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离开摇光山

  清云从给白顷歌端早饭进来开始,就发觉有些不对劲。

“上君。”它在她耳畔淬不及防唤一声。

白顷歌被它吓一跳,一口百合绿豆粥骤然烫了嘴,连忙吐出来,喝一杯凉茶,缓过来:“清云,你干什么?”

“这句话该我问上君。”清云变一只手,找一只抹布,替她清理桌上的残羹:“吃个饭心不在焉的,我出去那会儿,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白顷歌心虚的时候反而故作气盛:“难道不允许我某天早晨没胃口么。”

“话是不错,可是你种了两天两夜的树,又睡了三天三天的觉,给你盛了一碗可口清爽的绿豆粥,你告诉我没胃口?”清云叹口气:“上君,你看我像被你随意欺瞒糊弄的傻子么?”

白顷歌点头,又摇头,混乱短路,揉脑仁:“清云,我头疼。”

“你说我要不要找个深山老林隐居去算了。”她殷切看它。

清云奇怪:“上君这话说的,摇光山就是深山老林中的鼻祖,当初我和夭小狐初来咋到,砍倒好多流光树,才开辟了现在的空地,你还想找哪个深山老林去?”

“就和顾北的北望沙泽差不多的那种。”白顷歌思虑:“你说还能否找的到?”

“我看悬。”清云为她新添一碗粥,推到她跟前:“天下都被这些什么族的瓜分的差不多了,就是有,也全是些鸟不生蛋的不毛之地,你确定要去吃个苦才知道还是家好?”

“我也可以叫顾北收留我,反正他的北望沙泽大的很,给我盖间小屋子应该不是个事儿。”白顷歌继续给自己出主意:“要不然要求也可以放低点,我可以睡在树上或者搭根绳子睡觉。”

清云呵呵,实在不忍心揭穿她:“你确定?”

一想起顾北那一双妖孽的桃花眼,白顷歌一个寒颤:“还是算了。”

“是不是楚公子来过了?”清云从云朵朵里再伸出一只云手,抱胸,水牛似的眼睛瞪着她:“不要急着否认,这里就我们这几个人,除了楚公子,也没有别人会让你有想移民的念头了。”

白顷歌被他一语戳穿,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小声道:“他亲了我。”

清云没听清:“你说什么?”

白顷歌一团乱麻,现在这种关系,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夭小狐是绝对不能对不起的,希望他能出出主意:“楚离亲了我。”

清云哦了一声,表示听清楚了,后一秒立马反应过味儿来,炸开:“你说什么?!”

它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娃儿,今日竟敢有人亲她!

“楚离亲你了?”它的眼睛有铜铃大,表示不能接受:“他这个畜生!”

白顷歌以前对所有人所有事都能温和以待,自从遇见楚离之后,却很有几回没端住,这次也是一样:“清云,我不想待在摇光山,也不想再见夭小狐和楚离了。”

“你不去北荒山了?”清云对于问出这么一句不在点上的话只想敲自己的榆木脑袋。

“清云,我和你说实话吧。”白顷歌洁白的手指轻轻放在梨花木桌上,她必须要盯着一个点,不然会慌:“很早以前,我就发现,我对楚离有一种和对别人不一样的感觉,我不敢确认那是不是我的错觉,或者我是一时的兴之所至,今天的事发生后,我确信了,我大约是喜欢他。”

“我不能和夭小狐喜欢同一个人。”白顷歌努力平复心情,说的话越来越冷静:“这种在戏中出现的情节往往最后是两败俱伤,头破血流,只有一方退出才会得到圆满解决,我要离开摇光山。”

第五十九章 离开摇光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