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燕乐

  顾北不敢再谈清云的事,以免白顷歌翻脸,转过话锋:“如你不弃,我新得了一首《所思》,可否与你合奏一曲?”

白顷歌温淡的神色,顾北得了珍宝般,眉梢飞扬,唇角弯弯,笑若春华:“这么说定了。”

云白光洁,空山清冽,风铃叮咚,素雅的竹楼,浅淡的阳光低凉,徘徊于青山绿水间,格外一种不染风尘的华净之姿。

而那幽皑凉伤,剔透入骨的箫音,却能将人从尘埃里拉拔上来,又让人陷入荼蘼尘网之中。

“好似一副天染之作。”白顷歌第一次来北望沙泽时说:“没曾想这苍茫的森林间,还有这一幅江南三月的好去处。”

“我们果然没有来错吧。”夭夭满目春风。

“有客远道而来,顾北有失迓迎。”

清音涔涔,如雅正风乐,骨瓷般的声线泛着半透明的光。

白顷歌和夭夭相视一眼,一致认同对方内心的想法。

果然雅过头了。

那人一张木华清华的脸,却略含一双桃花眼,额上一弯血月,似极隽永的水墨画,却在眼底眉梢处染上轻粉,极似血液流转。

他身上一袭水纹银丝宽袍,明明是清净无双,一池容华的公子,却在清黑的瞳仁下埋着浅淡不定的杀伐与屠戮。

白顷歌早听说血月族顾北大人天纵之才,无人出其左右,却戾气极重,杀戮深沉,遭人忌恨,除了他师父还护着他,整个血月族无不避之若骛。

看来流放北望沙泽一千年,内敛许多。

那人迎上来,清隽的轮廓在天光下有微微的暗影:“这北望沙泽已有一千年没有人来了。”

白顷歌眉眼弯一弯:“我们也只是路过。”

顾北的笑似三月里流水中的轻霞,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烟色:“近来无事,颇研究了几道好菜,两位要不要进竹楼小坐?”

“一吃顾菜误终生。”后来夭夭说。

顾菜是夭夭特地为顾北做的菜取的流派,以此区别人间的八大菜系。

“这么说,是不是一听顾萧误修行也能在你这里成立了?”清云斜了斜眼。

夭夭露出两排细米白牙,微笑的神色很能柔暖人心:“如此说,倒也可以。”

“小顷,你想什么入神许久?”顾北在身后唤她:“我们到了。”

白顷歌按下云头,随顾北向空中阁楼行去:“我刚才想起夭夭夸赞你的厨艺和箫音。”

“哦。”顾北得意的拉长尾音,轩眉。

白顷歌抿嘴,温和的笑意:“我听说顾大人人长得雅极,在未镇守北望沙泽的一千年前,别具一家的箫音却开创了燕乐的先河,革新了人间典正沉闷的雅乐清音。在音乐里加了精致绚丽的技法和扣人心弦的情思,卷席九洲,连八荒四合里也颇有些女子倾慕大人的箫音,想来拜访大人。”

“我是听出来了,你刺我堂堂男子,却爱靡靡娱音。”

“大人难道不认为,能革一朝之旧,创一世之新,不是一件了了之事?”她说这话说眼中有认真的神色。

顾北发怔之间,白顷歌已然飘进楼阁。

纵然世间有再多女子慕艾于我,都不是你呵。

第十八章 燕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