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长情

  白顷歌整整睡了三天三夜,清云惆怅的望着她头顶一堆鸟窝,叹息:“上君,下回别做那种傻事了,这不是糟蹋自己吗?”

白顷歌浑身酸软,脑袋一阵眩晕,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冰凉入喉,才模糊想起这是三天前煮的。

楚离已经杀了最后一个炼丹师,算是完全了解了为了他炼丹药的这件事。

他准备敲门,发现门没有关,白顷歌正在梳头,听到脚步声,转头,迷迷瞪瞪看见他的身影:“是你啊。”

又继续用清水捋头发,三天没有梳,她睡觉一向也不老实,乱的不轻。

“我来告诉你,炼丹师的事情已经了结了。”

他见她一头如稠青丝铺在胸前,她专心致志的顺着,一缕青丝纠缠在一起,无论怎么弄都不清,反而越来越缠,她十分不耐的就乱抓起自己的头发来,他上前两步,接过她的发在修长洁白的手中,一丝一丝替她理好。

明明是很为难的一件事,他做来却没有丝毫局促和违和。

既不是为妻子画眉梳妆的夫君那种缱绻情浓,也不是陌生人的生分苍白,他做这件事,和每天练剑吃饭一样自然。

他很高,离她很近,她微凉的手指因他温热的气息而略略活络。

“你,离我远点。”她向后退,身后却是一张花梨木桌,眼见尾骨撞上去,会来了个痛得钻心的亲密接触,楚离顺势搂住她。

“别动。”他的话不冷,却有种不容置疑的王者之气。

反抗的勇气还是该有的,她厌恶了眼睛,怎么都推不开他,在他怀中挣扎:“楚离,你离我远点!”

“我的头发自己会弄。”她心烦意乱,清云去给她煮早饭怎么还没有回来。

他凑上来,堵住了她的嘴。

清晨宁静,她似乎能听到心跳的声音和他轻而近的呼吸。

瞳孔放大,清澈的阳光从窗格中斜斜倾泻,浮在他如琢如磨的英英面庞上,似乎铺了一层浅淡的金色,薄唇微抿,碧眸深邃,轮廓如画,好看的不似天上人。

他一身黑衣如魅,衬着她一身锦月白衣,似从亘远来。

这个吻深而长情。

白顷歌自破壳而出那一天算起,在世间活了五万年。

第一次遇上这种事。

顿时有点懵。

她的时光静止后崩然炸开。

手足无措。

她活了这么久,第一次有想哭的冲动。

等他放开她,她仍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脸上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花梨木桌上是一根碧玉簪,他长手一探,准备去拿,她反射性的低头往后缩,他一只手顺便拥住她,她逆光而立,身后是煦暖的阳光,混合着她身体的温度,沐浴着他的手指,温暖的不像话。

他一直以来,都喜欢的温和而不灼人的她的体温。

可是刚才那个动作,她似乎是有些怕他了。

拿到簪子,他放开她,替她理好三千青丝,简单的为她挽了一个髻。

她呆呆偏头,向镜中一照,清润的眼,如墨的发,和镜中他衣角的云纹。

“你做起女孩子的事倒挺在行的。”半天她咧开嘴,笑的比哭还难看,终于说了这么一句。

第五十八章 长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