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修仙记(六)

  楚悦瞥了眼某人的大窟窿,好心的扔出了一瓶丹药,“这匕首又不是什么法器,不是可以自己修复的么?”

“所以,小悦悦还是舍不得我受伤对不对?”某条妖孽蛇离开的时候笑的像只偷腥的猫……

楚悦懒得理,她在想刚刚出现的提示来着。

“炼化圣珠所需之物——妖王内丹。”

以人体为炉鼎,精气神为药物,而在体内凝练结的丹。

拿走的话,会死吧……

---------------------------------------

翌日清晨,唐梦灵醒过来就跑到楚悦的地方,“大师姐,你有没有事?我发现自己出了点问题……”

“怎么了?”楚悦默默的推开面前的粥,拿起馒头,一点一点掰着喂到嘴里。

“那啥,我晚点再说吧……”唐梦灵看着上次被救的那个人也坐在一边,向自己有礼的笑了笑,随即殷勤的将楚悦推开的粥递了过去。

楚悦冷冷的扫了一眼对方,再次将粥推开。坐在一边一直温和有礼的某个书生突然眉眼弯弯,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唐梦灵惊悚了——这么诡异是要闹哪样!我才睡了一晚上好么?

楚悦表示,不是姐不喝粥,是唇瓣不止红肿,还破了很痛好么?最最可恶的是——那条蛇的牙齿是有什么术法么?为毛线姐居然不能用法术治愈呀喂!

最后只好用了个小小的障眼法让人看不出来,不过——碰到还是会痛的好么?

楚悦机械的吃着馒头,觉得果然应该拿走对方的内丹啥的……

三人就这样用着气氛诡异的早餐。

这时,从外面来了一个镇民,他焦急的道:“楚姑娘,出事了。”

“别着急。慢慢说,怎么了?”楚悦站起身温和的道。

“有很多人突然病倒了,而且昨晚上又有一家的姑娘不见了。”

……

送走了镇民,楚悦缓缓走回桌边,低头沉思。

“大师姐,大蟒不是被我们杀死了吗?难道周边还有妖物?”唐梦灵也皱着一张脸问道。

楚悦听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直直看向隐寒。

本来一直倚在一边漫不经心的隐寒对上楚悦冷厉的双眼,笑的眉眼弯弯,“为何一直看着我?小悦悦是发现我的魅力被迷住了吗?”

“你昨天离开客栈去了哪里?”楚悦抿着唇,冷冷的问道。

“……你怀疑我?”隐寒面色一变。

“昨晚的客栈没有你的气息。”楚悦顿了顿又说道:“大蟒是被杀死了……”她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就不再说话。不过那样子明显是要他给出一个交代。

“我……”隐寒一向弯弯的双眼此时微微眯起。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生气,又不是没被人怀疑过?为什么自己想要解释昨天自己的去向呢?只是——

“呵,就算是我做的那又如何?我还要向你解释吗?”隐寒一向流光溢彩的双目射出幽森的光。

楚悦双眼一抬,淡淡的道:“最好不是你,不然……”楚悦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说这句话?天门的大师姐吗?呵……恐怕……”隐寒讥诮的话语渐渐消音,声音和身形消散在了空气中……

楚悦没有阻止隐寒的离开,只是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唐梦灵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她还有事情没说来着。

……

楚悦回到房间,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然后收拾了一下,便悄悄的循着隐寒的方位追了过去。如果没有猜错,隐寒现在走的方位,应该会遇到龙族。

虽然出了少女事件,不过,相信大致剧情还是不变的——隐寒吞噬人心,引来了龙族的干涉。

现在应该是妖王跟龙族大战,自己倒是可以趁机取内丹。

虽然正面跟隐寒对上,胜算还是有的,只是这样岂不是更保险?

楚悦眼里冷厉的红芒一闪而过,握了握手中的东西。

---------------------------------------------------------------------------------------

果然,当楚悦循着气息到了一片树林的时候,就看到一条巨大的银蛇和一条金龙缠斗在一起。

风卷狂云,树叶被刮起,四散飞开。

龙蛇争斗的不相上下,只是突然间——龙身发出金黄色的光芒,不知为何银蛇一滞。竟然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银白色的鳞片在空中熠熠发光,蛇身渐渐泛起了一阵白光……

银蛇落地时,已经回复人身,艳丽灼热的火红色头发,配上散发着森森幽光的碧绿竖瞳——红发碧眸的妖王。此时的他,微微有些狼狈,半撑在地上,额头上有些微细汗,几缕红发黏湿沾染在上面,只有一向笑的妖孽的狭长双眼闪着幽暗的光芒……

另一边的巨龙在空中盘旋了几圈,龙身渐渐泛起一阵金黄色的光芒,就这样在空中变为了人形。一身绛紫色长袍配上腰间金色龙形玉带;耀眼的金色长发配上淡金色光芒的双眼,俊美的五官有着微悯的神情。他就这样在半空中淡漠的俯视着下方。

金发金眸的龙族太子——苍睿。

只是红发碧眸的艳丽男子,一袭青衫,胸前却是大片大片幽暗的血色。

那个位置——不是?

楚悦眼神微微一紧,难道他昨天竟然没有用法术治愈,所以刚刚才很自然被龙气侵入,鲜血不断的涌出,怎么都止不住。

楚悦闭了闭眼,这个白痴。

……

“蛇妖,你既已修炼如此邪恶的功法,做出丧尽天良之事,今日就该是你的死期。”苍睿目光漠然的俯视着地上的隐寒,手中金光大盛,金光渐渐演变成一只金色龙爪,向着隐寒飞速袭去。

突然,一只猩红的箭矢与幻化出的龙爪相击,一时间火光四射,晃得人眼都睁不开……苍睿微微侧过头,半垂下冷淡的眼眸,一会儿过后再抬眼看时,哪里还有隐寒的影子……

……

一身黑色锦衣的楚悦,头上覆盖着一层黑纱,艳丽的赤色双瞳一片幽暗。她扶着隐寒飞快的穿梭在丛林中,最后又来到了上次的蛇洞,楚悦甫一进入就封闭了周围的气息,再将蛇洞隐藏了起来。做完这些,才将隐寒扶到里间石洞。

期间,隐寒一直眉眼弯弯,嘴角噙着愉悦的笑意。“……就知道小悦悦舍不得我。”红发碧眸笑的妖娆。

楚悦低着头,只是摆弄着手中的药膏,给他敷上,淡淡的道:“你是白痴吗?这种伤口,昨天就应该自己治好。”

隐寒停顿了一下,才说道:“……因为是你留下的,我不想它这么快就消失……”虽然是说笑的语气,但楚悦却听出了其中的认真。她上药的手顿了顿,随即更为认真的仔细涂抹着伤口。

涂完后,楚悦抬起头,看着隐寒的双眼,异常认真的道:“不要喜欢我。”

隐寒一愣,随即笑道,“你是在指你的身份吗?我知道的……这样,我们不是很配吗?”

“不……不是身份……”楚悦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道:“我不是来救你的……我是要向你借一样东西。”

隐寒笑了笑,摊开手道:“你想要什么?”

楚悦抿了抿唇:“我要你的内丹。”

隐寒嘴角的笑意还来不及收起,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知道……你拿走内丹后,我会怎么样吗?”

“我不知道……但是不论后果是什么,我都要拿走。”楚悦双手负在身后,不由得握了握手中的东西,面无表情的说道。

隐寒一怔,眼神突然变的幽暗,他忽略掉心底的刺痛,轻笑道:“虽然我很想答应你,不过……我还是很爱惜自己这条蛇命的。”

楚悦并不答话,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他。

隐寒突然双瞳一缩,随即面色青紫的道:“你,下,药?”他隐含着深沉的怒气一字一句的用着疑问的语气陈述着。一向或是笑的弯弯或是眯起来的双眼,此时紧紧的盯着楚悦,那里面是痛苦,是怨恨,还是桀骜讥讽……

“……只是一些魔星粉,让你失去知觉而已,这样就不会有痛苦。”停顿了下,楚悦微微垂下双眼,淡淡的说道。

“呵呵,真是好手段!从第一次见面你就在谋划了吧?我一直以为你只是高级魔族,没想到你居然会有魔星粉。”隐寒低低笑道,肩膀都在打颤,像是在自嘲,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碧绿竖瞳泛着幽幽的光泽,“你为何会在天门?墨镜痕是你什么人?”

只是他没有得到答案,因为他的眼前越来越模糊,他晃了晃头,最终还是抵不过魔星粉的药效睡了过去。

楚悦静静的等了一会儿,这才放松下来,她揉了揉僵硬的脸颊,渐渐走近,蹲了下来,看着昏睡过去的隐寒叹了口气。

她的一只手渐渐泛出一阵黑雾,移到隐寒腹部,五指缓缓没入其中。不一会儿拿出手,沾满鲜血的手中多了一颗泛着金色光芒的珠子。

楚悦收好珠子,垂下眼眸看着隐寒艳丽的面容苍白如纸,缓缓将先前手中的东西放了进去。双手拂过其腹部,一阵黑雾弥漫过后,腹部再次变得白皙平坦。

夏风浅若
今天,宝宝不开心,因为宝宝被人骗了,但宝宝的闺蜜们还仍相信她……

修仙记(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