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7章 一哭

  筱禾觑一眼白顷歌贼咪咪的笑眸,心横下,闭眼认命:“上君,条件你开,我们再商量。”

白顷歌一根纤纤素指弯曲,支着凝润的下巴:“筱禾,不是本君打击你,你虽说替鬼溟那懒家伙执掌九华殿,可是么,要说你能帮本君做些什么,不大信。”

筱禾轻哼一声:“上君一句话不说,怎知筱禾不能?”

白顷歌眸色一亮,昵过她身边,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番话。

随着话语的深入,筱禾的表情色彩纷呈,都可以开染坊了。

消化了好大半天,筱禾涩涩的嗓音,苦瓜似的脸:“这么说来,我家掌门是彻底没希望了?”

“非也。”白顷歌笑如狐狸狡黠:“只要你留下我们多住几日,接下来的就看你们掌门的痴心能否打动顽石了。”

“上君,除了把定坤珠和楚公子的事瞒下来,你就帮这个忙?”筱禾睇眼。

白顷歌点头:“这是自然,本君一言九鼎,绝无反悔。”

事情既然办完了,接下来就和夭小狐一起在北荒山闲逛几天,陪鬼婳那丫头看看山看看水看看云之类的也是十分美好的人生嘛。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和筱禾事情才谈完,远远瞄见夭小狐抱着小丫头找来了,白顷歌和筱禾相视一笑,一起迎上前。

“小白!”夭小狐怀里搂着小奶娃苦不堪言,十里之外就在唤她,跋涉向她而去。

白顷歌和筱禾身无长物,步履生风,白顷歌率先眯眸笑道:“夭小狐,许久不见小包子,母女之情叙的如何?”

筱禾福一礼,抿嘴:“夭夭姑娘,小主人好。”

鬼婳软糯烂漫,粉雪可爱,白顷歌心下喜欢,伸出手:“小婳,姑姑抱抱。”

夭小狐正愁呢,小丫头这些年长了好些体重,腻着让她抱了这半天,手都软了,欢欢喜喜的递出去,没成想小娃娃不干,小嘴一撇,哭的是伤心欲绝,我见犹怜。

白顷歌收回手.....

夭小狐无奈.......

筱禾........

遇上这么个小魔头,夭小狐曾扒拉着白顷歌的大腿一哭。

“人家说前世的冤家,今世的父母,问题是本狐我自小养着你这么个白眼狼,从未出摇光山一步。

还是你长成人后,我们一起出门游历,才在北荒山碰到这丫头的,怎么她就板上钉钉,拉着我不放呢。”

白顷歌哄小孩似的拍她的背:“千里姻缘一线牵,当时我和你在一处,她便只认定了你,说明你们两个是很有缘分滴。”

夭小狐嫌弃她:“千里姻缘一线牵是说的男女之爱,不是说的我和小魔头。”

白顷歌呵呵一笑:“意思到了就行了。”

又奇怪的看她一眼,脑洞大开:“不会你未领养我之前,就和鬼溟那个...”

夭小狐脸色涨红,怒:“胡说八道!那时候我一百来岁,连个人形都没有修成,所以才被少柠上神收了编,她助我成人,我帮她养蛋,哪里的什么什么..”声音渐小至不闻。

“也是,如果真的有什么什么,鬼溟是娃她爹,又对你一见钟情,至死不渝,总该知道的点内情。

可是他什么也没说,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夭夭你魅力太强大,他们两父女折服在你光芒四射的风姿之下。”

夭小狐一副这还差不多的眼神,下一秒又想起被个小鬼头缠的不可开交,内流满面,长哭不止。

第67章 一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