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弟控皇上

  第二天,苏锦凰是在惊吓中醒来的。

没错,就是惊吓——

对于苏二小姐,哦不,现在应该叫瑞王妃来讲,没有什么比在横扫劫匪,大展身手的时候突然摔了个狗吃屎更为惊吓的了!

更痛苦的是,眼看心爱的老王肉包子被那满嘴流油的劫匪抓在手中,在即将扔进血盆大口的弥留之际,发出了悲惨的哀嚎,而她却鬼使神差地,好像被人抓住了一样出不了腿,只能狼狈地倒在地上,痛苦地高呼——

“不——要——啊——!!!”

结果这一喊,她自己也被超高音贝给震撼到了,直接就惊醒了——

倏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就是红锦锈鸳鸯戏水的床帷,她这才意识到那个惨绝人寰的遭遇是个噩梦,不由大大松了口气,抬起手想要擦一下额头的冷汗,却突然发现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她的手脚……居然被人拿绳子捆住了!

怪不得刚才,梦中出腿不了呢!

危险地眯起双眼,但她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因为一个更加严肃的问题浮上脑海——

想她苏锦凰横行霸道……啊呸——应该是行侠仗义多年,京都上至官家子弟,下至流氓地痞,有哪家小子敢对她得瑟几句?可现在,居然有个杀千刀的,敢把她捆起来!

暗自冷哼几声,苏锦凰咬牙切齿,确凿地认准了一件事情——

一定就是昨天那个踢轿子的混账!怕明着来打不过她,居然敢来阴的!趁她睡觉的时候来偷袭!这可是关乎尊严的头号问题啊!

哼哼——这人是铁定要跟她杠上了!

不过嘛……

低头看向手中绑得十分紧实的绳子,苏锦凰不屑一顾地撇嘴——

他难道真以为这几根小破绳就能困住她?

啧啧,真是太天真了!

黝黑的眸子里闪现出一道危险的光芒,苏锦凰抬起双手,缓缓气运丹田——

“啪——”

看似结实的绳子瞬间绷断,她得意地挑挑眉。

啧啧,就这点本事!?看她现在就去把这偷袭的王八蛋给——

“嘎吱——”

就当苏锦凰正豪气冲天地一个鲤鱼打挺,打算出门算账的时候,一直紧闭的房门突然被推开,有人踱步进来,她止住脚步定睛一看,原先不屑一顾的的面容上瞬间换了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笑得连漂亮的杏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小可爱——你想姐姐了吗!”

正打算踏进来的小人儿倏地动作倏地一滞,僵硬地一节一节地抬头,对上面前笑得灿烂得过分的少女,面色瞬间黑了大半——

“不准叫本王小可爱!!!”

真是天杀的,为什么皇兄会选中这个女人!

我们高贵的瑞小王爷,此时只觉得头疼得厉害,脸色铁青地上下打量着正用星星眼紧紧盯着他的苏锦凰,更加觉得自己皇兄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除了有几分姿色外,这女人哪有半分可入眼之处!

而且行事举止更是……

不——可——理——喻!

问世间哪个女子会如此惊世骇俗!?

虽然他泱泱大天耀民风开放,女子也可学习武艺,精读兵法,上战场保家卫国,但从未见过像苏锦凰这般如此“开放”的!

如果本文可以动漫化的话,亲爱的读者们一定可以看到,瑞小王爷那精致可爱的面容上,赫然冒出诸多“#”的奇异景象。

深吸口气,想到昨晚北冥影卫给他呈递的资料,他就不由得面容铁青——

好吧,单单讲一下她京都里那显赫的名声和一连串的“光辉事迹”——

京都第一勇士?

京都第一侠女?

八岁的小刑捕?

十三岁的比武招亲桂冠?

……

隐隐有种惨不忍睹的烦躁感,瑞小王爷的脸色越发青黑——

好吧,就算不提这位“好汉”的当年勇,但最最最令他瑞王险些摒弃往日高贵冷傲的气质,而只为了掐死她的是——

她居然敢叫他……

小——可——爱——!?

额头隐隐有青筋迸发,瑞小王爷冷冷睨她一眼,却见她毫无自知之明地,仍用一种看儿子的目光炯炯有神地凝视他,很直白地告诉他——

这些惊世骇俗的事情她都做了!

而且一样不少!

还做得轰轰烈烈豪气冲天一丝不苟!

他险些又没能控制住自己,差点就要违背皇兄的叮嘱,把这女人轰出瑞王府!

再次深呼吸——吐气——

再呼吸——再吐气——

瑞小王爷暗暗告诉自己要冷静,绝对不能影响大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平复情绪,努力恢复平常清冷的声音:

“好了,既然你已经起身,那就快些梳妆,我们要进宫见皇兄。”

见皇兄?

苏锦凰一愣,歪头想了想才记起来自家小可爱是当今圣上的同胞亲弟,按理说成亲第二天要见家长,现在应该就是这个道理。

她暗自点点头,正打算好好打扮一下,可刚走几步就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立马停下脚步转身,愤愤不平地卷起袖子抓住面前小人儿的手臂——

“不行——还不能走!!!”

“嘶——!”

原本以为她不会再出什么乱子的瑞小王爷正准备转身走出去,却又猝不及防地被人给抓住,细嫩的皮肤瞬间传来拉扯的疼痛,他倒吸一口凉气,冷冷瞥去。

只见他的王妃正咬牙切齿地握拳,满脸忿忿之色——

“昨天那个踢我轿门的那个杀千刀,今早居然又来偷袭我,绑住我的手脚害我吃不到包……不,是做噩梦——今天绝不能轻饶他,定要把他扁成猪头!”

闻言,瑞小王爷的面色更黑了,冷哼一声,使劲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等到苏锦凰反应过来时,自家小夫君已经走得远远了,她急忙高声唤了几句“小可爱等等我呀”,可这话一出更是瞬间连人影也不见了。

她只好先暂时放下去寻仇的心思,唤来一旁已经看得目瞪口呆的丫鬟,帮她梳妆打扮一番——

毕竟见的是皇帝老兄,她虽然生性过于洒脱了些,但还是懂得,抱大腿也是必要的啊!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就当瑞小王爷在马车里等得有些不耐烦时,轿帘终于掀起,苏锦凰缓缓走进,他顺势瞥了一眼,冷漠的神色突然微滞,一丝惊艳划过。

但很快,他便收敛起眼底那抹淡淡的惊艳,又换上那副冷傲清淡的尊贵模样,对着帘外清冷出声:

“走吧。”

沉香紫檀马车便缓缓行进。

苏锦凰坐在马车里舒服的蚕丝座上,一手支着脑袋,一边暗道这王妃真不好当——不光说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真是热死她,再加上头上这些乱七八糟的珠花银钿,更是重得让她恨不得把脑袋摘下来。

几天前,她还就简简单单一身男装,一根玉簪束冠,峨冠博带的,多潇洒!

可现在……

她长长叹了口气——

唉……家有卖女求荣的爹,只能暗叹家门不幸啊!

莫约几分钟后,因为坐着无聊得不行,苏锦凰瞥了一眼正在看书的小夫君,主动笑眯眯地扯话题道:“嘿,小可爱!你和皇上的关系如何?”

听到这一称呼,瑞小王爷的面色又黑了几分,但他深吸口气,努力平静下来,恢复往日的冷淡:“皇兄与我同母同胞,自然很好。”

苏锦凰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接着问:“以前很少有人见到你,大都只是听说传闻,那你之前到底在哪呀?”

“……我师从天山老人,一直跟随师傅。”

“什么——天山老人!?”苏锦凰一听,突然惊叫着跳了起来,险些把头顶的孔雀同心髻给撞坏了,“是那个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奇人,天山老人吗!?”

妈妈呀这可不了得啊——天山老人……那可是个传奇人物啊!

据说二十年前,他以一身出奇入化的武功扬名天下,再无敌手,更为难得的是此人精通奇经八卦,文韬武略均登峰造极,被誉为天下第一奇人!

只可惜,十年前他隐居天山,不理世事,可赫赫威名依旧四海熟知,而且更是苏锦凰从小的崇拜的模范——仙风道骨,飘然云端,洒脱自如,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境界啊!

咳咳,虽然她现在差的有点远,只做到了洒脱自如,但这依旧无法撼动天山老人在她心目中崇高的地位!

满头黑线地看着,已然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苏锦凰,瑞小王爷默默地举起手中的书,暗道果然不应该和她讲话的——本来就不怎么正常,现在看来已经没法见人了。

时间过得飞快,在苏锦凰的满心憧憬中,竟不知不觉便到了皇宫。

瑞小王爷冷淡地收起书卷,率先起身掀开轿帘,看也不看一旁侍者伸出的手,径自平缓优雅地下了马车,动作行云流水,未见一丝不妥。

被晾在一旁的侍者还呆愣在原地,看着自己伸出来的手发懵,直到同伴悄悄上前拉他退下——

“你真是疯了呀!瑞王最不喜他人触碰,上次有个金銮殿的宫女不小心沾了他的衣角,就被贬到浣衣局,再不得入殿啊!”

那侍者一听,骤然心头发怵起来,小心翼翼地望向前面那道尊贵冷傲的背影,暗自庆幸自己真是死里逃生。

刚从马车上轻盈跃下的苏锦凰自然没有看到这一幕,她眼里只看到自家小可爱又走得远远了,嘴一撇,暗道——

养成实不易,古人诚不欺我!

但顾及现在是在天子眼皮底下,她也不敢过于造次,只是暗运轻功,看似优雅但又快速地跟了上前。

跟在自家小夫君身旁,瞧他精致的小脸蛋此时除了冷傲还是冷傲,苏锦凰心里有些痒痒的,不由开口逗弄他:“小可爱,你家皇兄平时有多疼你呀?”

正在行走的瑞小王爷脚步一顿,又很快继续向前走去,一句话也不搭理她。

苏锦凰还是锲而不舍:“小可爱呀你别害羞,姐姐又不会笑你!”

他脚步又一顿,但依旧恢复常态,冷淡地向前走去。

苏锦凰挑眉——这小可爱怎么都不开口,那要不……她眼珠子一转,就故作惊讶地一击掌:“莫非——你们俩有什么特别的,爱的互动!?”

“啪——”

瑞小王爷的脚步再次停下了,不过这次踩下的一脚力度极大,连鹅卵石小路上都印出了深深的脚印。

苏锦凰一愣,而后喜上眉梢——有戏!

果不其然,这精致漂亮的小人僵硬地一节一节扭头,面色黑得可怕,从牙缝里挤出冷冷的几个字——

“那家伙……脑子有些不正常。”

但比起你来,差得远了!

而后,再不理会身边这简直要他抓狂的女子,迅速地拂袖而去。

罪魁祸首瑞王妃苏锦凰,听了小夫君冷冷的一席话,便杵在原地,苦思冥想到底皇上是怎么个不正常法。

金銮殿。

浓郁的龙涎香在紫金香炉里缓缓燃尽。

馥郁熏香袅袅。

鎏金龙椅上,英气儒雅的男子正批阅奏折,眉目俊朗如画,一袭明黄龙袍,周身贵气,浑然天成。

这就是天下第一大国,泱泱天耀的当今圣上——

轩辕君睿!

书桌旁。

这已经是小承子自进宫以来的三个月里,不知是第几次发呆了——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中途还是因为幸运被皇上挑中,在这金銮殿当一个小小的旁侍,但他却无比感激老天给了他一个如此珍贵的机会——

让他能够进宫侍奉皇上!

让他能够这么近距离地接近皇上!

天啊……

这简直就是祖上烧了八辈子的高香,才积的德啊!

再次沉醉在皇上英气俊朗的面容和那浑然天成的贵气里不可自拔,小承子简直幸福地要哭出来了——

皇上自出生那刻便被封为太子!

八岁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在诸多皇子中独领风骚!

十三岁带兵南下,收复南疆,统一天耀!

十六岁登基,举国狂欢,四海来庆!

在位两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万民爱戴!

是的!我泱泱天耀吾皇就是这样至高无上!

就是当之无愧的——

万——人——迷——!

正当小承子沉溺在对自家皇上无以伦比的滔滔崇拜中时,一道同样如他家陛下那般尊贵绝伦,却更显清冷傲意,而且明显小了一号的身影缓缓踱进殿内。

轩辕君睿听闻脚步声徐徐而至,专心致志的眉目一动,俊美面容渲染上了一抹优雅的微笑,缓缓抬头,望向来者……

“啪嗒——”

绝佳的青花瓷狼毫笔砰然掉落,砸在砚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回音久久。

小承子被声响唤回神智,下意识地转头一看,然后,看到了让他这辈子,都难以置信,难以泯灭的惨痛记忆——

方才正优雅书写的皇上现在早已不在,还留有残温的龙椅此时空空,而主人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殿下,可脸上全然没有方才的高贵优雅,只剩下欣喜若狂的激动和情深似海,轻启红唇,向着殿下那个小人深情呼唤道——

“卿弟——!”

而那个小人似乎早有防备一般,淡漠地一转身,精确地避开了皇上深情的拥抱。

而他最最最高贵敬爱的皇上……

小承子惊恐地瞪大双眼,颤抖着双唇,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一脸情深,锲而不舍地飞扑过去又被人家屡次避开的男子——

居然是他最最最最高贵优雅敬爱崇拜的皇上啊……?

啊啊啊啊啊——!

眼前一黑,小承子承受不住这样惨痛的打击,浑身瘫软,径直往后倒去。

但好在有同伴及时扶住,他看着面色惨白的小承子,暗暗叹息——

都怪皇上在他心目中太过圣洁高贵,当他看到这一幕自然无法承受。

唉,谁叫咱们天耀吾皇,样样都好得不似凡人,可偏偏就是个……

这时,苏锦凰也一边思忖一边走进金銮殿,而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一扑一闪的戏码。

看着那身着明黄龙袍,此时所有高贵优雅都丝毫不剩,只顾深情地追逐自家小可爱的俊美男子,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机智美丽的苏锦凰同志立马就明白,自家小可爱说皇帝到底哪里不正常了——

原来……皇上是个……

弟控啊!?

弟控皇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