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6章 怎么个不亏待法?

  屋内不好继续谈话,两人十分默契的前后脚到了西方阔大的草场,方圆百里难以藏人,纵使说了什么难对外人言的话也不担心隔墙有耳。

幸亏有夭小狐的存在,鬼溟懒得管她们,不然接下来这番话叫他知道了万分不妥。

筱禾唇角一抹讽刺:“他们怕什么,他们如今是人类皇帝眼前的大红人。”

纵使周边无人,她也压低了声音:“掌门不会杀他们的,相反,他们的命是掌门救下的。”

“哦?”白顷歌来了兴味。

“他们那点功力算什么,比不上九华殿的一个小丫头。”

这颇抱不平的话说出未免低了她九华殿的身份,整理了话头:“那两个人其实是人类和鬼花族女子的后代,之所以没有鬼花族的气息,是因为逃出北荒山前偷了掌门的避息珠,可掩盖妖异之息,伪装成人类。

叹一口气:“他们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是个错误,这种事以鬼花族的族规来说,是要斩首示众的。

那两个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原没有存活下来的希望,可是施刑时给小婳看见了,那女子以前服侍过小婳几回,她还记得,所以哭着求掌门饶了他们。”

白顷歌若隐若笑:“鬼溟爱女之心,原是极重的,为了她破一次鬼花族的先例又如何。”

筱禾沉默一息,才道:“不瞒你说,上君,他们的母亲若是普通的鬼花族类倒罢了,却偏偏也是九华殿上服侍的人。

能在这里伺候的人功力皆是鬼花族中佼佼者,他们离去时又偷了掌门的避息珠。

我担心他们对鬼花族有什么不利。”

白顷歌托着下巴,不明意味的眯着眼:“可是上回被秦皇帝派来做使者,你家掌门却一点没什么异样的表现,想来也不是什么危险人物。”

筱禾脸色一肃:“正是这点最为奇怪,上君你想,掌门何等人物,对他们如果不放在心上,即使是秦皇帝派来的也根本不会接见他们,最多叫我们下人来打发。”

白顷歌嘴角一抽,想起鬼溟对自己的态度,恍然觉得对那两个所谓的幻术师也太抬举了一些。

筱禾含忧道:“掌门如此重视他们,面上却还什么都没有表现,可不是此事极大么?”

白顷歌在筱禾一双幽切的眼睛注视下,遽然想通了她为何如此长篇大论的和她说话。

这个起承转合倒是巧妙,她笑着调侃:“好个奴才,你们忧急主上,担心他们对鬼花族不利,鬼溟严令之下,你们是不敢对他们动手的,所以要求我么?”

筱禾的意图被她道破,忸怩一笑,又小心着意的捧她:“上君果然是个水晶心肝,七窍玲珑人,奴才什么小九九都逃不过您的法眼。”

“不知上君意下如何?”

白顷歌伸出一根手指,亲切切一笑:“意下不如何。”

筱禾急了,跺脚:“上君如同意,筱禾也不会亏待上君。”

白顷歌悠悠的斜她一眼:“怎么个不亏待法?”

第66章 怎么个不亏待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