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穿NP(番外)

  “一染红尘终身误,所亲所爱恨终生。”

爹娘死的时候,我遇见了说这句话的人。那时的我还小,虽不大懂得其中的深义,却隐约知道他在说什么。

——是我害死了我的家人。

据说我出生时,天空中笼罩了大片的乌云。邻居都认为是不祥之兆,可我的家人却不相信,仍是异常的疼爱我。

只是,在我周围的动物一只只慢慢消失后,周围的人看我的眼光渐渐变了。直至父母的死亡。

他们都说我是天生的克星,克死了父母,所有人都离我远远的,像是害怕下一个就是他们自己。

呵,怎么会呢?你们既不是我的所亲之人,也不是我的所爱。我不屑的想着,内心变得越来越冷漠。

在我最为无助之时,我遇见了我的师傅。

那时候,我大概是在跟隔壁家的二黄抢骨头吧?他悠悠然的坐在一边的茶棚里喝茶。

直到二黄咬破我的手,却自己抽搐着死掉后。他才来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顿了顿后,随即狂喜。

后来我才知道,他便是当世神医。

我感激他带走了我,不然又怎么会有下一任神医兰倾雪呢?

所有人都传神医收了一名弟子,可是他却从不让我叫他师傅。我想他是不是怕跟我太亲近的话,我会克到他呢?

但是他是我那时唯一的信仰,我悄悄的在心里这样叫他。

师傅一天到晚都在药房里忙碌着,并没有时间理我。所以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给师傅做做饭,晒晒药草。然后就是放血——放满满的一碗血给师傅。

虽然很怕痛,不过师傅会给我包扎伤口,还会给我一些好吃的零嘴。那个时候心里便会感觉满满的,涨涨的,很舒服。因此即使刀尖划破皮肤很痛,放血的那一段时间依旧是一天中我最快乐的日子。

跟师傅在一起的日子,我越来越安静,师傅忙着制药时,我就在一旁看医书。这里有很多的医典古籍,而我有不错的天赋,很多药,我只要尝一下就能配出来。

我以前还希望着如同一般人那样,有着亲密好友,现在却觉得无所谓了,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可是,师傅死在了药房里,旁边有我的血。

他的死让我再一次认清了一件事——“一染红尘终身误,所亲所爱恨终生。”

原来,我一辈子都只能一个人,不能有所亲,不能有所爱。

这样,也好。

渐渐的,师傅被遗忘,我成了人们口中的神医。

在厌烦了名利之后,我开始了游历。走过一个与一个地方,摆摆医摊,为没钱看病的百姓看看。我喜欢看那些寻常人家的欢乐。只是,我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总是不长的——为了防止牵扯不必要的情感。

有人说,我就像是供奉在神台上的蜡像——离他们很远。

我始终记得我这一辈子只能一个人。

又一次,我搬到了一个小镇边。

在这里,我明白了“一染红尘终身误”的涵义。

那天,我如同平日般去出诊。命运安排我看见了河滩上的一抹青翠。

后来的时间,我常常想,如果我没有带回她,就不会爱上她,那么她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呢?

“神仙哥哥......”

这是她说的第一句话。当时并未觉得如何在意。直到后来,午夜梦回,这四个字却是凝结在心底最深的痛楚。

我知道她喜欢我,却没有回应。最开始是不在意,而后来却是不能——“所亲所爱恨终生”。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呢?

是那些黑乎乎的焦饭,是那件做工惨不忍睹的白衣,还是她一次又一次在黑夜中等候的瑟瑟发抖的身影呢?......

我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在那一行人拿着画像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担心他们找到她。或许,更早就动心了吧,不然怎么会在一个地方停留这么久呢?

在看见她惊慌地冲进来只是为了确认我好不好时,那焦灼担忧的眼神除了爹娘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雪大哥放心,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当她说出这句话时,眼里那满满当当的爱慕与小心翼翼的期盼让我的心突然狂乱的跳了起来。它似乎想要表达什么——但,不可以。

指甲深深嵌进肉里的尖锐疼痛唤醒了我。我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我不止一次的想,如果那时候我告诉她那句话,然后带走她会怎么样呢?

可是没有如果。那个人来了——她的父亲。

我不知道怎样来形容第一次见到他的感觉,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他只是淡淡的扫了我一眼,然后施施然的坐到了正中一语不发。

他在等人。

我当时就想到这大概就是小悦口中的父亲,只是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或许是我的目光扰了他,他抬眸看着我——那是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被它注视着,就如同自己是它即将狩猎的猎物一样。

我缓步移到了窗边——我讨厌这样的视线。

“我一直好奇她会喜欢什么样的人物。她总是无意间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我听见他淡淡的说道。我敏锐的发现了声音平淡无波中有丝丝自豪,还有些无奈。

正因为我知道他说的是谁,所以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浓厚。

因此,在小悦要跟他出去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拉住了她。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如果不拉住她,以后就再也见不着了。

最终,我还是没有留下她。我甚至想过为什么我学的是医术,而不是武功呢?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又见到了他。

真是荒唐!他要娶小悦?父亲娶自己的女儿??

我终于知道是哪里奇怪了。是他对小悦的态度,他看小悦的眼神——那分明是交缠着爱意与霸道的浓烈的独占欲。

大概是我惊愕愤怒的神色愉悦到了他,他竟然轻笑出声,“你,相信前世吗?”

他的神色带着兴味与淡淡的嗤笑,“在她八岁那年,我做过一个梦。梦里她是世家小姐,还有一个是魔教护法......呵呵,最后他们死在了一起。”

他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我却知道那表示的是不屑。“真是愚蠢的做法。想要她便把她绑在身边,无论谁喜欢她或是她喜欢谁——就杀了谁。”就连说出如此霸道狠辣的话,他的语气依旧淡然。只是那双深邃的眸子散发着强大凌厉的自信。

后来我才知道,他这样说也这样做了。因为楚沐喜欢小悦,所以逼楚沐娶公主;知道帝玄囚禁了小悦,所以一夜之间重创了魔教......

“那又能如何,她喜欢的依旧是我。”我听见那时候的自己声音无悲无喜的这样说道。

心里突然觉得很好笑。一直不愿回应她,却在这种时候提起,心里觉得满满的。

她喜欢的是我。

就是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我熬过在暗牢的那段日子。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睡着什么时候是清醒的,因为眼前一直是她的身影。

不可以死掉,好想再看她一眼;

怎么可以死掉?我还没有亲口告诉她——我爱她。

……

-------------------------------------------------------------------------

丛林深处,云雾缭绕,隐隐有钟声传来,小小的古寺便藏在这深山之中。

一穿着僧袍的身影,挑着两桶水,缓缓的行走在山路中。

他的面容虽有掩不住的风霜憔悴,却极其的俊美。通身淡然的气度让他整个人显得安静异常。

这时,一个小沙弥跑了过来,“会空,有人来找你了。”

被叫做会空的僧人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挑着水缓缓走着。

等他到时,小沙弥口中的那人,已经端坐在椅子上喝茶。那人抬起头来见到他,温文一笑,道“看来神医过的不错,那我便放心了。”

原来这僧人便是兰倾雪,而来人则是楚沐。岁月的刻画让当年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变成了气质卓然的沉稳男子。

兰倾雪淡然回到:“神医早就死了,贫僧会空。”

楚沐低头一笑,并不作答,起身整了整衣袍,准备离开。

“你,还在和他作对?”在楚沐快走出门时,兰倾雪的声音轻轻的响了起来。

“......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保住了小悦的尸身放在自己卧室里。我总得拿回来才是。”楚沐的声音有些冷了。

“她……定是不想看见你们这样。”

楚沐沉默良久,嗓音干涩的开口道:“……生活总得有个目标。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了她,我要做什么……”

这下却是一阵窒息的沉默。

楚沐深吸一口气,提步而出,空气中传来他苦涩的叹息,“会空,会空……一切真的会成空吗?……”

兰倾雪身子募的僵硬住。

他无意识的摩挲着袖口僧衣下的布料——微微泛白的衣角,依稀可见蹩脚的针脚。

“‘一染红尘终身误,所亲所爱恨终生。’……是我,是我害了她。”沙哑的嗓音不复清淡,低低的喃喃道。泛白的袍袖上隐约有晶莹一闪而过。

“就罚我一辈子长长久久的活着,日日痛苦,夜夜煎熬……”

“……等下辈子,我求阎王让我投个好命……再来找你,可好?”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可能会出现防盗章节~~~~

请点开的亲亲不要担心白花钱,因为购买后,楚楚再修文是不会收钱的。准时四十分钟以后,就会换成正文啦。正文的字数比防盗章只多不少的。

【如果给大家造成了不便,楚楚道歉——鞠躬【抱住大家,怕麻烦的亲亲,可以在发文四十分钟之后再看。

最后郑重再说一次,第二次点进来绝对不会再花钱。【楚楚严肃脸。

ps:想写小黑,想写表哥,想写教主,想写慕大哥......可是唯独不敢写父亲大人。强大的内心楚楚表示无法理解。最后写了神医。是因为其它几个觉得交待清楚了。【笑,而且写神医可以带出父亲大人。

古穿NP(番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