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我一定要救活他,然后向他求婚

  楚离昏天黑地间趴在夭夭背上,不知道过了几昼夜,才觉她幽幽停下。

从夭夭的背上滚落下来,楚离只觉得全身都不是自己的了,只一味的下沉,下沉。从内心最深处侵漫的剥床以肤一丝一缕的侵袭他每一根肉骨,这一定是地狱的寒裂痛苦,刀山火海,永堕轮回,连一呼一吸都是一种缓慢而绵长的折磨。

白顷歌在这个少年身边绕了好几圈,用脚掂量着踢了几脚,心中好奇,这就是帝尊要救的人?

“如何了?”白顷歌扬下巴,向着夭夭。

“琵琶骨被噬神钉所穿,手脚筋以寒妖剑挑断,奇经八脉皆被迫神蛊冻结。”夭夭以专业的水准说:“怕是没有个三年五载的好不全了。”

“这么严重。”白顷歌这才端详楚离。

夭夭扶上眉骨,揉捏一阵:“帝尊选个什么神君不好,你看看,这小胳膊小腿的,还能被人伤成这样,太也无用了。”

白顷歌白眼:“你是在质疑帝尊的眼光?”

眼前闪过帝峿冷峭清华的眉眼,想起帝尊就在楚离身体里,夭夭伸脖子:“不敢不敢。”

“你有个什么不敢的。”白顷歌翻查楚离的伤口,所见之处,无不触目惊心:“怎么救他?”

亏得帝尊在他体内沉眠修持,夭夭内心一阵放心,口内说:“这里救不得,他身上的伤实在太重,需得先回摇光山,然后找齐药材,一样一样的治疗,所有的伤一齐治疗,怕他的身体受不住。”

夭夭补充:“他的意志已经算好的了,按照伤口结痢的状况看,这种程度的伤,即使是上神也怕是撑不过这许多日。”

“那便回摇光。”白顷歌微微拧眉:“我建议还是先把他身上清理清理干净。”

夭夭不懂:“这是为何?”

“因为你要负责来带他回去啊。”白顷歌理当如此的替她着想:“他身上这么脏,你驮着也不舒服是吧。”

“什么!”夭夭瞪眼炸毛:“我带回去,你的清云用来吹风啊。”

“你确定要放弃如此大好机会?”白顷歌眼底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夭夭果然动摇,哼一声:“什么机会?”

白顷歌恍然她竟不知:“你难道不知道?”

“什么事?”夭夭仍然端着。

白顷歌戳一下楚离弹性十足的脸,深深惋惜:“亏着我还老是替你着想,这么个绝世美少年,啧啧。。”

夭夭神情猛变,摇身幻化成人形,一袭红衣,明眸善睐,玉雪颜开,蹦到楚离身旁,实在看不出这个黑衣褴褛,浑身污浊的少年能和美少年搭上勾,狐疑的瞧了白顷歌两眼,吞吞口水:“真的是美少年?”

白顷歌一只手捏着下巴,微微眯眸:“你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夭夭几个闪身,风卷残云,捧回个荷叶里装了满满当当的溪水,小心翼翼的让它不洒出来,一只芊芊玉手替楚离洗清面孔。

血污洗尽,楚离一张惨无人道的妖孽脸孔在夭夭眼前扩大。

空间似乎变得无限小,又变得无限大。

小的似乎只剩他们两个人,大的似乎空白了整个世界。

白顷歌听见她心跳猛地漏了好几拍,微凉的呼吸霎时抽离身体。

“你还好么?”她的手在夭夭眼前晃动。

夭夭眼也不眨,任她如何颠倒迷乱这个世界,满心满眼的透过她的手影却只看到楚离一个。

“我一定要救活他,然后向他求婚。”

呼呼的风响,吞没了夭夭坚定沉醉的声音。

清云瞧了夭夭一眼,颇觉看不下去了:“一路上都在傻笑,还颠三倒四的说话。”

这朵小云深深哀叹,问白顷歌:“上君,你确定她没有疯魔了?”

白顷歌一脸沉痛:“没有才可怕。”

第十二章 我一定要救活他,然后向他求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