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1 真正厨神

  苏锦凰现在正仰望天空,紧握拳头,脸上的神情是十分愤慨的。

就是那种大义凛然,犹如要誓死搏斗的豪气冲天。

“我苏锦凰发誓——今后绝不会再怕苏吟缘一分一毫!”

但是——

低头瞥见自家小夫君,隐隐抽搐的嘴角,和那副很明显并不相信她的表情,她又面色一变,很忿忿不平地蹲下身子,撅着嘴巴不满道——

“小可爱!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相信她?

面色不豫地缓缓抬头,对上那双漂亮的杏眼,轩辕瑞卿深邃的琥珀眸里突然染上一丝狡黠,清冷高傲的声音此时也带着几分戏虐——

“要我相信你……好,我们现在先回去内堂与你二哥一同用膳,如何?”

然后他很成功地看见自己小王妃的面色一白,身子一僵,并且迅速转过身子,换上一种轻松而愉悦的语气,对着花园中绽放的各种风姿啧啧赞叹道——

“啊……这美丽的春日!百花齐放,真是人比花娇啊!”

“……”

嘴角再次抽搐起来,轩辕瑞卿虽然早知道这家伙的反应如此,但转变的速度竟如此之快,他还是始料未及的。

抬头望向那正一脸陶醉,满脸写着“花儿呀你们居然和我一样漂亮”的苏锦凰,他淡淡地勾起一抹微笑,清冷的声音漫不经心。

“不是说,不会再害怕你二哥了?”

“我自然不怕!”

身子一僵,但苏锦凰还是故作镇定地插着腰,铁鸭子嘴硬地转头过来嚷嚷道,但面色还是有几分惨白,可那口中说出的话倒是头头是道的。

“可你说这春日好风光,我们怎么能如此忍心割舍呢!自然得先好好欣赏一番!你说我怕——那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兀自淡淡地一挑眉,轩辕瑞卿平静清冷道。

“没错,这的确是大好的春日,无限风光可不能浪费。”

原本正硬撑的苏锦凰,听到自家小可爱赞同的话语,不由暗自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也稍稍放松了些,但是,那平静清冷的声音很快又接了下一句——

“嗯,二哥,你也是来赏花的吗?”

……

当轩辕瑞卿缓缓将视线转回前方时,看着面前已然空荡荡的一片,精致的唇角隐隐勾起了一抹狡黠的微笑。

他淡淡抬头,望向一旁迎春花丛里,不知何时闪身进去,正努力隐匿自己身形不被发现,可却依旧颤颤发抖的苏锦凰,清冷高傲的声音难得添了一丝愉悦的揶揄——

“苏锦凰,你还说自己不怕吗?”

原本正缩在花丛中,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的苏锦凰一愣,小心翼翼地从花间探出头来,映入眼帘的是自家小可爱那抹狡黠的笑意,和……

他身后空空的一片。

她被耍了!

面上不自然地一红,苏锦凰立即颔首故作咳嗽几声,然后随手抓起身边一只小小的蚂蚁,装腔作势道:

“其实我方才只是看到一只奇特的虫子,顿时好奇心起,才跳进来观察观察,现在一见,果然很非同一般啊!”

我们可爱的瑞小王爷,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家王妃手中那只小的可怜,还在拼命挣扎的,最为普通的黑蚂蚁,瞬间不想再多与这个女人讲一句话——

智商不在一个层面上,说多少也是白搭!

……

待到轩辕瑞卿面色冷淡地与还是保持一级戒备,紧张兮兮,左顾右盼的苏锦凰重新步入内堂时,大红虾子苏老爷还坐在主位上可怜巴巴地等着。

他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偌大的长桌前,低垂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茶杯,整个人看上去,有种孤寡老人的沧桑感。

原本还在想着时刻逃跑的苏锦凰,环绕一圈发现苏吟缘那大奸人不在,一颗悬着的心瞬间放松下来,目光也渐渐恢复平静,望向苏轩翎的时候,却突然一愣。

这个老头子……

她啧啧出声。

怎么自己不在,他反而变得像一颗干巴巴皱蔫蔫的老白菜一样?

莫非是……

演技又进步了!?

瑞小王爷转过头时,看到自家王妃正用一种古怪的目光上下打量自己亲爹,满脸的怀疑,精致的眉目一挑,声音清淡:

“怎么,还是怀疑你爹是在演戏?”

苏锦凰立刻看向他,用一种“知我者莫若小可爱也”的赞许目光殷切地点点头,轩辕瑞卿瞬间又觉得自己的嘴角再度抽搐了一下。

微微不忍直视地捂住了双眼,他努力将声音放得平缓一些,低声劝道——

“无论以往如何,你总归是他的女儿,今日也总归是回门的日子,让你爹就这样坐着,的确不合规矩。去吧,先去唤他一同吃饭。”

犹豫不决地抬眼望向那还正感时伤怀的“孤寡老人”,苏锦凰很严肃地,再度思考了一番,后来一咬牙,还是决定相信自家小可爱的话。

“好吧……我去!”

于是,她迈着极其轻的步伐,一边紧张兮兮地左右观察是不是会有人窜出来,一边小心翼翼地接近苏老爷,弄得倒不像在自家,反而像做贼。

一脸黑线地看着前面女子那古怪的身影,轩辕瑞卿深吸口气,最终的选择是——闭上眼睛,不再看去。

待到苏锦凰挪到苏老爷身旁时,这位“沧桑老人”还保持着万分哀痛与孤独的模样,低垂着头,似乎真的就是一位,苦苦等待女儿未归的老父。

也许……是真的?

内心突然隐隐冒出这个念头,苏锦凰眉头一挑,原本警惕的双眼中,冷漠的颜色渐渐淡去。

也许……这老头子真的转性了,不再……

突然,原先一直低垂着头上演“老白杨地里黄”的苏轩翎,似乎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

而苏锦凰还没来得急调整面部表情,就看见一双闪动着泪光的沧桑眼眸。

心里又一拗,她一直充满怀疑的眼神,终于再度软化下来,还带着几分感动——

果然,自家爹爹还是想女……

“亲亲贤婿——你终于回来了!!!”

扑通——!

这下子,不仅是一脸感动地苏锦凰摔了个结实,就连餐桌旁一脸冷傲地站着的轩辕瑞卿也险些脚下一滑,踉跄几步。

原来……

极其努力地稳定好踉跄的身形,瑞小王爷抬起头,用一头黑线的表情望向正抬起头,用一脸慈爱而殷切的目光看着他的苏老爷,微微抽搐嘴角——

的确是他太年轻了。

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苏锦凰已经能够很自然地拍一拍屁股上沾满的尘土,再然后,分外平静地,抽出了腰间的雪魄剑。

突然——

“逸风和吟缘,女婿来啦,我们快来开饭吧!!!”

她的面色又一惨白,拔剑的动作再度僵住了。

……

这一顿饭,绝对是苏锦凰这辈子吃过的,最为痛苦的一次。

手里紧紧攥着筷子,她的身子却僵直着,不知该夹那一道菜,因为对面坐着的,就是那正一脸优雅,连夹菜都和拈花一般,仙风道骨的——

苏吟缘!

冷汗再度淋淋冒上额头,苏锦凰吱吱吱地咬着牙,肚子里已经“咕咕咕”地叫开了,但是手上动作依旧僵着不动——

不,应该说是不知道往哪动!

痛苦万分地看向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饭碗,又瞅了眼旁边正一脸平静,动作优雅着进食的自家小夫君,她不忍直视地,惨痛地闭上眼,脑海里回放着方才的悲惨回忆——

她夹起了一块鸡肉,刚要送进嘴里,苏吟缘优雅地笑道:

“你八字属阴,今日正好相冲,鸡乃祭祀之物,不可食。”

嘴角一抽,迫于淫威之下,她还是忍痛割爱,把这块上好的鸡腿肉放进小可爱的碗里。

她又夹起一个狮子头,刚要送到嘴里,苏吟缘再度优雅出声:

“狮子头乃酥炸之物,你本来就肝火旺盛,吃了怕是会干燥出血,不可食。”

眉头一蹙,她痛苦地抿了抿唇,但还是将这只最大的狮子头,放进小可爱的碗里。

最后,她看准时机,死死盯着苏吟缘,见他埋头进食,立即大喜过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叉起一块羊肉,迅速往嘴里送。

突然——

“羊肉膻腥太重,你葵水近日要来,会有相冲之处,不可食。”

苏吟缘那优雅万分,在苏锦凰听来,却犹如恶鬼索命的声音,再度缓缓响起。

她身子一僵,脸色惨白地抬起头,望向面前那正笑得分外清雅,仙风道骨的优雅男子,声音颤抖着,夹杂着悲愤欲绝的气息。

“那你说——我还能吃什么!?”

苏吟缘深邃的眼里泛出一丝温暖的笑意,他用筷子点了点面前那道颜色淡得可以的,清水白菜,温声道——

“多吃菜,有助经脉畅通,也可以减肥。”

一向自诩为无肉不欢的,肉食动物苏锦凰,万分艰难地夹起那道,几乎没人动过一口的白菜,几乎是悲愤地,咬碎了一口小白牙。

……

用餐结束。

轩辕瑞卿冷淡地放下碗筷,优雅地用餐布擦拭了下唇,而后自然地抬头,望向一旁的自家王妃,高傲平静的目光突然一滞——

怎么……这幅痛不欲生的模样?

再度扫了眼她面前还剩着大碗饭的瓷碗,深邃漂亮的琥珀眸里,闪过一丝惊诧——

往日能吃三碗米饭的她,今日……居然连一碗都没吃完?

再度深思地扫了还沉浸在悲痛世界的苏锦凰一眼,瑞小王爷再度看向对面,那表情各异的三个男人——

正吃的特欢,笑得嘴都快咧开的苏老爷。

正一脸呆滞,愣怔着看着自己,一口饭没吃的,表情写满不可置信的苏逸风。

正优雅拭唇,似乎吃得很满意的苏吟缘。

眼睛微微眯起,轩辕瑞卿再度瞥了眼已经傻掉的苏锦凰,还有一身仙风道骨的苏吟缘,漂亮的指尖微微敲击着餐桌,抿唇思忖——

看来,这二哥……的确是个……有趣之人?

似乎察觉到自家高贵冷傲的妹夫,正静静地打量他,苏吟缘缓缓抬头,对上那双漂亮精致的琥珀双眸,露出一个清雅的微笑:

“王爷妹夫,不知这餐用得可满意?”

随意地瞥了眼自己面前,那被苏锦凰塞得满满的碗,他淡淡点头:

“尚可。”

苏吟缘再度微笑,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俊美面容,此时分外柔和。

他轻柔地望向正紧攥筷子,一脸悲痛的苏锦凰,温声道:

“其实,真正好吃的可不是我苏家厨子做的菜,而是——”

眸光一闪,他缓缓优雅道——

“凰儿下厨做的菜呢。”

轩辕瑞卿眉头一蹙,望向一旁瞬间僵住的苏锦凰,隐隐觉得,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

“嗯?”

优雅地点点头,苏吟缘温柔地看着自家已经脸色惨白极致,颤颤发抖到面无人色的妹子,继续轻缓地,说出了剩下的话——

“那么锦凰,就麻烦你,现在去厨房露一手给妹夫瞧瞧吧。”

011 真正厨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