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夫君

  第二天,云臻和云暖去参加长公主小世子的满月宴。

“心腹的人都被他们带走了,真是大好时机。”白顷歌眉梢一喜。

“人类最是鬼谋狡诈,我看倒像他们设的一个局,等着我们往下跳。”楚离清淡的嗓音:“按理,你取得千叶三生石和白摩玲的事人类的皇帝已经得到消息了,大约也一直戒备着我们来拿寒妖剑,可是云府这个真正的战场却太过平静了,昨天我们便刚巧听到说云臻要把寒妖剑放进兵器库,这事怎么想都不对。”

“那你倒是说说该如何。”白顷歌一想,理是这么个理,怎么自己一到他面前脑袋就不如之前聪明伶俐,决胜千里了?

“现在云府肯定是布好了罗网等着我们。”楚离沉吟:“皇帝对长公主这个唯一的妹妹是疼到骨子里了,养成她刁纵的脾性,放眼天下,只有云臻还想娶她。

可是她却宁愿嫁个只想攀龙附凤的穷书生都不愿嫁云臻,今天是小世子的满月宴,云臻云暖再不想去相贺都去了,满朝文武更是不敢不给面子,自当前去。

说明很可能皇帝要来,不然以云臻的性格,除了皇帝,还不至于如此低头。

我们去公主府看下情况,如果能将皇帝或者丞相擒住,云臻投鼠忌器,不敢不给寒妖剑。”

白顷歌认同:“就算到时候皇帝和丞相公务繁忙,没去成,我们还可以去公主府看看热闹。”

楚离:“。。。。。。。。。。”

***

两人在半路上成功的打晕了一位大人及其夫人,幻化成他们的模样,想借此混入公主府。

驸马一人在外迎客,身后跟着一众下人,及护卫的上神。

他们的面目麻木空洞,没有焦点,和一群任人驱使的动物没什么分别。

不久之前,楚离也是这个模样。

他战败的那一天,猩热的鲜血,灰败的天空,漭漭的神君,狂热的呐喊声,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他的呼吸渐重,心揪的厉痛,如在阿鼻地狱里有人在用钝锈的腐刀一尖一尖的剜他的心。

永不停歇。

“李大人?”驸马唤了他两声,心中恼怒,眉头皱起来,就算自己是个靠女人得地位的男人,所有人暗地里都瞧不起他,可是还没有人像姓李的这么明目张胆。

“夫君。”

有人执他的手,温馥的呼唤让他逃离了冰冷的炼狱。

他转眼,是白顷歌。

“夫君,我都说了,为小世子写贺词不要熬得太晚了。你不听,在驸马爷面前失了神,叫驸马爷看笑话。”

她的眉眼温和暖霭,似乎是他晦暗生命里遥不可及的阳光。

那么鲜活可亲,那么想让人拥抱的一个存在。

他冷到不由自主的回握了她的手,指尖与指尖的触碰,手心与手心的交融,他接触她那如温煦的阳光,明亮而不炙人的温度。

冰厉的心忽地如沐浴在温而柔的春水里,整个的活泛起来。

她显然一愣,然后自然的挣开他的手。

他的手失去了她的温暖,空落阴冷。

“李大人和夫人请进里面清坐片刻,本宫稍后过来招呼大人夫人。”再怎么不高兴,王明也得忍住,李君是朝廷命官,和他这个无职无分,连自称都没有自己的封号,只能随着长公主的窝囊驸马爷不一样。

第三十四章 夫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