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穿NP(十一)

  楚悦瞪着手中的粗布麻衣,面无表情。

在她面前站着一膀大腰圆的中年嬷嬷,她一手执鞭,一手叉腰,趾高气昂的道:“哼,圣教从不养闲人,上面吩咐下来,你做完一天的活,才能给你饭吃。”

“啪”的一声,鞭子破空的声音响起。“愣着干什么?赶快换上了跟我走。”

冷静,注意形象!嬷嬷什么的,绝壁拥有“扎死你”技能。能屈能伸才是真汉子的说。(?)

楚悦抿了抿唇,淡淡的道,“嬷嬷请回避一下,我换衣服。”

“呵,哪那么多时间让你磨蹭?快点!”嬷嬷冷笑道,随即又是一声鞭响。

好,好凶残!呜呜,高贵冷艳神马的,在嬷嬷面前好伤不起!

———————————————————————————————————————

烈日炎炎,穿着粗布麻衣的女孩子,精致的小脸却是一片惨白,额头布满汗水。点点滴滴顺着脸颊淌下。额际的发,因黏湿而紧紧贴在脸上,显得异样的狼狈。她提着大大的水桶费力的蠕动着,而在她的身后,中年嬷嬷一步一步紧紧地跟着,只要她稍有休息,便是一鞭挥下。

空气中似乎全是鞭子呼呼作响的声音。尖锐的疼痛落在她的背上,有如被火焰灼烧般,*辣的疼痛着。她紧咬着唇,眸子却依旧淡然澄澈。苍白的的唇被咬出一道鲜艳的血色。

尽管她做着最粗使的活计,穿着奴仆的衣物,她脊背依然挺直,犹如雪地上的寒梅,傲然不屈;又似冰山上的雪莲,淡然澄澈。

——以上,纯属路过的教主大人的视角。

在鞭子破空发出声响时,楚悦内心一颤,差点就抑制不住的东跳西窜开去......但是,系统君提示,教主大人在呀喂!作为高贵冷艳的傲雪寒梅怎么可能做出那么猥琐的动作的说!

可是,泥煤的!真的好疼!

呜呜,楚悦在心里一边诅咒身后的嬷嬷人头驴身,一边唱:我有一头*毛驴,我天天都要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她去赶集。我左手拿着小皮鞭,右手握着针,一鞭下去还不够,我再扎死你......

突然,内心正欢的楚悦停了下来,因为她面前出现了一抹艳丽而张扬的红色。一直面色紧绷的嬷嬷立马谄笑的上前叩首。见帝玄看着楚悦,那嬷嬷又凑上去道:“教主,您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管教她。”

帝玄扫了她一眼后,一双意味不明的眸子直直看着楚悦,而她放下手中的水桶,挺直脊背,淡淡的回视。一副“姐是高岭一枝花,人世谁能摘下它?”的冷傲姿态。(......不忍直视。)

帝玄本想来看看她狼狈的模样,以及跪在他脚边认错的情景,然后狠狠撕碎她的冷漠高傲。谁想先前那一幕,却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他想着只要她认错便好。可是这个死女人......

帝玄胸中一股闷气,气势外放,导致周围的压力瞬间剧增。众人皆不明所以,额头冷汗涔涔。那嬷嬷见帝玄一直盯着楚悦看,自以为明白了教主大人的意思。她转了身,对楚悦喝道:“大胆,见了教主还不下跪?”说着,一鞭子甩在了楚悦的膝上。

“唔嗯......”她双膝一软,便跪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一切声音她全然置若罔闻,疼痛截断了她的呼吸,让她只能喘息着,几乎要以为膝盖骨已经因为那一鞭而断裂。

鞭子甩弄的声音再度响起,她微不可查的瑟缩了一下。“住手。”本是淡淡慵懒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响起,阻止了再次落下的鞭子。

帝玄冷冷的盯着瑟瑟发抖的嬷嬷,片刻后凌厉的道:“来人,废了她的双手。”

待有人将面如死灰,磕头求饶的嬷嬷带下去后,帝玄这才看向楚悦。她撑起手臂,颤颤巍巍的想从地上站立起来。却只能无力的一次又一次摔下去。是那么的狼狈,那么的无力。

帝玄突然有些后悔,她不应该是这样的。

张扬的血红衣袍渐渐走进,扶住她再次摔下的身体。手碰到背部,摩擦着粗糙布料碰上伤口时,楚悦疼得眼眶中蓄满泪水。

她仰起头来直视着帝玄,澄澈淡漠的眼眸,帝玄怔了一会儿,似乎看懂了,那里面有的是深深的冰冷和——嘲弄。

(楚悦:你以为打一棒子给个枣儿,姐就像虐恋情深里的女主一样跟你相爱相杀了吗?去泥煤的虐恋情深呀喂!!)

他扶住她手臂的双手渐渐用力握紧,楚悦疼的额头冒汗,唇角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她薄唇张合,冷冷的道:“何必惺惺作态,又想到什么新法子来使了吗?呵,你从我这儿什么都得不到的。”她笑了,不过却是那么的刺眼!

帝玄也笑了,艳丽张扬的面容有着夺人心神的震慑力。他松开手,漫不经心的道:“呀,被你看穿了呀!本来还想看你爱上本座后,***求着本座上你的。啧啧......”他一手食指轻轻点着薄唇,唇角的笑意变得嘲弄讽刺。

楚悦脸色一白,随即是深深地厌恶。

就在两人氛围愈发沉重之时,一个下属闯了进来道:“启禀教主,分舵进献给教主的绿倚阁花魁已经安排到了内院,据闻排了一出独特的歌舞请教主欣赏。”

帝玄笑意变大,他定定的看着楚悦道:“想必她初到此处定是极为不习惯,既如此,你便过去服侍她吧!”堂堂楚家小姐却要服侍一个最底下的□,本座倒要看看你能傲到几时。

楚悦只能对他怒目而视,那视线灼热的像是要将他射穿......(终于不用做粗活了,欧耶!姐表示这种身份折辱神马的,小case啦!)

帝玄似是对她这种“仇恨”的眼神很是享受,他以手温柔的触摸着她的脸颊,嘲弄的笑道:“现在,我们便一同去看看你将要服侍的主人吧。”

--------------------------------------------------------------------------------------

层层叠叠的白色纱幔纷飞,朦朦胧胧的烟雾缭绕,营造出一种世外仙殊的意境。一条白纱横贯而出,一位女子顺着白纱飞下。她姿容绝美,白皙的肌肤散发着玉一般的光泽,弯而细的双眉,衬着那双宛如秋水的黑眸,天真中带着诱惑,长长的黑发直接披散在肩上,因微风的撩拨而漫漫飞舞。在烟雾映衬下,隐隐绰绰的犹如仙子般。

朱唇轻轻开合,流泻出一串引人沉醉的的音符。“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周围的人都沉浸在了这美妙的歌声当中,只是楚悦在第一眼看见这人起就大吃一惊——单飞飞?再听这歌,必是她无疑。

帝玄到是注意到了楚悦的变化,只不过是以为她只是对服侍这人心里不舒服而已,便没有在意。

表演完后,单飞飞来到帝玄面前,在楚悦开口之前盈盈一拜,道“明月参见教主。”声如莺啼,婉转清脆,却带了一丝勾人的诱惑。

帝玄在她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她抱起,“明月?呵呵,好名字,怪不得能唱出如此动听的‘明月几时有’。”说着就横抱着她向内间走去。那明月却是娇羞的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只是临进去前,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瞥了一眼楚悦。见那人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两人自是有各自的想法。

......

楚悦在外间无聊的翻着白眼,屋内咿咿呀呀一个下午跟唱大戏的一样。最重要的是还不让自己出去呀摔!

终于,屋内*初歇,帝玄招了她进去。一股冲人的气味熏得她想夺门而出,地上衣物散乱,明月半掩于锦被之中,露在外面的雪肤上盛开着点点红梅,她眼神溢出慵懒餍足。帝玄却已穿戴整齐,他盯着楚悦,却对软软的卧于床上的明月温柔的道:“你初来乍到,需要人服侍,以后,她便是你最低贱的奴仆,你可以让她做任何事。”

楚悦瞪大了眼睛,随后苍白的脸色上呈现出一丝愤恨。

帝玄舒心了,他交代了一些事后,才噙着笑意大步离开。、

这下,只剩下楚悦,与化名为明月的单飞飞了。

“......二姐姐,你,怎么会.......”楚悦终是干涩的开了口。

单飞飞勉力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注视了她良久才缓缓开口,语调嘲讽的道:“你弄错了吧,楚家二小姐一个多月前就死了,我只是绿倚阁的一名□而已。”

楚悦结结巴巴的道:“二姐姐,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回去跟父亲解释清楚以后,就会没事的。”

单飞飞又看了她良久,想到在妓院里,楚怀空一脸淡然威严的说“单飞飞早已死去,我不知道你是何种妖孽,不过看在你带给我五年乐趣的份上,我便饶你一命。”

他早就知道!这五年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她扯起一边嘴角,自嘲道:“呵,早就回不去了。”

“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看不惯你这副嘴脸,单纯善良?呵,如果没有楚家那两个男人,你以为你会过的比我好?”

夏风浅若
注意:*是老,编编们不准用*毛这个词,于是用*,不通顺莫责怪哦~

古穿NP(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