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红衣妖男一边抖着手指大声指责挑衅,一边颤着因笑而不自主的身子,忽然他停下了笑声,放下了手指,耸着鼻子用力嗅了嗅,嘴巴贪婪地舔了舔,忍不住跟着自己的嗅觉向瘫软在地上的凌红萝走来,凌红萝见状,立马手撑身子想要闪开,却被他灵敏地抓住了,只见他闭着眼睛,舔向了她嘴角的血迹

凌红萝身子恐惧绷紧,看着他灵舌上的血迹有些恶心,双手快速地爬了出去,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要做什么?”

红衣妖男咋咋舌头,眼睛雪亮而妖异,手捏兰花指,似是怕惊了自己般,跪地而行,双手微张,颤着声音兴奋道:“宝贝儿,宝贝啊!哈哈哈,老天,你竟送我采花狐如此大礼!我可如何回报于你?!哈哈哈……这可是千年难遇阴年阴月阴时生的纯阴女子,宝贝儿,你可知,你对我有多大用途,只要我每日饮你一口鲜血,一年修炼便可抵百年修炼!哈哈哈……宝贝儿,别怕,来,到本妖这来,本妖定会好好养着你,你做本妖的血人儿,可好?”

凌红萝看着慢慢走近不时舔着嘴唇甚是贪婪的红衣妖男,有些恐惧,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地退着,掌心暗暗用力,眼睛因愤怒和恐惧变为火红色,整个娇躯周边散发出红光,发丝和红色轻纱随火光妩媚自扬,嘴角微微抿起,盘膝飘在空中,玉掌合十旋转,带动劲风,轻喝,接连不断发出很是凶猛的真火

红衣妖男见状,快速闪身,立在半空中眯着空中的红眸女子,有些惊奇道:“好一个美人儿,灵魂力不错啊!竟连气质也变了,呵呵,有意思,你不是刚才的那个女子,你是谁?!”

凌红萝昂了昂精致的脸颊,玉臂环在胸前,踏空踱着步子,眼神深邃世故,嘴角勾着妩媚戏谑的笑容道:“大胆狐妖!竟敢在我面前肆意妄为,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红衣妖男见状,眼神滞了滞,仰天长啸一声,更加兴奋道:“倒是不知,这小小人类的身上竟藏有残缺仙魂,虽然你是仙魂,也不过为残魂!你是斗不过我的!若非你着急,本妖还未曾发现,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本妖也只好一起抓了你,将你的灵魂之力炼化,哈哈哈,本妖今日真是大丰收啊!”

凌红萝闻言面色冷了几分,将一缕发丝咬在嘴中,娇躯轻移与红衣妖男打斗在一起,由于两人都是火属性,场面火光四射,不少灌木均着了星火,白雾中也甚是惹眼,由信蝶牵引而来的凌剑晨见状,提剑快速奔了上去

便见两团红光交战在一起,只有在两人速度同时慢下来时,他才看清出其中一人是自己的妹妹,而此时她已露败相,处处受到制约,难以施展,最终,以凌红萝左肩受伤而结束战场

红衣妖男见凌红萝身上不断滴下的血,甚是心疼,一阵幻影伏在了她的肩上,如同饿狼般快速地允吸了起来,凌红萝皱了皱眉头,脸色越加苍白,脚步虚浮,由空中自由落了下来

红衣妖男见状,拦腰抱住,似是回味过来般,有些慌乱地探了探她的气息,又笑了笑,落地为她上了些药

凌剑晨望着远方沾满血迹毫无生气的白影,眼神闪过痛心,又看到自己的妹妹受伤,更是愤怒,提剑快速闪了过去:“放开我妹妹!看剑!”

可凌剑晨剑术虽好,虽难敌红衣妖男接连不断的法术,没有几个轮回就狼狈落了地,凌红萝看着很是担心,此时却有些无能为力,到此时,她才发现,自己这几日虽半半拉拉学了些法术,但终究还是太弱,若是有机会从来,她一定一定不会再浪费修炼时间,看着提剑又向前的哥哥,凌红萝泪不自主流了下来,大喝一声:“哥哥!”

凌剑晨闻言停了脚步,回头看了看妹妹,又看了看微微睁眼睛对自己笑的皇甫芙玥,回了个微笑,又一个纵跳提剑与红衣男子斗在了一起,红衣妖男似乎有些没了耐心,咬牙道:“找死!”出手更是狠虐不留情,两个回合,凌剑晨便被打趴在地,口中吐出鲜血,红衣妖男却并未就此收手,黑靴狠狠地踏在了凌剑晨的背上,发出骨头断裂的咔嚓声

“不要!”皇甫芙玥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踉跄扑了过来,双手紧紧抱住红衣妖男的小腿,将自己的小手垫在了中间,试想抵去一些力道

“哥哥,玥姐姐!”凌红萝无声哭泣哽咽道,此时她眼睛已恢复黑色,满脸的无助和自责

看着依旧不打算放手的红衣妖男,凌红萝快速将发簪拔下插进喉咙,三千发丝如瀑布般倾肩而下,泪无痕划落,眼神有些许决绝和狠戾道:“狐妖,你放了我哥哥和玥姐姐,否则我今日就死在你面前,你以后也休想在每日饮我鲜血修炼!”

红衣妖男闻言,看着已入肉几分的发簪,有些心疼,忙收了脚,慌忙跑了过来,支着手道:“宝贝儿,宝贝儿,不可以啊,不可,我不杀他们便是,绝不杀他们,快,快把簪子放下!乖乖,宝贝儿!”

凌红萝一阵恶寒,却无可奈何,冷声道:“你放了他们,我就跟你走,做你的血人儿,如何?”

红衣妖男眼睛转了转,看着皇甫芙玥,有些犹豫,这个美人儿甚是对他的胃口,他还没来得及尝尝她的味道就放她走,怎么想心里都不舒服,他可是采花狐,最是喜欢美人儿了,尤其是有眼缘的美人儿,虽然凌红萝也是一标准美女,可看着有些青涩,而且有些带刺儿,他不喜欢带刺的美人,只喜欢像皇甫芙玥那种清纯温柔如水的女子

凌红萝见状,又将发簪深入了几分,鲜血顿时一汩汩流了下来

红衣妖男见状,舔了舔嘴唇,使不得啊,那些血可宝贵着呢,如此流掉那是多么可惜啊,再说若是她的血液引来起来妖怪,难免又是一场恶斗,阴年阴月阴时生的纯阴女子之血,只要是想要走捷径修炼的妖,定会如至宝般抢夺,这可是千年瑰宝啊,不可错过,便宜了它妖

红衣妖男见状,立马举手投降,双腿跪地,心疼道:“哎哟!宝贝儿,我听你的便是,走走走!绝对放他们走!先拿下簪子,小心点,别伤了性命……”

凌红萝力气有些达到极致,闻言微微歇了口气,却并没有拿下发簪,扭头对着面露心痛和自责的哥哥和满脸泪水的玥姐姐,笑道:“哥哥,玥姐姐,你们要好好的,快些离开吧,我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杀我的,回去后尽快帮我告诉师父一声,就说我下山了,快走吧,快走!”

凌红萝眼神转了转,故意加了最后一句,为打草惊蛇,她并未提师尊和九龄阁,只说的是师父,如此,也就他们三人明白,想必红衣妖男也未曾将外室弟子的师父放在眼中

采花狐果真如凌红萝所料,闻言也只是轻笑一声,完全没放心上

“萝儿……”凌剑晨搀着皇甫芙玥起身,眼神担忧唤了声,似要说些什么,却被凌红萝打断

“哥哥若还当我是妹妹,若还是凌家独子,就尽快走!你俩活着,我就有希望!”

凌剑晨抿了抿嘴,收了眼中的柔情和担忧,捡起剑,道了声“珍重!”便携皇甫芙玥离去了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