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十方

  虽然闹到这成这种局面非白顷歌所愿,不过这也至少证明了一件事。

藏经阁内的东西对修往生这派来说,重要到以浩大的心血来保护,那么就很大程度上是可以与白摩铃匹配的东西。

凤凰的金色翅膀轻扇,一阵狂风卷席地面,惊动起周边的松柏和屋瓦,顷刻间飞沙走石,狂风如吼,那老僧在暴风的漩涡之中,反而凝心定神,双手合十,念起佛经来。

这是佛家最基本的禅定之功,白顷歌再没有常识这点还是知道的。

在遮天蔽日的风中,一支金色羽毛脱离,在空中飘飞,直没入凌厉的狂风之中。

白顷歌一双翅膀增加了煽动的幅度,那老僧嘴里的佛经越念越快,一只立定的脚显然的向后退了一步。

过了一刻钟,老僧脸色愈加的苍苍,汗水如浆,想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僵持凝滞的空气,胶着的令人不敢呼吸。

一队铜身罗汉从白顷歌的后翼悄然偷近。

白顷歌和老和尚相斗正处于白热化阶段,背后也没有眼睛,哪里知道危险即将降临。

十八罗汉摆开阵法,手中棍棒交织,形成一道金色无匹的可怕力量重创而去!

千钧一发时刻,那支金色羽毛回归。

白顷歌于瞬间抽离了身躯。

前面的老僧骤然失去了威压,一口猩腻的鲜血吐出,倒在地上。

“本君就不陪你们玩了。”白顷歌温润一笑,化为净明,朝藏经阁奔去。

慈悲悯生的佛语经声忽地从四面八方响起。

一副金光灿灿的卍字佛经形成一面结界,将藏经阁整个笼罩。

净明一头撞在那坚固不破的金罩之上,几乎撞出肺出血。

灵力受损,净明和白顷歌的本来面目在脸上不断变化,没等她缓过气,十八罗汉飞奔而来,一根根粗壮的棍子挥动,不躲开脑浆都要给他们打出来。

白顷歌一个侧身,堪堪避开棍风,逃命的过程中缓了好大口气,终于晃荡的灵力平稳下来。

金羽刚才脱离身体,隐在藏经阁内巡了一圈,那里面除了两个老和尚,一个少和尚,没有其他的机关和暗箱了,没曾想用处在这里哩。

白顷歌惆怅。

她不是佛门中人,更不懂如何破这个结。

这才是前不能进,后不能退。

和罗汉交手的同时脑中如飞毛腿,高速运转。

手上的招式如穿花蝴蝶,以轻灵见长,十八罗汉手中的棍棒是沉浑厚重的功夫,正是针尖对麦芒,双方都占不到好处。

缠斗至中间,白顷歌福至心灵。

夭夭和老僧的话在脑海里如流星闪过,互为胶磁,激撞出灵魂的火花。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普宁寺,普宁寺。

普者,如普广大士问佛,十方俱有佛土,何以独赞西方。佛言阎浮提人,心多杂乱,令其专心一境,乃得往生。

如普广大士问佛主,无尽空间里都有佛家净土,为什么独独看重西方,佛说大千世界,人心浮艳,只有一心一镜,潜心修佛,才能在往生中得到极乐。

宁者,命若未尽,自得安宁,慎勿妄起留恋世间之心,当存自存,当死须死,但办往生,何须疑虑?

性命没有走到终点,自然会得到安祥宁和,当心不要有非分的想法,留恋人世间的悲哀喜乐,该活下去的时候自然会活下去,该死的时候自然会死,只需要向往来生,有什么好疑虑的呢?

她天生凤凰,悟性本高,这么一阵思想与思想的激烈交锋,领会出一些味来。

唇角一抹清浅笑意,她眸中明净,不染轻尘,无畏的向那扇金光辉煌结界投身而去。

第二十六章 十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