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穿NP(二)

  炎炎的夏日,一身娇俏绿装的可爱小女孩,一个人在池塘边,看着满池得荷花一动不动。

本是路过此地的楚沐,望望天上的太阳,再望望池边的某萝莉,终究还是担心小表妹中暑。

她就坐在水池边,将两只嫩白的小脚丫伸进了水里,小手撑在身体两侧,小脑袋深深的埋了下去,让人辨不清神色。

“现下日头正毒,表妹还是早些回去的好。”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是楚沐。十五岁的少年身姿颀长,眉目如画,目若点漆,面容俊秀中带着英气。

(系统君:男主一号,初始好感度40。)

楚悦仿若未闻,只是将头低的更厉害了。

楚沐自咐着平日里自己与这小表妹并无太多交集,怎地今日恁是不忍见她如此孤单沉寂的模样。

虽如此想着,但到底还是上前了几步,微蹲下身子,柔声道:“表妹可是在看荷花?”

“怎不见伺候的下人?”

“这太阳太过厉害,小心中暑才是。若实在喜欢这荷花,我着人搬些到你屋里去可好?”楚沐平日为人也算温和,但骨子里却最是冷漠,他也不知,自己今日怎的这般好耐心。

不过再多的耐心,对方若总是不予理会的话,也是会消磨光的。就在他忍不住皱眉欲离开之际,一只莹白如玉的小手缓缓抓住了他的衣摆。

这手很小,大概只有他的一半大,看起来还带着一点肉乎乎的感觉,她就这样松松的抓了一角,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味道,似乎只要自己稍稍用力便能轻易的转身离开。

可是,看着依旧紧紧低着头的小女孩,她将自己锁在自己的世界,不能出来,也谁都进不去。而现在,她小心翼翼的将门对着自己开了一条缝。谁又能在这种时候一走了之,将其弃之不顾呢?

衣摆被抽离。她感到手中的触感消失,脊背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一会儿便又缩进了自己的龟壳里。

楚沐叹了口气,干脆坐到了她的身边,她依然低着头,身体却又是一僵,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系统君:好感度加10。)

平日偶尔见到两个表妹,虽然一个是沉默拒人千里,一个怯懦惧与人谈,但俱都是一副低着头的模样。楚沐打趣道:“表妹一直低着头,可是地上有什么宝贝不成。”

说着不顾对方的挣扎,双手温柔又强势的将对方的小脑袋抬起来,一张圆圆的包子脸很是可爱,虽然白嫩的小脸无甚表情,可是双眼却肿的跟个桃子一样,水润润的。

楚沐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他敲了一下楚悦的额头,调笑道:“可是被人欺负了在这独自哭泣?”

楚悦睁着一双桃子眼盯着他,他仍是笑着望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楚悦抿了抿唇,半晌才道,“没……嗝…欺负。”软软糯糯的童音明显因为哭得久了,还带着打嗝的声音。

楚沐温柔的帮她顺着气,循循善诱道:“那是出了什么事了。”

楚悦又低下了头。

“不可以告诉表哥吗?没关系,小悦不想说就算了……”楚沐假装有些伤心的道。

果然看见对方急切的道:“不,不是……”说着又停了一下,咬了咬唇后,嗫嚅道:“……我,想要娘亲。”

楚沐一怔,是了,从小就失去母亲,父亲又不关注的孩子,又如何会像平常的孩子那样活泼快乐的长大呢?

自己不就是这样吗?母亲死后便寄居在舅舅家里,还得步步小心,避免行差踏错。

他再次看向楚悦时,表情有着深深的怜惜。

(系统君:好感度加20。)

楚悦似乎是确定了面前之人的善意,她用带着哭意的声音委屈的道:“二姐姐……嗝……有姨娘…做的…荷花糕,而我……嗝……什么都没有。”肉嘟嘟的小脸皱成一团。

楚沐微微失笑,他一把抱起楚悦,亲昵的道:“小悦还有表哥呀,走,我们回去,表哥让人给小悦做荷花糕。”

楚悦双手揽住他的脖子,一双肿的通红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楚沐,然后小脑袋缓缓移向了楚沐。

楚沐只觉得鼻端一股清甜的气息和着淡淡的奶香味落在了自己的脸侧,耳边响起软软糯糯的童音“喜欢表哥……”

不管外表多么成熟,楚沐始终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不由得微微红了脸。

(系统君:好感度加5。)——

翌日起床时,楚悦感到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黑线,换任何一个娇弱小萝莉在烈日下呆好几个时辰,身体都会有不适的吧!

侍女们又在门外敲门了,“三小姐,今日是初一,要去给家主大人请安的。”

楚悦想着自己指不定得在这里呆多久,还是得好好和自己未来的衣食父母打好关系的说。因此,她认命的爬起来,迷迷糊糊的任那群侍女为自己梳洗。

直到有人揉了揉她肉乎乎的小脸,她才勉力清醒。原来已经站在了那个所谓父亲的书房前,而楚沐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楚悦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钻进了楚沐的怀里,蹭了蹭。(我们的职业准则就是,要时刻不忘的在任务对象面前卖萌地说。)

他搂紧了怀里的小肉包子,好笑的道:“小懒猫,没睡好吗?”

楚悦胡乱的摇了摇头。

他失笑,在楚悦耳边小声的道:“先去见舅舅,待会儿再回去睡觉。”

两人进了室内,迎面便是一股墨香,古朴的书房大气凌然。书桌后坐着的正是楚怀空。看容貌二十七八岁左右的模样。玉冠灵簪束着黑发,十分潇洒齐整,剑眉斜飞入鬓,高挺的鼻梁,薄唇微微抿着,英俊中透着沉沉的威严。

楚悦这时也在这股威严之下清醒了许多。

确定是威严不是惊吓?所谓父亲不应该是红光满面中年秃顶还挺着肚皮的吗?

这不科学呀!!每章的楚父不都是只有一个侧面描写的吗?好歹第一个系列里,楚父还有一两句话的说;第二个系列里,悲催的楚堡主连个面都没露而这货不但有个一听就戏份很多的名字,居然还有如此详细美好的外貌描写!!这绝壁是男主之一吧系统君!

系统君:本系统暂未检测出对象身上的男主波动。

楚悦:坑爹的系统,姐觉得有必要自己亲身上阵一试的说。

这时,有两个婢女在两人面前放上了蒲团。

楚沐跪下,恭敬的行礼道:“舅舅安好。”

楚悦也跟着楚沐一同行礼,她乖乖的跪在蒲团上面,依旧如平日般低着头,只是放于身前的小手指不停的揉着衣襟。似乎在纠结着某个重要的决定。比之平日里的死气沉沉竟然,异样的可爱?

过了许久,上面才传来声音道:“好了,退下罢。”声音淡漠,却仿佛掷地有声。

楚悦绞着衣襟的小手指一瞬间停了下来,小肩膀一缩,整个人又回到了那副沉默死寂的模样。

她低着头站起来,默默地跟着楚沐向门口走去。

“小悦,过来。”声音依旧漠然威严,却又带了一种兴味。就像是无聊的主人突然兴起,在招呼一只小猫小狗的感觉。

小小的楚悦整个身体一僵,随后小身板颤抖的一点一点挪向楚怀空。不知道是害怕的颤抖,还是高兴的激动。

古穿NP(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