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清音苑

  “很好。”白顷歌摸着巧致的下巴,踅步子:“你就说说你住在哪里。”

净明愣的不是一两秒,显然对她问这个问题感到莫名其妙,嘴巴张的老大。

“你说不说?”白顷歌挥拳头。

净明恐惧,从惊讶中醒过来,闭上嘴,开口:“小僧住在清音苑。”

“苑中多少人?”

“一共一百二十四人。”

“负责干什么?”

“洗地,打扫,磨磨,劈材,煮饭,挑水,沏茶,种菜。”

“不做功课?”

“平日闲了,可在偏殿由师兄教导。”

“去过藏经阁没有?”白顷歌换个话头,说到正题上,一般以她了解,像人间阔大的藏书阁之类的最好藏身,这寺庙里自然是藏经阁了。

净明摇头:“藏经阁要主持才能进去。”

“藏经阁不拿给你们这些好学的小沙弥小和尚学习,看那么紧干什么?”白顷歌断喝。

骇得那净明一个提心吊胆,哭的稀里哗啦,脱口而出:“以前的确是谁都能进的,十年前,本寺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才规定了只允许主持进去,并在外面派了几位功力极深的长老把守,至于是何原因,大王,这个小僧实在不知,求大王放了小僧吧。”

白顷歌眼珠一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次是找对地方了,不管那藏经阁内是个什么东西,对普宁寺来说,都非常重要,只要那物件到手了,就不愁没有筹码与他们交换白摩铃。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本来该斩草除根,想起白天老和尚一番亲和蔼然的话,终是有点不忍,幻化成净明的模样,将他缚在佛主身后,交清云看着,一路回到清音苑。

举目望去,大房之内,挤挤挨挨的人,只有一个空位,她自觉过去了,然后躺下装睡。

“净明,你去了许久怎么才回来?”旁边的小沙弥约莫是和净明要好的,躲在被窝里轻声的问。

白顷歌随口胡诌:“月色极好,我逗留了一会儿。”

“哦。”那呼吸渐渐绵长,想是睡着了。

白顷歌盘算,她要在这里熬到主持的身份,恐怕不知今夕何夕去了,夭夭不将她打死才怪。况且她又不是真的净明,为免被人发现身份,夜长梦多,最好的办法是找个空隙,变成监寺的模样,待她去藏经阁周边晃荡一圈再说。

计策一定,白顷歌心安,沉沉睡去。

凌晨,天还未亮,就有人推她:“净明,净明,起床了。”

白顷歌耷拉着脑袋,睡眼惺忪:“这么早?”

“再不起来煮饭,执事们时间到了用不到饭,要骂的。”

白顷歌迷迷糊糊的站起来,眼皮轻微的沉重,耳旁悉悉索索的,蓦然一惊,瞌睡虫跑的一干二净,放眼看去,深深吐了一口气,幸好为了方便长老们传唤,都穿了内衣睡觉的,不然要死了。

洗漱完毕,顺便向和净明要好的净竹说:“我好像有点发烧,想去药园看病,你帮我向执事请个假,好么?”

净竹关切:“定是昨晚着凉了,是否严重?”

白顷歌笑:“还行。”又思虑,小心问:“就是不知今日监寺会不会去?”

净竹拍他的肩,安慰:“监寺那个是慢性病,要每日去药园的,我知道你向来怕他,没事的,你躲起来,见他出来了再进去。”

“不知道监寺今天穿什么衣服?”

“你不知道?”净竹疑惑的看她一眼,也没有多想:“他不是一向那一身黄袍吗?”

“啊哈哈。”白顷歌打哈哈:“我先去药园了。”

第二十四章 清音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