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怎么可能逃不开?

  “公子。”

秋乐软香的嗓音如春夜里轻浮桃花的风:“夜凉如水,公子何不早歇?”

白顷歌鸡皮疙瘩几乎掉一地,一张苦瓜脸,皱眉头,沉思要不要跑。

忽然被一只微凉的手握住,她心头惊跳,即使她在思考中,也没有几个人能在她毫不知觉的状态下近她的身。

反射性的翻转右手,左手干脆的出掌,看清他脸的那一刻想收回已然来不及。

他不避反迎,着实挨了她一掌,将她一把搂在怀中,低语:“不要出声。”

风月旖旎,一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繁杂的人群,看不尽的衣香鬓影,他们靠在一起,她虽然变成了男儿身,这边是南苑,专门供好龙阳,有断袖之癖的显官闻达之人来寻欢作乐,却也没人怀疑。

“楚离,你怎么来了?”白顷歌从他怀里挣出来。

他一双清雅的眼:“听说你要杀一个叫欧阳的炼丹师?”

“夭夭告诉你的?”她怎么舍得让楚离离开她的视线?想一下:“还是清云多舌?”

他的嗓音清冷,只说:“你不要动手,我来杀。”

“那个炼丹师虽然不济,请的保镖不好对付,且这相思坊里也是卧虎藏龙,我现在连欧阳人都找不着在哪儿,你来杀?”白顷歌理顺月纹衣袖上的褶子:“你现在功力未成,不过是下神级别,别反而叫人给杀了。”

她知道这话说的有点不客气了,他清宁的碧瞳里倒映着妖冶烛火,烈烈如染:“白顷歌!”

她不知道今晚的气氛里是哪一点成为了她的逆鳞,说话这么的尖锐。

她自知不对,又在他冰冷的眉眼下气势弱了一截,听了他的话激起混乱的神经,还是忍不住回嘴:“我说的可有半点错?连提升你功力的丹药都是我们辛辛苦苦的大江南北的去找药材,不然今日也不至于为你双手沾满血腥。”

话一旦说出去,就没有了余地。

这个世界充斥着不安和阴谋,她从不惧以血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这个时候说什么混蛋的话来?

他清碧的瞳眸如幽深的潭水,在明艳热烈的烛光下是一段被掩埋的阴影。

他们之间的时间静止在这一刻。

好久没听见他说话,她忽地气馁和沮丧,懊悔如潮水包围她,湃击她的心。

许久,他说:“你站在这里,不要动,我会回来找你。”

她竖起耳朵,想仔细分辨里面微小细碎的情绪,那句话来来回回在她心尖中滚了好几遍,终究无果。

就安静的窝在了这个灯火红茫的角落,耳畔是莺歌燕语,是浪笑吟声,是交织不清的脚步声和琴瑟之音。

白顷歌一定是疯了才在他面前失去理智,胡说八道。

早知道不救他了,宁可违背帝尊的话也不救他。

现在的白顷歌一点也不像当初那个举手投足都自信雅致的人了。

嘿,如果以前的白顷歌见到现在这个人,一定要假装不认识,然后风姿娟娟的路过她。

如果她肯抬头,看到以前的白顷歌是如何的活,就会知道,所有的不幸,都自认识了那个叫楚离的少年始。

如果直到这里她已经隐隐知道序幕之后是什么样的波涛骇浪,血雨腥风,那她就应该聪明一点,赶紧逃开。

怎么可能逃不开?

第四十六章 怎么可能逃不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