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本来无一物

  夭夭欢天喜地的替白顷歌画了一副歪瓜裂枣的画来。

白顷歌邹眉头:“我就知道是这种结果,所以才想要你陪我一起去。”

夭夭笑容可掬,讨喜的挽她的胳膊:“形容样式差不多。”

清云一旁插口:“这明明是一个牵牛花,你告诉我差不多?”

“早晚被你害死。”白顷歌摊开手,无法可想:“听名字是个白色铃铛,想来佛教宗宝,一定是光芒璀璨,到时候一见便知。”

夭夭欲言又止,吞口水,摆小手,贼眉贼眼的笑:“那你们早去早回。”

清云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瞪夭夭一眼,只得随白顷歌去了。

他们清色的身影消失在摇光山际,夭夭背转身,呼出一口气,拍一拍在胸腔乱蹦的小心脏,忽然一只手搭在她肩头,差点吓死她去。

白顷歌一张清绝的脸在她瞳孔里放大,一只凉风似的手拍她的脸,温和澄净的声音:“知道你有事瞒我,说吧。”

夭夭狗腿的笑,眼神飘忽,大舌头:“哪里有事。”

“恩?”白顷歌淡淡看她一眼。

夭夭一个激灵,瞬间觉得冷,嘿嘿一笑,环顾其他:“其实吧,白摩铃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光华灿烂,它和佛家挂在风檐上普通的铃铛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白顷歌怒目,上去扭夭夭耳朵:“那你给我画画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你没听过一句叫想要让一棵树不挑眼,唯一的办法是让它生长在森林么?白摩铃就是这个道理。”夭夭扯嗓子,忙逃:“给你画画大有用处,大有用处!”

清云跌倒:“这种说法真是够了!”

“南荒山上到处都是佛教徒,每家门前都挂一个铃铛,我找到猴年马月去了,你楚哥哥的命还要不要了?”白顷歌戳她的软肋。

夭夭反应过来,煞有介事的点头:“你说的是,可是。。”她拿眼风斜着白顷歌手中的白摩铃画:“你没见到上面那一个白摩铃上有一处与众不同的地方?”

“什么地方?”白顷歌的眼珠子在那幅画前来回打转:“恕眼拙,没看出来。”

夭夭沉痛摇头:“你果真看不出来?”

“真的没看出来。”白顷歌无名火起:“你丫再装模作样,小心我揍你。”这画上除了一朵画铃铛不像的牵牛花,什么也没有,看得出什么来。

夭夭素手在眉骨出搭个凉棚,低恛沉哀道:“佛家所谓‘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画上一大片留白,本狐画的这么明白了,本想着你们能悟出来,没想到本狐高估了你们两个,竟然都没有看出来!”

“这机锋打的深,老子佩服。”清云少有的粗口。

“走吧。”白顷歌扯扯唇角,转身离开。

“上君,夭小狐那话什么意思?”在向南荒山的途上,清云问。

“还能什么意思,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白摩铃也许和佛徒的其他檐下风铃别无二致,也许只要我们悟空,它就在我们眼前。”白顷歌苦笑:“我们又不是佛子,哪来那么高深的修为,达到无色无相的境界,这次找白摩铃却难,却难。”

清云一个跟头,又几乎栽倒,泪眼长流:“还是听不懂。。”

第二十二章 本来无一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