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懵懂不识情滋味

  于是小红萝便云里雾里做了郡主,本忧郁坐等变猪的小红萝,过了几天没有见动静,便也乐了起来,开始使用“俊猪”的权利,没事便跑进宫坐在学堂门口等哥哥

倒也是学到了一些东西,比如亲亲子衿,揉揉我心;又比如床前明月光,想喝地上汤;还有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不过这蚊子真是讨厌鬼,都不让人睡觉,小红萝竖着耳朵,听着墙角,心中想到

下课后,小红萝露了个脑袋,甜甜对自己哥哥一笑,皇甫晨逸瞥了眼,碰了碰凌剑晨的手臂道:“萝卜头来找你了!”

小红萝已不是刚刚醒来时的她了,经过近半年的脑补常识,已明白萝卜头不是好听的名字,小脸一板,双手掐腰道:“你才萝卜头,你还是黄瓜头呢”

皇甫晨逸闻言,脸色一黑,小嘴紧抿,眼神露出皇家专有的王者霸气

小红萝看后,撇撇嘴巴道:“小破孩,装什么神气,再装你也是小破孩一个!哼!”

其他皇子均被逗乐,只有凌剑晨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两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迅速地将自家妹妹的嘴巴捂上,赔罪道:“二皇子,家妹在家口无遮拦惯了,望您念在她不懂事的份儿上,原谅她吧”

说完,便佯怒瞪着自家妹妹道:“这是二皇子,不可没大没小!快去赔罪!”

看着果真气愤的哥哥,小红萝眨了眨眼睛,缓缓走向前几步,福了福身子,道:“你不可叫我萝卜头,我有名字叫做凌红萝!”

皇甫晨逸对着她如此的道歉有些难以接受,他可是皇子,何时被人如此顶撞过,若非她是剑晨妹妹,他果断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小红萝看着不回答她的皇甫晨逸,走向前搬了个矮凳,站了上去,两只小手将他的脑袋掰了过来,小脸靠近,目光有些恼怒地凝视着他有些慌乱的眼神,小嘴一个字一个字咬道:“听——到——没——有!”

皇甫晨逸看着略带威严的灵动眸子和一蠕一动的嫣红樱桃小嘴,脸色红了红,竟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

皇甫晨逸看着又颤颤歪歪下了矮凳,牵着张着嘴巴瞪着眼睛的凌剑晨小手,缓缓走出学堂的她,眼神闪了闪,嘴唇亲启,腼腆念道:“凌红萝……”

自此后,皇甫晨逸经常出入丞相府,没事,更是喜欢招惹小红萝,看着小红萝颤歪歪追着自己发狂的样子,甚是开心

四年后,皇甫晨逸、凌剑晨十一岁,小红萝七岁

此时皇甫晨逸和凌剑晨已脱了稚气,变成了英俊少年,小红萝走路也再是颤颤歪歪,肉嘟嘟的小脸已变的有了轮廓,虽还未长开,但却是个清丽脱俗、机灵活泼的美人胚子

此时皇宫内,她正背着小手,哼着小曲蹦蹦跳跳地行走在皇宫石子路上,没行到一处,便有侍女和太监跪下行礼,不过她却是看都不看,庞若无物的跨了过去,看着爬趴在肩头睡大觉的闪电貂,无奈摇摇头,自己个头都变成了原来的两倍,而小雪却几乎还是原来的样子,也不知道喂它那多猪蹄,营养都跑哪去了

闪电貂看着自家主人略嫌弃的眼神,呜呜发出不情愿的声音,心里很不忿,小主人啊,你不知道灵兽的成长需要灵气或仙气滋养的吗,虽然您身上有仙气,但却没有开发,我吸收不到,长不大能怪我吗,呜呜……

小红萝露出鄙视也只是一瞬间,随后便抛到脑后,朝着哥哥学堂去了

咦,什么情况?有个女孩抱着哥哥耶,小红萝还未走进,便眼尖地在一颗大树下,看到一身宝石蓝锦衣劲装的哥哥,身后被一位纤弱身着彩凤蚕丝薄纱的漂亮姐姐抱着,顿时有了兴致

悄悄跑到那姐姐面前,滴溜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她,漂亮姐姐不禁身段纤弱惹人怜惜,容貌更是万里挑一,此时正柳眉轻皱,略带嗔怒的杏眼充满水雾,玉白色的小脸,梨花般挂满泪珠

漂亮姐姐看到正好奇打量自己的小红萝,立马松开了小手,面色由白转红,提袖轻轻拭着眼泪,不悦道:“你是何人,竟如此无礼!”

此时凌剑晨也回过了头,看着自家妹妹一副饶有兴趣的眼神,红着脸心虚道:“萝儿,我和芙玥公主没有什么的!”

小红萝听到哥哥的话抬起头,用手指了指眼睛微红的芙玥公主,有些疑惑道:“哥哥,你是不是欺负芙玥公主了,你看她都哭了,还有她为什么要抱着你,而不是你抱着她啊”

两人闻言后,脸色更红了,被小红萝少年不知情滋味的问题给弄得大囧

看着有些尴尬的氛围,皇甫芙玥含笑牵着小红萝的手含蓄道:“你就是红萝郡主吧,常听晨逸哥哥还有……剑晨提到你,虽然我也在皇宫,但是却很少出殿,今日很高兴见到你”

凌剑晨却是有些不太舒服,皱了皱眉,打断道:“多谢公主远送,我和家妹先去学堂了”

说完便牵着小红萝的手大步跨去,皇甫芙玥看着远去的英俊身影,眼神闪过伤心和无奈

“嘻嘻,哥哥,你和芙玥公主抱抱是不是就像娘亲和爹爹抱抱一样,不过娘亲和爹爹抱抱的时候还会亲亲,你们有没有啊”小红萝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哥哥,神采奕奕的问道

“不是!”……“就是!”……“给我闭嘴!否则我便扔你一个人在二皇子身边”……“我不要!”小红萝皱眉道,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红萝开始有怕的人了

学堂内,小红萝得天子允许,不必再每日蹲在外面听墙角了,她每日前来,可进入学堂后排,旁听,于是她明白了原来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正当她小脚嘚瑟,单手托下巴,另一只手随意敲着桌子认真听摇头晃脑的夫子讲课时,一个纸球飞了过来,她淡定用手一抓,摊开纸便看到了“萝卜头”三个飘逸而大气的字体,瞥了眼正对着自己不怀好意笑的皇甫晨逸看了一眼,小手一举,大声道:“夫子,皇甫晨逸对您刚才讲的有新见谛!”

夫子停下摇晃的脑袋,扶了扶眼睛,眯着眼道:“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皇甫王朝最是需要如此有思想的年轻人,皇甫晨逸你有何想法,不如跟大家分享一下!”

皇甫晨逸闻言,收起了嬉笑,变得睿智而老练道:“本王认为治国之道,首重吏治,而非民治,善治国者治官,不善治国者治民,治民则劳而无功,治官则国泰民安!”

皇甫晨华听后,嗤之以鼻,懒懒举起手,站起来道:“夫子,本王不以为然,治国何有只治官而不治民的?!国内是民多还是官多?是民多,何为国,是众民汇集,而有君王管制,才为国,故若想要国之安定,必要管民,民知弱寡闻,最是容易滋事,所以要想国本安定,必须铁石铁心铁腕到底,严格治民,防范于未然,如此民不生变,则国之稳定也,帝业稳定也!”

皇甫晨逸与皇甫晨华双目冷瞪,剑拔弩张,夫子往下捞了捞眼镜,聪明地将问题抛了出去,轻咳了一声道:“大皇子,二皇子所言均有理,不如便将各自思想以论文形式交于老夫,老夫好转达陛下,让陛下帮忙评定谁更是优秀!”

皇甫晨逸闻言抱拳应是,皇甫晨华却是冷哼一声,坐下懒洋洋道:“本王知道了!”

小红萝虽不明治国之道,但却认为讨厌鬼皇甫晨逸比皇甫晨华更适合做皇帝,所以纵使她总是找茬,自己也会在治国方面小小支持他的

课后,小红萝本欲和哥哥牵手走,却被皇甫晨逸冷不丁插了进来,他头戴玉冠,丹凤眼中闪着精光,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戏谑一笑:“萝卜头,你个女孩子总是牵着哥哥的手走,羞不羞?!”

“他是哥哥,哥哥牵妹妹的手有什么羞的,你是不是没有妹妹牵,所以嫉妒哥哥!”小红萝看着讨厌的人儿又横在哥哥和自己之间,有些气愤道

皇甫晨逸听后,戏谑将小红萝的手攥在手里,带着她飞快地跑起来,边跑边开心道:“谁说本王没人牵,你看本王这不是牵了头小猪吗,哈哈哈”

小红萝气得脸红彤彤的,闪了闪眼神,坏水涌进心头,快速向前跑了几步,小脚横着一拌,皇甫晨逸踉跄了一下,武功不错的他快速反应过来,一个纵跳,手臂一拉,将毫无防备的小红萝带进了怀中

皇甫晨逸感受着怀中清香娇小的身子,心跳不由自主加快了速度,双眼闪了闪,竟将抚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似是感受到怀中身子颤了颤,他低下头,看着挂了两行泪的可人儿,开始心慌意乱,消瘦的玉手小心翼翼地帮她拭去泪珠,担心道:“萝儿,可是把你伤到了,哪里疼,给我说,我让御医帮你瞧瞧”他一时心急,竟忘了他的身份,以我相称

小红萝一看眼泪管用,很是后悔为何之前不用,不由哭得更凄惨了,转着眼珠,小手尽情地报复,用力地捶在他的身上,抽泣道:“皇甫晨逸,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你总是欺负我,我没你个子高,没你武功好,也没你跑的快,你为何总是以大欺小,呜呜呜”

皇甫晨逸看着痛苦的小红萝,丝毫没有注意到凌剑晨这个大灯泡,庞若无人地将小红萝拥进了怀里,低声道:“好了,萝儿,不要哭了,我以后不再欺负你便是,不过,你以后不准再牵凌剑晨的手,哥哥的也不可以!”

凌剑晨无语了,有这样当面拐自家妹妹的吗,可是谁让人家是二皇子,自己是侍读呢,纵然躺着中枪,他也是不敢吭声的,悄悄挪了挪步子,走到拐弯处,衔了根草,靠着红墙等着去了

小红萝闻言,抹了抹泪,很是不服气,大吼道:“我就是要牵!”

皇甫晨逸听后,看着她好笑道:“好啊,那本王就命令凌剑晨不准给你牵,你若是非要牵手,以后本王把手给你牵!”

“你无赖!”……“本王喜欢!”……“不准牵我的手!”……“我自己会走!”……“逸哥哥~”……“这才乖,那你自己走吧,跟上本王的步伐哦”

于是当凌剑晨转过脸看时,便看到皇甫晨逸开心地在前面大步跨着,自己妹妹苦着小脸急着步子在后面追的画面,只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第六章 懵懂不识情滋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