,保不准是那些门派利用公子善心派来的奸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何况公子的身体……该更加小心才是。”

“一个孩子能对仙谷做什么?”

慕南瞥了瞥嘴,小声嘀咕一句,觉得自家大哥有些杞人忧天了。

仙谷传承千年,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实则底蕴深厚,那是别人轻易奈何得了的。

“不行”慕北冷着一张脸,态度坚决。

慕南心性简单,被慕北这么一刺激倔劲也上来了,但他知道自家大哥的脾气,凡事只要牵扯到公子就固执的要死,所以慕南只得期待的看着洛明昙。

“好了慕北,将那孩子抱上来吧,治好伤后再送他出谷便是。”洛明昙捡起地上的书卷,随手搁置在一边,对于救人一事并不在意。

主子既然都发话了,慕北也不好再说什么,抱着人躬身进了车厢。洛明昙的马车布置的精细,内部空间也大,就是多坐几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慕北将人安置在了另一边的软座上,恭敬的朝洛明昙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出去继续驾车,换慕南进来给人处理伤口。

慕南年纪不大,医术却是不差,除了师从大名鼎鼎的百药子外,其自身的天赋也是极好,再过几年,混个神医的名头当当绝对不成问题,洛明昙有意培养他,这次出谷才特地捎带上的。

车厢内燃着火炉,将空气都烘烤的温热起来,僵硬的躯体回暖,睡梦中的少年渐渐舒缓了眉头。

一个时辰后,慕南终于将少年身上的伤口尽数包扎妥当,因为长时间的高度集中注意力,小脸热的红扑扑的,额头上也浸出一层薄汗。

“还好没有伤到要害,否则怕是等不及我们救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感叹一声后,慕南就迫不及待的钻出了马车吹风,没有看到洛明昙若有所思的眼神。

洛明昙扫了一眼少年被缠满布带的身体,最终将目光落在少年脸上,因着年纪尚小,容貌未张开,看见的人只觉得雨雪可爱,但是从这雏形,便可以窥见日后的俊美不凡来。

不管是有意还是偶然,这少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日后成就想必不会低了,当然麻烦也不会少。

仙谷一直与世无争,洛明昙本身也是性子淡薄的,在他执掌期间不希望仙谷卷入什么纷争,所以这孩子还是尽快送走的好。

想罢,洛明昙就收回心神,闭目养神起来。

到仙谷还有半月路程,但是那少年在第七日就醒了。

“水…水……”

微弱的声音从少年的口中传出,洛明昙放下手中的棋子,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送到少年嘴边。少年许是渴的很了,抓着洛明昙的手就开始吞咽杯中的水。

陌生人的碰触让洛明昙皱了皱眉,不过他倒是没有立刻甩开少年,任由对方喝完才松开手,再次坐回棋局旁边,一个人下着双方的棋,想必这几日他就是借此打发时间的。

伤口已经包扎过了,又休息了这般久,少年的意识也清醒过来,这时他才有机会打量周围的环境,确认没有不妥后将目光落到洛明昙身上。

百岸深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男子那只执棋的手,修长素白,在黑玉棋子的衬托下越发晶莹无暇,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想起方才朦胧间抓着对方的手,从指腹传来的滑腻触感比羊脂白玉更胜,让人爱不释手,百岸深忽然觉得,这么一双手长在男人身上有些暴殄天物了。

丢开心中无用的思绪,再抬头时,百岸深的脸上已经浮现一抹灿烂的笑意,似乎刚才那一瞬间的兴味是错觉。

“百岸深见过公子,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闻言,洛明昙执棋的手顿了顿。

百岸深……好奇怪的名字啊,洛明昙回忆了一下,江湖中并没有姓百的人家,就算是神医百药子真名也不姓百啊。

“嗯”洛明昙应了一声便继续下棋,连百岸深为何受伤出现在雪域都没问,很快就会送走的人,他不需要问太多。

“若是没有公子搭救,我怕是早就魂归地府了。”

“……”洛明昙并不说话,也不知听见没有,车厢中响起棋子落盘的声音。

“若是公子不介意,能否告知我姓名,日后也好报答一二。”

“无妨。”

看出百岸深还想再说,洛明昙头也不抬又补充了一句。

“你是慕北救的,伤也是慕南治的,与我无关。”

百岸深神情一滞,不过他毕竟非常人,很快便恢复如常。

“那也是经过公子同意的。”

闻言,洛明昙终于愿意将目光落在百岸深身上了,少年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眼中满是期盼和真诚,让人很难升起防备之心。

但是洛明昙却感觉到了一种违和感,少年身上的气质太成熟了,醒来之后出现在陌生的环境也不见惊慌,反而进退有度,在不失礼的情况下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一点不像是一个十岁孩子该有的稳重。

洛明昙深深的看了百岸深一眼,那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神让百岸深心底一凛,对于洛明昙的忌惮更甚,既然是最难的任务,他早该料到不简单的。

就在百岸深以为洛明昙不会回答,甚至会因为怀疑杀了自己时,洛明昙开了口,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洛明昙”随后,洛明昙就再次垂下头下棋,再没有将目光分给百岸深分毫。

明明起了疑还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百岸深怔愣几秒之后突然无声的笑了,轻视和无视一字之差,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前者多数死在了他手上,后者却是只有洛明昙一人。

逸轩88
新书发布多多照顾

第一章 有匪君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