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密函

  “。。。。。。。。。。。”

白顷歌临走前交代夭夭需得将南至的内伤治好。

夭夭不满。

白顷歌说一句:“治好你楚哥哥的迫神蛊是不是南至占了大部分功劳?”

夭夭妥协。

“治好了送他回普宁寺。”白顷歌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瑶柱海鲜粥。

“帮他治病就算好的了,还要送回去?”夭夭眼角张开。

白顷歌吃饱了,放下沧海明珠影青碗:“我既然答应放了他,又岂会食言?想让你楚哥哥的身体早日好全了,就乖乖听话。”

“。。。。。。。”夭夭小声嘟囔:“哦。”

去人间之前白顷歌想一想,戴个面纱合适些。

毕竟听说最强大的五国皇帝在人间发出了追杀令,八荒四合里几个签过和平共处契约的族教也收到了协查令。

去佛国还乔装一番这也是一个原因。

想必九洲内的大部分百姓都认识她了。

***

九洲。秦国首都。梦泽城。

湛蓝的天空下,飞檐斗拱,金碧辉煌的宫殿层层幢幢,深深沉沉,仿佛怎么也照不进阳光。

“陛下。”云臻跪在汉白玉铺就的阔大皇殿之内,稳妥而沉着的声音响在明灭不定的烛火里。

“恩。”高位之上的皇帝,十二旒明玉珠遮住他威重的眼。

“禀奏陛下。”云臻的呼吸在这沉谧的气氛中不自觉含着小心:“陷害公主在拍卖行中让楚离得到毋逢的人已经查明。”

“是谁?”皇帝身着金银线暗绣山川赤舄黑色朝服,嗓音蕴了一丝怒气。

“是服侍在长公主身旁的近侍青花。”云臻微顿,跪伏在地,感受空气里皇帝轻微变化的情绪:“微臣近月来将那一日去过拍卖行的所有人都一一调查了,口供都几乎一致。原本那一天拍卖行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施了魂迷,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可是那天之后琪雨阁的客人买下的太古神草毋逢就此消失不见,此时,长公主新买的奴隶楚离却兀自挣脱了契约的束缚,连冥灵戒也不受管束,若不是有八荒之上的友族提供了密报,人类都还蒙在鼓里。

追杀楚离那段时间,坊间却盛传是因为长公主才使楚离有机会得到神草毋逢,一段时间酝酿之后,谣言四起,将长公主推上了风口浪尖。

微臣便想,如果不是有人忌恨长公主,怎么会将个中情节编的有理有据。

这几个月暗中把公主身边的人调查之后,才发现了长公主的心腹丫头青花才是幕后主使。

青花生而为奴,长久以来嫉妒长公主的恩宠荣华,一直想找机会乘隙陷害公主,拍卖行的事情发生之后,青花暗地里使人传播了对长公主不利的言语,这就是青花当时乔装打扮之后交给一个说书人的书帛信件。”

云臻双手奉上一卷锦帛,太监步下玉阶,呈到皇帝面前。

皇帝着手看了,隐隐蓬勃的愤怒在轻甜的沉水香中分裂成一道冷酷的杀意:“赐凌迟,枭首,悬于城门三月!”

“喏。”不知哪里来的一丝风,搅动云臻粘腻沉闷的心绪。

退下的时候,皇帝忽然说:“云卿。”

云臻垂头转身,又恭敬跪下。

皇帝骨节分明的手笃笃在釉里赭花卉宝座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半晌沉沉开口:“朕最近收到血月族和佛国密函,千叶三生石和白摩玲叫一个少女给抢去了,似乎便是最近通缉的那个人。

佛国的密函上面对那少女的外貌描绘没有血月族详细,只笼统的说那少女幻化成了普宁寺一个小沙弥的模样,血月族的信件上说同去北望沙泽的还有一只妖狐。”

第三十章 密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