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去的痛痒

抹不去的痛痒

烟雨即逝的夜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神秘的男人

  阴森的小路上,冰熙清一个人走着,夜晚,她很害怕,可是那也没有办法,她要赶紧回家了。

下班回来每天的必经之路,只是今天的夜晚显得格外阴沉,寂静,她只是害怕,但她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平静的不正常,把内心的恐惧全都压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漆黑的夜,这个地方时不时的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冰熙清望着前方,像无底洞,没有尽头,没有方向,冰熙清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以为马上就可以回到家了,可谁知,她的每一步,都在引导她去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地方......

慢慢的,她停下脚步了,发现就在不远处前面有个人,好像是个男人,夜晚很模糊,她只依稀看的见他有棱有角的轮廓,他好像,受伤了。

“那个,你没事吧。”冰熙清本来不是特别喜欢管闲事,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男人没回答,喘息着,捂着离胸很进的位置,略微皱眉,难受,他眯着眼睛,好像没有力气睁开一样。

冰熙清脑洞大开,但她现在不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时候,她赶紧拿出手机打了120。

“喂,这里有个人受伤,赶紧来,这里是....”

等冰熙清还没有说完,男人就抢先一步跟她说。

“别去医院,别打电话,真的不行,我去你家休息一下就好,摆脱。”男人的声音微弱沙哑,每一句话都是用尽全力挤出来的感觉。

冰熙清看他一直捂着胸旁边,以为是心脏不舒服,但是他说要休息,也许他了解自己的情况。

好吧,她就好人做到底,让他去自己家休息一会,只是...他现在的情况能走路吗。

冰熙清叫了辆的士,好不容易把他扶上车,又要带他做小区电梯,几经周折,终于把这个足足有一米八几的男人给抬到家里了。

打开灯,柔和的灯光照在男人的脸上,冰熙清现在才认真看他,完美精致的五官和轮廓,像地狱般的撒旦,而且冰熙清感觉他有一股与生具来的王者气场,高挺的鼻梁,睫毛犹如羽翼,浓密而卷翘,皮肤更是比女人还要白腻,看不出任何瑕疵,简直是上帝精心打造刻画的。

冰熙清咽了咽口水。

她突然发现,有滴滴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男人的胸前在流血,一直在流,鲜红的血液和血腥味弥漫到整个房子里面。

“你,你流血了,去医院吧。”冰熙清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又脑洞打开了。

“闭嘴。”男人的声音很淡,很虚弱,但又矛盾的强势。

冰熙清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害怕,但她闭嘴了。

良久之后,他微启性感的薄唇,声音还是那么虚弱:“去把你家所有的空调打开,调到最低度数,给我冰块,快去。”

“哦。”冰熙清被人这样命令着总归是有点不爽。

她把她家总共三个空调都打开了,还拿了冰块给他,因为是夏天,冰熙清也没有什么觉得奇怪的。

“我要休息了,快出去。”男人声音冷静的可怕,五官立体分明,眼窝似潭水。

冰熙清嘴巴撅很高,她是不乐意,但她对上他幽暗深邃的眼眸,还是不卑不亢地走出了房间,哎,她以后再也不要贪上这种“好事”了。

她感觉今天好事好白做了,为什么要把床让给一个漠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她自己要睡沙发,为什么,但是,这种不爽在她收拾好血淋淋的现场和她躺在沙发上的上一刻就渐渐褪去,虽然她心胸不是很大,但也不小。

冰熙清很敏感,她在想这个男人为什么不要去医院,还有那个伤是怎么来的,会不是...从监狱逃出的犯人?哎,脑子总乱起八糟的,不想了。

但她感觉,这个男人好神秘,她看不清他,猜不懂他,想不透他。

好像有一个力量,支持着她挖掘他的一切。

第二天

她听到了流水声,他在洗澡,这么一洗就是两个小时,哎,不对啊,他昨天不是受伤了吗,不能沾水的,冰熙清这才想起来,可是他已经洗完了。

男人只披了件浴袍,露出性感的锁骨,看得见他肌肉均匀的小腿,湿漉漉的碎发贴在额头上,成熟稳重和放荡不羁掺夹在一起。

冰熙清不禁咽了下口水。

“哎,你不是受伤了吗,不能沾水的。”冰熙清这才想起他昨天受了很严重的伤,还死不要去医院。

但今天他的精神好好,像个没事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来他昨天流血了。

男人低下头,没说话,避开她的眼睛。

良久过后

“你等着,我家有一套男士的衣服,马上。”这是上次洛克丢在他家的一套衣服,因为洛克那套衣服没位置放,应该回头跟洛克说下就行了。

男人皱了一下眉,冰熙清可能想到他顾忌什么了。

“你放心,是全新的,没有人穿过。”

第一章 神秘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