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花飞减却春

一片花飞减却春

小艓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婷婷袅袅十三余(壹)

  康熙三十二年春。

话说湖广武昌有一座大山名叫黄鹄山,山巅有一阁子,名叫黄鹤楼。这阁造得画栋飞云,珠帘卷雨,十分壮丽。西面看大江东去,峥嵘千里;东面看城中人户,烟雨万家。所以城中人士往往于下午携尊执酒,在阁中把酒凌风,登高远望。习以为常,这且不表。

却说这年黄鹄山上的樱花开得繁盛,适湖广巡抚年遐龄携二子游黄鹤楼。这位年大人为官低调,沉默寡言,从不显山露水,直至外放湖广巡抚,施政才干方显。

在任上,他与郭琇携手清查了湖北土地问题,肃清湖北官场贪腐之风,平定了红苗叛乱。大家因他为官谨慎,勤政爱民都尊称他为年公。其先,年家是明朝官宦世家,而后他的父亲年仲隆于顺治十二年乙未科科举考中进士,年家脱离奴籍,被编入汉军镶白旗。他因此顺势而上亦入朝为官。

年公此时正神清气爽地站在黄鹤楼上,红云片片似的樱花重叠争艳,包裹着黄鹤楼玉白的墙金黄的瓦朱红的柱,他见此美景忍不住地吟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春日里的美景化作了他的欢喜和期盼,他负着手往前面的殿阁中去了。

迎面走来了一个摇串铃的道士,仙风道骨白须飘飘。道士对他施礼:“年公府中今日必有大喜。”年公困惑不已,自觉不识这位道长:“喜从何来?”道士不紧不慢地的答道:“年公家中有贵人驾临,回家便知。”年公不辩真假,但还是恭敬回道;”谢道长。”正欲告辞,又被那道长拦住:“年公珍重,这平安符赠与你。那孩子,还是不要姓年的好!”

年遐龄看着手中被红线缠绕的铜钱,心中满是疑问,这就是道长的符?待他再抬头,哪里还有什么道长的影子。他还是把铜钱放在了随身的剑鞘之中,想着道长也是一番好意。年公下了黄鹤楼,二子早已在楼牌前等待他,长子名为希尧次子名为羹尧,都上前行礼:“阿玛。”

二子此时都神采奕奕潇洒非常,看着两个优秀的儿子、年遐龄满意地点了点头夫人果然照料有方,乘上轿子往家里去了。

家里的仆人已经候着等待老爷回来给老爷报喜,年公从角门入,至一处垂花门,管家李琏打起轿帘,行礼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生了,是位小格格。“年公老来得女满心欢喜,让管家吩咐二子晚间有事相商。顺直便去了夫人的院落。

暖阁里的年夫人正倚在楠木雕花软床上,奶娘抱着刚出生的小格格,年夫人望着小格格粉妆玉砌的小脸,笑容一点点地扩散开来,晕开成为她特有的母性的光辉。奶娘说着:”恭喜夫人,小格格长得如此水灵,看这模样和夫人一样美哩!”

年遐龄已经到了暖阁前,丫头打起帘子报着:“老爷来了。”他迫不及待地想看他的女儿,几步跨进来,上前从奶娘手中接过女儿。看着女儿粉嫩的小脸,一阵欣喜。忽的他想起了下午那个道士的话,”有贵人驾临。“他沉吟着。

难道这贵人就是他年府的小格格吗?孩子刚出生不久,可能是那道士信口胡说讨喜罢。心里这样想却不由得对这玉雪可爱的小人儿产生了很多期许。

小艓
参考文献:《老残游记》一时迷恋上了清朝批判小说的文风,读起来轻松愉快回味无穷,也推荐给大家。

婷婷袅袅十三余(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