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小小夫君

  瑞王娶妃,还是皇上赐婚,这规模之大,绵延不绝的迎亲队伍,精美绝伦的聘礼嫁妆,还有新娘子那响当当的名号,足以让全京都的百姓轰动。

大家都放下手中的活,跑到街上,望着那豪华的景象议论纷纷。

……

“没想到,苏家二小姐也能嫁出去!”

“就是!那般女子如此彪悍,可成了瑞王妃!真是造化弄人啊!”

“唉,人家命中好运啊……”

……

坐在轿内的苏锦凰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了众人议论的对象了,她早就一心扑在对瑞王的猜测了。

瑞王,正如爹爹所说,是本朝最年轻的王爷,当今圣上的同母胞弟,听说八岁便封王,也是最为神秘的王爷。

除了皇室宗亲,似乎没几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外界的流传也仅限于他少年封王的传奇,其他的,她一无所知。

至于瑞王武艺高超……她好像还真没听过。

不知道是不是爹爹又骗她?

脑海里窜出苏轩翎那老奸巨猾的笑容,苏锦凰危险地眯起眼睛,但很快便满不在乎地哼了两声——

算了!管他呢!

反正要是真的,那她一定要和他一决高下——

如果是假的话……

苏锦凰挑眉,托着下巴咂咂嘴。

嗯,那她马上收拾好包袱,随时找那老头子算账——她才不会无趣地过一生呢!

队伍行进的速度是很快的,在苏锦凰自行脑补的时候,轿子就停下来了——到王府了。

她还在思忖呢,轿子突然被狠狠踢了三脚,震得她一下措手不及,差点没给摔个狗吃屎。

正好身子,扶起晃歪的凤冠,苏锦凰危险的眯起了眸子,冰冷的目光直接穿透轿帘——好呀小样,下马威来的真好啊,这两脚踢得中气十足呢!

看来。

她危险地眯起双眼,冷哼几声——

往后不用对你心慈手软了!

这时帘子也被掀起,一旁久候的苏家大少,按照习俗上前背起了她,感受到自家妹子滔天的怒意,咳嗽几声小声对她说:

“凰儿,你气什么呢?大哥看你可赚了——这瑞王居然长得比哥还俊啊!”

苏锦凰还在惦记着那三脚之仇,当下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俊有啥用!就冲今日这几脚,我定要把他扁成猪头!”

苏大少身子一抖,差点没在过火盆的时候把衣摆给烧着了,心有余悸地嘴角抽搐着,突然有点为这瑞王妹夫悲哀了——新婚之日,新娘子就说要把新郎给打成猪头,这是不是……有些家门不幸?

不过苏锦凰很明显没感受到自家老哥的悲哀,而是心里磨刀霍霍,精心算计如何报复瑞王去了。

就这样,一个心机不良的王妃,一个可能会被扁成猪头的王爷,就在一系列繁琐的礼节后成婚了,被众人急忙赶进了洞房。

关于新婚之夜,苏锦凰在路上早就想好了,原本打算就在瑞王杯中下点蒙汗药让他昏一宿就好了,可是现在嘛——

哼哼,得罪了她,那可就没这么简单咯!

她握着手中特制的痒痒粉和含笑半步癫,笑得一脸奸诈。

门口突然有脚步声传来——来了!

她急忙把手中的粉给藏回袖子,而后端庄地坐在喜床上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门被缓缓推开,隐隐飘来一股檀香,随着脚步声的接近,那股檀香越发的清晰,淡雅而宁静。

没想到,这瑞王身上还挺香的!

暗哼一声,但阶级敌人的地位依旧是没有改变的——她按兵不动,隐秘地握着武器,死装端庄坐着,就等着新郎上前掀盖头那一刻出其不意。

可是,脚步声近了,停下了,然后,一秒,两秒过去了……

没有动静。

……等等,再等等。

眉头一蹙,她暗道。

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

还是没有动静。

啊啊啊忍不了了啊!!!

苏锦凰的内心近乎逼近抓狂了——

就说苏翎轩那老头子不可靠啊!这瑞王是个智障吧!怎么连盖头都不会掀吗!?

终于忍受不住被盖头遮掩住的污浊空气,苏锦凰恼怒的一把掀起盖头,对上面前同样一身喜袍的人正要破口大骂,可是刚一出声就都硬生生地咽回肚子里,变成了颤抖的——

“你你你你你你……”

苏家二小姐有三绝——武艺绝,舞姿绝,还有就是胆子绝!自出生以来,就没有遇过什么让她惊悚的事。

可就在今天,十五岁的二小姐终于感受到来自这世界的深深恶意——

谁!能!告!诉!她!

这里这个穿着喜袍,长得精致绝伦的,却又一脸傲娇臭屁的高冷小男孩是谁啊!!!

为什么……

她分外艰难地咽了口水——

为什么会有个小孩子啊!!!

内心咆哮了千百遍,苏锦凰脑子里突然划过一个很惊悚的念头——

莫非……这是……

瑞王爷的私生子!?

苏锦凰哽了一下,差点辛酸眼泪就流下了——

天啊!

没想到她个十几岁的花季少女,居然来给人——当后娘!

心里暗骂她那混账爹爹果然不靠谱,苏锦凰默哀半晌,最终还是沉痛道:

“没想到,瑞王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面前的小男孩六七岁的样子,虽然面若冰霜,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可是还是掩盖不了那生得极好的相貌。

看那粉嫩白皙的小脸蛋……

苏锦凰紧紧凝视面前的小脸蛋,很用力地咽了一口水,克制自己放下伸出的罪恶之手,可是下一秒又颤抖着想要抬起——

真的是……她真的忍不住……好想狠狠蹂躏一下那粉嫩嫩的小脸啊!

也许是看出了她心里的百转千回,面前那精致的小人眉眼一沉,冷冷一瞥:

“女人,我就是瑞王爷。”

苏锦凰突然被他的话给噎了一下。

她皱眉,暗道看来这孩子经常玩过家家,说起话来都一板一眼的,想了一会,她伸出手摸摸他的头:

“小可爱,平常你爹爹都和你玩这种游戏吧?”

岂料,小男孩脸色更加不济,烦躁地甩开,小脸上泛起恼怒的红潮:

“我就是真正的瑞王爷!”

她再次被这句话给哽住了,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但她还是努力保持着自己所剩无几的闺秀形象,扯起一个硬邦邦的微笑:“……啊呀呀小可爱你别闹啊哈哈……不然没有糖吃哦!”

“本王说了,本王就是真正的瑞王!”这次那小不点的语气更加生冷,连“本王”都用上了,满腔的怒气似乎要溢出来。

“呃……?那……证据呢?”

眉头怪异地蹙起来,苏锦凰这辈子第一次觉得头脑不够用——这语气,说得那么像真的,弄得她都快信了这简直荒谬的游戏!

然而,下一秒,那傲娇的小屁孩突然冷笑一声,不屑地瞥她一眼:

“凭我现在就可以因为新娘太蠢而退婚。”

“……”

内心犹如一万只***奔腾而过,苏锦凰现在已经是内牛满面了——

难道说……

这……这这这么小一只……

还真是她的夫君……!?

说好的八岁称王!说好的年芳十八!说好的武艺绝伦呢!

苏轩翎这个不靠谱的老头子真的就卖女求荣给皇室了啊!?

而且……

看着面前这张臭屁的小脸,深感自己被欺骗的苏锦凰咬牙地举起拳头——

这小屁孩的个性怎么还这么欠扁呢?

但是,当她的目光对上面前那双漂亮的琥珀眸时,很快又愣了一下,暗暗叹息一声,内心剧烈挣扎着,最终还是放下拳头——

是的,她是很想打人来着。

可是……

她再次长叹口气——

面前这张脸蛋太可爱了,让她实在是……下不了手啊!

欲哭无泪地瞄向那一脸高傲神情“小夫君”,苏锦凰暗自哀悼自己臣服于美色的不良品质——

唉……!

算了算了,看在这个孩子【那张脸】的份上就不计较那么多了,想来踢轿子的也不可能是那么小的娃娃,算账的事……就以后再说吧!

痛定思痛,苏锦凰最终下定决心,迅速扯下珠冠,脱下嫁衣,一股溜地钻进被子里,感觉到丝绸锦被柔顺的质感,舒服地长叹口气。

再然后,一边不怀好意地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向那边可爱的小夫君伸出了手:

“算啦算啦,过来睡觉吧小可爱,今天姐姐拍你睡觉吧!”

啧啧……这柔软的小身板摸上去一定很舒服,要是抱着睡觉,指不定有多香!

然而,就在她发挥色女本质,暗暗流着哈喇子时,面前小男孩的嘴角已是不住地抽搐。

只见他眉毛一挑,眼睛危险的眯起来,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道:“女人,我再说一遍——我是王爷,这府里的主人!还有……别叫我小可爱!”

想来瑞王爷就算再小一只,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度也是不可否认的,可这原本能令全府人心惊胆颤的冷傲模样,到了苏锦凰眼里却截然不同——

为什么……

苏锦凰紧蹙眉头,面色缓缓凝重——

这娃子生起气来……居然……

如此的可爱啊!

看这白嫩嫩的小脸蛋,看这漂亮的琥珀色眼睛……

啧啧,要是长大了……该有多帅呀!

也许……

她眼前骤然一亮——

可以玩养成!

打定主意后,苏锦凰直接无视掉了那一连串严肃的声明,一把就将他拉过来扯进怀里,蹭着他柔嫩的小脸蛋:

“哎呀小可爱别调皮啊,乖乖睡觉觉,明天姐姐带你去买糖吃哟!”

“本……本王说了!本王……才不是……什么小可爱……放……放开我!”

可爱的瑞王爷使劲挣扎,拼了命的想为自己捍卫地位,可是他忽略了一点——自己娶回来的可是单挑过全京都武士的苏家二小姐啊,能挣脱可就怪了!

于是乎,一分钟后,威风凛凛,精致绝伦的“小可爱”瑞王在有生之年里,第一次被人家当成抱枕,这般屈辱地躺在自己新婚妻子的怀里。

而苏锦凰抱着个软绵绵的小不点,鼻息之间是淡雅的檀香,自是十分舒坦,很快便带着满意的微笑梦会周公去了。

传言中神秘莫测,俊美无双的瑞王,便这样想动不能动地度过了自己的新婚之夜……

子时。

月光缓缓地探进镂花木窗,渐渐蔓延到躺在床上还在挣扎的小人,然后,那小人身子一颤,几缕光芒弥漫开来。

令人惊奇的是,那小人的身子竟逐渐伸展,伸展——

最后,竟长成了一个颀长健美的俊美男子!

而在那朦胧的光芒里,一张精致绝美——俨然是方才小童的放大版的面容缓缓映现。

墨发如瀑,面如刀削,剑眉星目,薄唇慵懒地勾起一道诱人的弧度。

男子微微抬手,眉目清浅淡雅,淡淡的白雾弥漫在他的周身,优雅如同谪仙。

可是此时,那俊美的面容上浮现的却是与本尊气质极为不符的恼羞成怒——他咬牙切齿地看着身旁,俨然把自己当成抱枕睡得正香的女人,真是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

可恶……居然敢把他堂堂瑞王当成抱枕!还敢叫他什么……“小可爱”!

这女人真是嚣张——该死的!

俊美男子眉目一沉,冷哼出声,手中真气萦绕,向欲正睡得香甜的苏锦凰击去,却又突然滞住了,绝美的面庞上露出一抹迟疑——不行,皇兄说现在还不能动她,除非……

哼……算了!

那就再让她逍遥几日!反正今日之仇,他瑞王记住了!

不甘心地收回手,男人眉头紧蹙,瞥了一眼睡姿不雅的某人,嫌弃地哼了一声,而后起身,踱出房门。

长袖一挥,房门无风自闭。

地上,还静静流淌着白月光。

小小夫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