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茉莉花茶

  夭夭和清云眼看白顷歌两天两夜不眠不休,亲手种完了五十棵紫藤花树,无一例外,一接触摇光山的土壤,都死的精光,片叶不留,花朵不存。

“小白怎么了?”夭小狐揪清云。

“我如何知道,我还想问你呢,是不是刺激了上君。”清云逃开,夭小狐下手重。

夭夭思索:“是不是丹药被楚哥哥拒绝了,又担心我不陪她去北荒山,所以先折磨自己,引起我的同情?”

“你这脑回路,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呢,果然不要脸!”清云挖苦:“上次还和上君说什么是你养大她的,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样儿,还能把上君养成。”

夭夭白它一眼:“你否认我的功绩,我现在不和你理论,先去把小白拉回正常状态再说。”

一个深情的拥抱箍住了白顷歌的动作。

一个饱含泪水的嗓音在呐喊:“小白,不要啊!”

“要折磨就折磨清云啊,干嘛跟自己过不去!”

“臭妖狐,你说什么!上君,你要是有什么想不过的,就暴掠摧残夭小狐,不要客气,别和自己一双如花似玉的手过不去。”

“你们两个闹什么呢!”白顷歌怒,低吼:“夭小狐,你不要装行吗,你每次一装我就受不了,清云,你把死扒我身上这个人拉走,再不拉开,我都要被她压出内出血了。”

清云悻悻,变了一双手,以九牛二虎之力扯开夭小狐。

白顷歌背上少了重力,施施然站起来,转过头,一双布满血丝的眼骇人之极,夭夭心疼的抱过去,心肝肉儿的叫唤,好半晌才缓过劲来,捧小白的脸蛋:“小白,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了?”

白顷歌歉疚:“夭夭,我没有成功把丹药交给楚离,你是不是不会陪我去北荒山了?”

夭夭见她形容憔悴,疲累不堪,心中一软,脱口:“我不怪你,楚哥哥那儿以后再说,北荒山也陪你去,看我家小白的花容月貌都成什么样儿了。”

楚离的用流光树做了一把木剑,御剑下山,去人间杀了另一个炼丹师,交代完了回山,正赶上夭夭抱着白顷歌哭天抹泪,白顷歌对清云一抹得逞的奸~笑。

再看流光花下一地树木残迹,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楚离明白过来,这妮子敢情是出苦肉计。

虽则是苦肉计,看她那样儿,也对自己真下的狠手。

“上君这么怎么了?”楚离从流光花树中走来。

白顷歌顾着和清云用鸟语交流,这才注意到楚离来了,心头一跳,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来的,被他将一军可不好。

夭小狐一听楚离的声音,弹簧般放开白顷歌,蹦跳到楚离身边,挽住他的胳膊,清甜一笑:“楚哥哥,这两日怎么没见你。”

又回他:“小白这两日想在摇光山种紫藤花树,两天两夜都没休息,累得要死了。”

白顷歌这么快就被夭小狐忽略,正巧溜回去好好睡一觉,乖觉下坡:“正是,我回屋睡觉了,楚公子和夭夭好好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就不打搅了。”

走的时候顺便拉上了清云。

夭夭满意,眸子温柔,向白顷歌和清云离去的背影笑一笑,发现楚离的眼光也向着那边,赶紧转移阵地,余光撇到他背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木剑:“新得了一把剑?恭喜楚哥哥。”

回到屋内,白顷歌给自己倒了一杯茉莉花茶。

浓郁的清香飘散在鼻端。

“我听说人间的士大夫常常以茉莉花自喻淡泊名利,说什么此花一出,百花不香,是否真的?”

那时候楚离很轻的点了头。

如果请他去北荒山,他也能点头就好了。

白顷歌认为自己要疯了,喝杯茶也能联想到楚离身上。

思维混乱了半晌,窝在柔软的床上,临睡前还是浮想出他一张俊美的脸。

两前天,她本来是想他能够一路上散散心,最好能淡忘复仇的事,虽然这个目标有点大了,可是能让他哪怕好好过一天也好。

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不仅失败,还很彻底。

第五十七章 茉莉花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