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和楚哥哥一起去人间

  “师父教过我。”

这句话一直在南至耳旁回响,直到很多年后,他仍然心惊,当初,为什么会说出来。

飞鸟掠过,白顷歌满意的笑一笑,心想这小孩蛮乖。

手上一串青色的铜铃迎着风,叮铃叮铃,悦耳之极。

白顷歌仔细打量这串可爱的风铃,拿出夭夭七荤八素的画一对比,越看越觉得它们两者之间还是颇有相似之处。

清云照例恭维她:“上君,佛国那偌大的普宁寺你也来去自如,这么难得的白摩铃你都拿到手,钦佩,钦佩。”

白顷歌听着受用,坐在它身上,一双脚踢踏着,微微眯着眼,屈起手骨敲它:“清云啊,你这话说的,好像本君什么都办得到似的。”

“自认识上君以来,好像是没有什么事能难道上君呀。”清云如是说。

白顷歌笑眼微弯,温雅毒舌:“清云呀,你这么说本君听着甚是中用,不过你也节省点口水,利于待会儿回去和夭夭吵嘴时,兴许还能胜个一局呢。”

清云尴尬症都要犯了:“别戳我痛处,况且她一心在她什么楚哥哥身上,哪来的精力和我吵架。”

“你确定?”

“我确定。”有气无力的回答。

***

摇光山。

夭夭望穿秋水的眼终于能稍微歇会儿了。

接过小白手中的风铃细看了,飘一眼清云之上的和尚,向白顷歌斜眼睛:“你确定他会念密经?”

白顷歌点点头:“是啊,他自己说,不信你问他。”

夭夭满脸黑线:“你靠谱点行么?密经多宝贵的法经啊,不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和尚能会?”

“你说的轻松。”清云护着白顷歌。

“一边去。”夭夭不理他,一双眼在白顷歌脸上能看出个花花来。

白顷歌未免他们两个又开吵,累了一晌她还休息不了,喝一杯桂花茶:“还德高望重呢,能抓回这么个和尚不错了,而且我都问他会不会了,他说会,我带回来了,你不赶紧着带他去给你楚哥哥治病,在我耳边叨叨能看出真假来?”

夭夭想一会儿,认为小白说的对,提着南至去了。

清云抬脚,被白顷歌拉住:“借你的光,先睡一会儿。”

说完两眼鳏鳏,呵欠连天,抱清云当个棉被,沉沉睡了。

清云苦脸,沮丧,眼见夭夭离去而不得跟去。

摇光山上的天刚蒙蒙亮,白顷歌就听得夭夭一阵欢呼的嘈噪声。

见怀里的清云也昏昏沉沉没睡醒,伸懒腰,趿拉着脚出了门:“夭小狐,你要死啊,大清早的不叫人睡觉。”

一个温暖的熊抱挂上来,脸蛋被一粉唇吧唧一口亲的湿润,耳听得她香软的嗓音:“楚哥哥醒来了,迫神蛊解了。”

白顷歌呵呵一笑,脸冒绿气:“什么大事你也敢来扰本君清梦哈!”

一个狠狠的爆栗敲过去,夭小狐委屈的冒泪花。

一眼凶光触及那个少年清冷如画的脸庞有点慌,忙忙转到了别处。

“听说是上君费尽心力替我寻了解蛊的白摩铃来,楚离多谢。”

他的嗓音如玉石相击,诚挚冷漠。

白顷歌温和得疏淡:“不必谢,我也不过是因着帝尊的嘱托。”

夭夭忧郁,眼瞅楚离:“楚哥哥你这次和小白一起到人间去,一路上有的时间道谢了。”

白顷歌揪夭夭腰间的细皮嫩肉,笑,话从牙缝来:“我怎么没听说要和你楚哥哥到人间去呢?”

夭夭哎呦呦的叫唤:“小白姐姐,天下寒妖剑一般黑,你不和楚哥哥一起去人间,怎么知道伤他的是那把寒妖剑?”

第二十九章 和楚哥哥一起去人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