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北望沙泽的这位

  金秋时节,风高雁飞,一眼望去,橙黄橘绿,清香益远,累累红叶,烈火欲燃。

手上揉捏了一团白云做丹顶鹤,白顷歌提醒:“呆会是血月族的流荒山,你们多加小心,不要碰到那个人了。”

“是。”清云有气无力的回一声,每次都说千万不要碰到,千万不要碰到,结果每次那人却似在他们背后安装了一双眼睛似的,他们一出现在北望沙泽,他就跳出来了。

夭夭心念一转,建议白顷歌:“最坏的情况,如果真的不幸遇上,何不让他替我们引路,他掌管北望沙泽几千年,不信他连羽山上的几颗千叶三生石都找不到。”

白顷歌细心刻画丹顶鹤的白翅子:“请神容易送神难,你也受过他的磨难,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还想着这种情况,找到千叶三生石是好事,他要赖上我你负责?”

夭夭伸舌,辩解:“我也是说如果,况且,这次如果真的在他的帮助找到千叶三生石,我和清云受点苦也没什么,是不是,清云。”

夭夭想寻求有共同认知的小伙伴,然而清云不理她。满腔热情被浇了一盆无情的冷水。

白顷歌想一手拍过去,顾及这是云霄之上,不利于行动,嘴上不留情,强调:“清云我这边的好吗?有你这么色忘友,为了美色出卖朋友的混蛋吗。”她一本正经的说:“我便觉得那人不错,不如你忘了背上这个人,嫁他好了?”

夭夭脸皮厚:“别啊小白,我说说的如果。”

“没有如果。”白顷歌扶额:“找北望沙泽的那个人帮忙的念头且打住,本上自会趁他不在时,去偷几颗三生石。”

“可是他还有不在北望沙泽的时候?”夭夭质疑,这是他的领地,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没擅离职守的机会好吗。

“谁说没有?”白顷歌清清一笑:“你忘记了,一千年一次的血月族上主换届选举。”

夭夭大悟:“他管理着流荒山最大的领土,几千年来逐渐根深叶茂,自然是有望极位的。”

清云赞一声:“上君果然思虑深远。”

夭夭噗嗤笑出声:“清云,你不拍小白马屁要死啊。”

白顷歌一把捏碎手中做好的丹顶鹤:“你要是再嘴欠咒我是马,形同此鹤。”

夭夭别过脸,内流满面:“我怎么上了你这条贼船,太血腥太暴力。”

清云表示呵呵,嫌弃她:“当初也不知是哪只小妖狐瞎了眼,拉着上君不放。”

“是我。”夭夭悲催的耷拉着脑袋,看向白顷歌的眼睛里出现希冀之光:“现在容许反悔不?”

“不行!”白顷歌干脆利落的拒绝,跳在云朵之上,俯瞰风烟万里:“北望沙泽到了。”

清云和夭夭乖觉的闭了嘴,准备默默飘过,不带走一片云彩。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话说三千年的某一天,白顷歌带着夭夭、清云两个游历到北望沙泽。

他们相遇,可谓风云际会,倒霉至极。

说起北望沙泽的这位,夭夭只能表示一句。

变态中的极品。

没有之一。

他绝对是承受得起。

第十三章 北望沙泽的这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