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普宁寺

  南荒山。

晨钟暮鼓,梵音清远,是修得几世,才能有这一生的安宁祥和?

传说佛陀于菩提树下枯坐七天七夜,终于大彻大悟,涅槃成佛,在西天净土开创极乐世界。更有玄奘法师西行取经,渐传东方,佛教才渐行于人间。

南荒山的佛国是佛教的一个小分支,皆承继大乘佛法,分为两派,一派主修来世,一派主修今生,几千年来各执一词,争取不下,分疆而治,各不来往。

蛋壳青的天色,青砖白瓦,土夯灰墙,佛国之人,连住的地方也和他们一样,清苦而隽味。

清寂的苍穹之下,唯有两幢宝相庄严,琉璃碧瓦的恢宏宫殿屹然而立,好比一群鸡中的两只白鹤。

一眼俯视下去,大街之上,灰袍布衣,全是光头和尚,更无一个女子。

白顷歌略想一回,认为自己一袭华丽的白衣,兼着女子模样,太过扎眼,一眼就叫人看出心怀不轨来,实在不妥。

打发了清云,摸到一条晦暗的小巷子里,敲晕一个和尚,剥了他的外衣,披上自己身上,用一块靑布把一头乌云似的黑发包裹得严严实实,权当头上长了癞子,不好见人。

在长街之上逛了几圈,认定化装完美,没有人怀疑才大摇大摆先向那两座巍峨的宫阙其中一所行去。

毕竟是佛国宗宝,再不济也不会将贵重的白摩铃挂于贫僧苦旅的房门前吧。

普宁寺。

三个游云惊龙的大字。

“普宁寺,不知这个普宁二字是个什么解释。”白顷歌默默念一句。

“如普广大士问佛,十方俱有佛土,何以独赞西方。佛言阎浮提人,心多杂乱,令其专心一境,乃得往生。”

这声音冲淡亢融,如远山流水,令人心生宁静:“命若未尽,自得安宁,慎勿妄起留恋世间之心,当存自存,当死须死,但办往生,何须疑虑?”

“。。。。。。”白顷歌转身,一个清风佛骨的老和尚站在她眼前。

白顷歌手上打个问讯,为免叫他看出她不是佛门中人,只得乖乖站立一旁,低着头,不说话,让他过去。

眼见那和尚的青袍隐在转角处,她心中一松,幸亏佛国修今生主来世的两派僧侣常常冷眼相对,老死不肯来往,不然今日她不是和尚的身份一定会遭他怀疑。

听他对普宁寺的解释,这一派是修来世的了。

他既然听到她的话,又作了解释,倒是个对后辈晚生肯关怀,又没有流派分别,存着芥蒂之心的宽博老僧人。

她闪身寻了一处隐蔽之地,等待猎物上钩。

这佛寺的和尚能力她尚不清楚,也不敢托大,以免惊动了其他人,暗中蛰伏。

深夜漫漫,忽地想起白天老和尚的话来,心里细细咀嚼这句话,想的久了,竟让她生出一种奇妙的缥缈之境,大有净天乐土之意。

清云暗里提醒她,有一个年轻的小沙弥起夜落了单,她疾风流月般一脚踢得他晕了,拎小鸡似的带他奔到一所破庙。

一盆冷水浇上去,那小沙弥在昏沉的迷梦中一个寒颤,乖乖醒来。

还没反应是怎么回事,面前一个山大王粗声嘎气凶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沙弥自娘胎出来,还从未遇见过这等事情,打的懵了,眼泪刷的流下来,哭哭啼啼:“小僧净明。”

白顷歌快速在心里扳指头,净字辈应该是最小的一辈了,能去的地方有限,知道的东西很少,恶声恶气:“哭什么哭,我且问你几句话,你若好好回了,就放你回去,你若不好好回,哼哼,本大王的拳头不是吃素的。”

那小沙弥被她一副凶神恶煞吓的呆住了,不敢再哭,呐呐回到:“大王请问,小僧但有知道的,一定不敢不说。”

第二十三章 普宁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