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娃娃亲

  西河巷。

刘家菜馆。

白顷歌摘下面纱,楚离也取下面具。

“原来是白姑娘,可是有几年没来过这儿了,老婆子可挂念着呢。”一个小老头满面笑容迎出来:“怎么夭夭姑娘没跟来?”

“刘老,亏你过了这么多年还记得我这个馋嘴的丫头。”白顷歌一抹清和的笑:“夭夭俗事缠身,走不开。”

“这位是?”刘老的余光扫到楚离两眼,笑的耐人寻味。

白顷歌知他误会了,解释:“是我的表兄,叫楚离。”

刘老明显的失望:“白姑娘,虽说你不是老头子的亲丫头,可是十几年的情分,老头子当姑娘是亲人,也盼着姑娘早日带个郎君来老头这儿吃饭哩。”

白顷歌见他说的不掩饰,咳两声:“刘婆婆呢?怎的不见她?”

刘老这才想起:“在后院择菜,我叫她出来见姑娘,老婆子定然高兴。”

说着掀起葱花青布帘,向屋后走去。

找了两个位置坐下了,白顷歌起身,自来熟的向柜台上拿了茶壶泡了两杯茉莉花茶,一杯放在楚离面前,寻话说:“我听说人间的士大夫常常以茉莉花自喻淡泊名利,说什么此花一出,百花不香,是否真的?”

楚离蜻蜓点水般颔首。

“白姑娘来了?”刘婆婆人未到声先到,欢欢喜喜从屋后出来:“老婆子是好些年没见过白姑娘和夭夭姑娘了。”

首先却是看到了楚离,被他一剪影子吸引,再看正面,惊为天人:“想必这就是老头子说的那位楚公子了?”

看来不该带楚离出来乱逛,白顷歌悔,长得比自己还漂亮,得出多少幺蛾子,干笑:“我表哥。”

刘婆子牵过白顷歌的手,到角落:“不知令表兄有没有婚配?白姑娘也知道,老婆子有个孙女儿,就是几年前那个小丫头,今年十八,未曾出嫁。”

“想必没有。”想到楚美人,白顷歌这就把楚离卖了。

刘婆子大喜过望:“今儿个好好的在老婆子这儿吃一顿饭,吃多少算老婆子的。”

白顷歌拿眼觑楚离,扭呢:“刘婆婆,这不好吧。”

刘婆子不高兴了:“有什么不好的,就这么说定了。”

拍拍白顷歌的手,刘婆子喜滋滋的向后厨走去,喊一声:“老头子,白姑娘常爱吃的香辣豆豉烤鱼弄好没有?再多加几个菜。”

“她和你说什么?”楚离问。

白顷歌不怀好意的笑:“刘婆婆准备招你做女婿。”

“你说了什么?”楚离冷沉。

白顷歌无辜,拿桌上的筷子,准备呆会大快朵颐:“未曾说些什么,刘婆婆问你是否婚配,我说想来没有。”

山雨欲来,楚离一双碧色的瞳眸凝成冰凌。

白顷歌一只手支颐,见他神色不好,脸离开手,惊:“你不会已经有妻子了?”

“没有。”楚离黑沉着脸。

“那不得了,你没见过刘婆婆那孙女,长得好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白顷歌抿嘴而笑:“到时候娶了美娇娘,还得感谢我这个媒人呢。”

烤鱼香味蜿蜒,飘萦白顷歌鼻端,她满心满肺吸一口气,点头微笑:“就是这个味道。”

刘老笑眯眯的端上烤鱼,白顷歌迫不及待吃一口:“恩,刘老的烤鱼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吃。”

“慢点吃,小心烫了。”刘老眼睛笑成一条缝:“你要不够,我再给你烤一条。”

“刘老。”楚离开口:“听刘婆婆刚才说,想将令孙女说合给在下?”

刘老一听这话,摸不准楚离什么意思,不曾答话。

楚离看一眼吃的不亦乐乎的白顷歌,为难的神色:“这件事说来怪我,没能早些和小歌说。”

白顷歌一听,风头不对啊,一口鱼肉咽下,瞪楚离。

“楚公子这话怎么讲?”刘婆婆手上一盘绿泽饱满的菠菜,从后厨冒出来。

“其实,还在还小的时候,双方父母已经给我和小歌订了娃娃亲。”

第三十二章 娃娃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