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事应该让师尊先提,那他会把我娶到哪里呢,九龄山?还是天上仙子的住处?听说天上神仙不老不死,他是不是也如此,可是我会老、会死的,怎么办怎么办,凌红萝自我yy,忽然做了起来,小脸严肃地思考着这个问题,眼睛转了转,看来我得好好修炼法术,我要成仙,如此才可以和师尊天长地久,做一对神仙眷侣,嘻嘻,恩,事不宜迟,我不可以再睡大觉了,应该去修炼

凌红萝掀开云被,跳下床,脑袋有些眩晕,稳了一会,甩甩脑袋方得缓解,瞧了瞧略显褶皱的紫袍,进了房间换了喜爱的红色纱衣

“师尊,师尊,你有没有成仙的法术,我想要尽快成仙,你可帮我?”凌红萝红裙微摆,嬉笑道

麒墨翔看着一身红衣的凌红萝,眼睛闪过色彩,更加温柔道:“本尊带你去一个地方!”

云端,麒墨翔单手揽着她,腾云而去,她亦是小女人般甚感开心,不由色心大起,耍赖般,双手攀上了他的腰间,故作害怕地将脑袋藏进了他的臂弯,麒墨翔看到,摇头笑了笑,眼神多了些宠溺,轻轻为她拂去吹乱的发丝

瑶山,云雾缥缈,鲜花遍地,彩虹挂在飞瀑之上,时不时飘来绝妙琴音更是精湛,如同一帘幽梦,这里灵力更是充沛,也存在着两人间无数被埋葬的美好回忆

凌红萝看着眼前的美景,双手张开,不由翩翩起舞,银铃笑声不绝于耳

凌红萝停下舞步,对着麒墨翔挥挥小手,精灵般笑道:“师尊,这里好美,比九龄山还要美上几分,这座山可有名字?是否有人居此?”

“此山命唤瑶山,好友太子长琴常居于此,你听到的琴音便是他弹奏的,你若是喜欢,以后本尊便每日带你来此修炼可好?”

凌红萝闻言,眼睛更是明亮,眉毛都要笑弯了,一个纵跳挂在了麒墨翔的身上,“师尊,你真是太好了!”说完撅着嘴唇又要印上一吻,却被麒墨翔单手推了下来

凌红萝也并未觉得尴尬,两只小手抓着他的大手开心的荡着

“师尊,你打算如何教我呢”

麒墨翔轻轻抽去手掌,眼神严肃而威严,凌红萝见此立马立定站好

“今日本尊传授你的是流星火雨,你且看清楚,本尊只演习一遍!”

说完麒墨翔白袍一挥,风云骤起,他刻意放慢动作,潇洒连贯将动作还原,白衣和墨发无风自扬,俊逸无限,口中苍劲有力念道:“天地乾坤,大千借法,神灵护身,火龙助阵,召我地脉,沉我阴虚,天罗地网,罩覆次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地龙腾舞,见血封喉,凤火如星,随命燎原!”

麒墨翔演示完毕,潇洒收手,对着看呆的凌红萝道:“你可看清?”

凌红萝抿了抿嘴巴,眼巴巴凑了上去道:“看清了,师尊,你刚才真的好帅,你怎么做到的,可不可以再来一次?”

麒墨翔闻言额头划过三根黑线,右手一翻,出现了一个粉玉戒尺,只在了凌红萝慢慢靠近的身体上,冷声道:“自己练习一边,若有一处出错,受一戒尺!”

凌红萝看着横在面前的戒尺,本欲上前的身子歇了歇,撇撇嘴巴,无奈走到了场中,皱着脑袋苦思冥想地回想着刚才师尊的动作,有样学样的施展开来

“停!错!伸手!”

凌红萝伸出小手,受了一戒尺,顿时有了一条红印

麒墨翔起身又认真教了一遍,可凌红萝又死性不改地只顾欣赏美男,忘了记清动作,于是又受了一尺

接下来的几次虽然好些,可依然难以静心,次次有误

麒墨翔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蜗牛般挪着步子的凌红萝,有些许不耐烦,冷声道:“快些!”

凌红萝握着有些肿胀和麻木的小手,挺了挺背,低眸盖住微红的眼睛,快速走了过去,伸出了小手

麒墨翔看着粉红微肿的小手有些心疼,又瞧了瞧嘟着小嘴,有些负气不看自己的凌红萝,不禁有些莞尔,轻笑一声,在怀中取出玉瓶,手指沾了些许药水,为她轻轻涂了上去

掌心微凉,他手指所过之处,火辣和疼痛之感瞬间消失,凌红萝抬眼看了看认真为自己涂着药的麒墨翔,竟越来越感觉委屈,两行清泪不由流了下来,巧鼻耸了耸,也很是不争气地微微抽泣了起来

麒墨翔闻声,眼神闪过慌乱和担心,快速收了药,修长手指为她轻轻拭着泪水,有些担心道:“怎么了?很痛?”说着又要拿起她的小手检查

凌红萝负气抽回,哽咽道:“我已经很努力去记动作了,可是……可是我一看到你那么英俊潇洒,我的心就不受控制地跟随了过去,脑袋也变为一片空白,就算是记下了,也一会儿就忘光了,我能怎么办?!”

麒墨翔闻言身子震了震,心中有些甜蜜,不禁笑出声

凌红萝见状有些害羞和恼怒,上前用小手捶了过去,“你竟还笑我?!都是你,都是你这个坏师尊!没事耍什么帅,让我都看呆了,没记住动作,你还罚我,呜呜……我再也不理你了,再也不和你学习法力了!”

麒墨翔看着哭鼻子的凌红萝,眼神温柔宠溺,长臂微揽,将正在发泄的小红萝带进了怀中,小红萝也不挣扎,揪着他的白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委屈哭了起来

“好了,莫要哭鼻子了,为师手把手教你便是!”麒墨翔有些无奈,低声哄道

小红萝听着磁性的声音,骨子都要酥了,后又听到“为师”二字,立马拿袖子擦擦眼泪,抬头道:“为师?你……你是说你要收我做徒弟?”

麒墨翔笑着点头,凌红萝破涕而笑,单膝跪地行了个拜师礼

“师父,既然我是你的徒弟,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永远在你身边学艺了?若是有人欺负我,那你是不是第一个为我出气?您是九龄山师尊,我是您的弟子,那是不是以后我就和静泽师父们平辈了?以后其他弟子见我,是不是该叫我一声师叔了啊?还有啊,还有,我是不是以后上下山也会自由很多?师尊,您怎么不回话啊?”

麒墨翔在前面走,凌红萝在后面跟着十万个是不是,未得到回应,凌红萝像螃蟹般横在了前面,质问了起来

第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