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能为神族做些什么?

  这是第一个城,空桑,少年仰望着高大恢宏的城墙之上龙蟠凤舞的两个字,厚重典正,在蓝天之下,闪耀着古老的光辉。

周边是攒动的人群,无穷无尽,接到天际。

哪里是尽头呢,哪里是尽头呢,在这个无边无际的世界里,他手中纵然有剑,又该如何找到出口,为神族谋求一席之地?

他不知道,他已经很累了,如一滩烂泥倚在以特殊材质专为他打造而成的牢笼里,他甚至有一刹那想这种游行永远也不要有终点,这样他就可以多躺一会儿,多休息一刻。

囚牢旁是那个人,他仍然高乘于天马之上,身旁仿佛还有一个女子,连仰视他们也觉得困难。

他不再看耀眼的日光,他闭上眼,想,楚离,难道这就是你的命运?

如何能甘心?

你是神族第一个觉醒者,可是你为神族做了些什么?

你努力的争取过,想要逃离这个樊笼,所以你便精心的做了准备,可是最后呢,为什么还是失败。

是没有外援?可是血月族的祖师不也是一个人创建了一个族?

是能力不够?可是从毋逢里得到的力量足以让你傲视每一个人类!

楚离睁开眼,一双疲倦的眸子里闪现出雪色的光来,又蓦然黯淡。

是了,是我本来有同胞,可是那些同胞在沉睡中用他们的力量阻止了你前行的道路。

如果原来就是一个人,想要在空旷的原野上构建一个族群,修为高达到一定程度,还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可是如果原来有族人,后来这些族人做了敌人不自觉的帮凶,那谁还会在这种基础之上帮一个寡助的人?

况且现在九洲之内,实在很少有神族可以利用集结的力量了,先前并不是没有做过尝试,可是结果不是很明显吗?

他给每一个除人类以外的族落通了信,已经很小心了,但是还是被有心人查出来。

最后落了如此下场。

绝望的世界,压抑的世界,楚离怎么会没有体会过。

但是他那时不自知而已,在幽冥戒的力量之下,所有的神灵生而为奴,而不自知,巨大的痛苦和没有希望的日子虽然过着,却丝毫不以为意。

这种光阴,实在不知道是好是坏。

这广漠的世界,除了替人类为奴之外,没有神族的立足之地,可是他仍然萌生着一种强烈的欲望,要替神族找到一片乐土。

前尘——————————————————————————————————————

日子一天一天的这么过,楚离并没有见到长公主,他只见到了青花,可是他并不问,不问是每个奴隶该遵守的基本规则。

他虽然活在屈辱和艰辛之中,可喜他并不知道这种令人痛苦的生活并非正常,日子仍然如白蜡于方寸之间苟活。

公主府的琼花盛开,繁繁簇簇,如诗如画,他自然看不见这其中的美,他不过是负责在寅时之前将每株琼树底下的杂草除尽。

这个时辰天色朦胧,薄雾未消,他怎么能看得清这花是什么颜色,这之后,他还有许多事做,更没有闲心看花了。

他的每一刻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没有一个可供休息的时间。

他是神君,即使不休息,身体也吃得消。

他也从未为此烦恼,因为他以为每个神灵,生来就该如此。

这次很不走运,他在认真锄草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双腿。

如果来者是人类的下人,一顿羞辱是免不了了,这且没什么,不过口头上的东西,也无损于他,如果来着是主子,那一场遍体鳞伤是没跑了。

人类知道神君的伤口是很快自动愈合的,所以下手便不留情,因为他们的痛苦才能消解他们心中变态的怒火和人生的不如意。

他忙不迭跪下,等待发落。

跪了很久很久,他的膝盖陷在湿漉漉的泥土之中,有隐隐的湿濡的难受味蔓延进他的心。

乌黑的天色虽然太阳的跃出渐渐清朗起来。

楚离不知道该不该发急,青花在规定好的时间内见不着他,定然想着法子折磨他。

他几乎想站立起来,看一看这到底是谁。

一声轻笑打破了这恒久的清晨。

楚离仍然记得,他抬头,一张潋滟的面孔,在晨光的辉映下,如空谷牡丹,秾艳华丽。

“你叫什么名字?”长公主挺着一个大肚子,轻笑。

他低下头:“楚离。”

长公主抬起他的下颌,凝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哦,原来你便是五年前本宫从钟离家交易下来的那个奴隶?”

她执起他的手,让他起来:“我听说琼苑的琼花开的甚好,来看一看。”

楚离不过抬眼,就见了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的绝美景色。

澄澈清凉的阳光下,琼花千树,春风十里,如白雪,如飞絮,如一个永生也不能触碰的梦。

那些洁白的花啊,如冰如玉,如霜如月,如绝世的画卷,将他空虚的生命一笔一划的写满,他忽然感动,却不知这动情从何而来。

长公主见他看的呆了,忽地一笑:“你难道连琼花也没有见过?”

他似乎听到了,又没有听到,只觉得心酸,每一根肌肉都疲乏而舒畅。

长公主摸着自己的肚子:“也不知怎么了,有了这个小家伙之后,举止老是不同往常。连心也软下来。”

薄野扶苏
求评论,求收藏啊亲们

第四章 能为神族做些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