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穿NP(四)

  楚悦转淡定的过身来,果然——是个人。还是个剧情人物。不由得心下大叹,难道姐也变成了主角体质呢?

(系统君:男主二号暗冥,好感度开启,目前好感度:0。)

这人是用黑斗篷遮住全身的,还用斗篷帽子遮着脸,倒在地上时,埋在阴影下的脸是看不清的。但即使没有系统君那明晃晃的提示,看过小说的楚悦也知道呀!一身标准杀手装扮,还有那专属暗冥的斗篷,还用再说吗?

感叹归感叹,任务还是要进行的。楚悦瞬间进入小白兔模式。

但见她狼狈的咽下口中的食物,不由得被呛得咳了几声,一双大眼染上了一层水雾,亮晶晶的。她端着糕点,走到摔到地上似乎晕了过去的那人身边,蹲下......

还没做什么,就被一把匕首抵住了喉咙。

斗篷帽子随着主人仰头的动作滑落,虽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但轮廓分明的俊朗面容略显冷酷,黑的纯粹的眼眸淡漠的注视着前方,笔直□的鼻子下,是明显由于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薄唇,唇角微微抿紧,透露出主人的干练冷硬。

他眼神锐利的射了过来,却见对方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双微微湿润的大眼,让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单纯无害。即使现在被匕首抵着咽喉,也只是歪了歪头,表示疑惑。他想着这是个被保护的很好很干净的小鹿——天真、善良、柔弱。

随即默默地收回匕首。

没想到对方倒开口了:“你是谁?”软软的童音,虽然木着一张脸却带着好奇的意味。

暗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楚悦想了想,道:“不能告诉小悦吗?”

暗冥:......小悦。

“不能说也没关系,我不会告诉别人哦。”她小声的道。“你来陪小悦玩吧,呐,给你吃。”她又想了会后,认真的道,然后将手中的糕点递给了暗冥。

暗冥这才看见对方肉呼呼的小手中捧着一大盘糕点,原来是只半夜饿了来偷食的小猫。暗冥嘴角翘了翘。

(系统君:暗冥好感度加10。)

即使弧度很小,却顿时柔化了男子周身那冷硬的棱角。

他终于开口了,“你,不怕我是坏人?”冷冽的声音四散。

我勒个去,就知道是这一句的说。

接下来一定要灰常善良灰常小白兔灰常纯洁认真的回道:“我不怕,我感觉的到,你不会伤害我。我,相信你。”软软糯糯的童音以一种异常认真的神情说着。

(真想吐槽,说这话的人是有27的超直感吗?捂脸,这绝壁不是姐说的。)

暗冥很想笑她的天真,但被那亮晶晶的双眸热切的注视着,让他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异样的暖流。这就是被人相信着的感觉吗?

(系统君:暗冥好感度加10。

姐就说这种问题完全是加分题呀,挖鼻。)

他渐渐放松了下来,本来被黑斗篷掩盖的高挑修长的身形摊开在地上。这才发现他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楚悦低声惊呼:“你受伤了......”艾玛,受伤照顾神马的,绝壁不能错过呀!

暗冥连忙以手捂住了她的嘴,不由牵动了伤口,闷哼一声,鲜血缓缓的流了出来。

这时,他却感到捂着楚悦的手背上几点湿润,连忙放下手,“可是,弄疼你了?”

哪想对方无声地摇了摇头,抓住他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吹了吹气,声音哽哽咽咽的道:“吹吹,痛痛就不见了。”

暗冥对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哭笑不得。心里却如同泡在暖暖的温泉里般舒适。

“我,不疼。”比这严重的伤不也挺过来了吗?冷冽的语气中有着丝丝温柔。

看着依旧缓缓流血的伤口,担忧的楚悦认真的道:“你乖乖地呆着,我去给你找药。”

然后某小萝莉就迈着小短腿急匆匆的跑走了。留下一头黑线又莫明感动的暗冥。

(系统君:好感度加20。)

---------------------------------------------------------------------------------------------------

“我勒个去......杀手了不起呀?会轻功了不起呀?不讲信用小心出门被车撞呀摔!”

楚悦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不停的碎碎念。

话说小萝莉兴冲冲地拿着药跑回去时,那里半个人影都没有的说。所以这个夜晚就在某人一直被诅咒着出门被车撞中过去了。

第二天,楚悦就从梳妆的小侍女们口中知道了,这个晚上一同过去的还有一鸣惊人的二小姐。

以下为楚悦总结整理所得:

话说昨夜月明星稀,姿容艳丽的二小姐孤身立于荷花池边(话说昨天好像把她忘在那儿了。),满目萧瑟。一时有感而发,道出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惊艳之诗。当即被路过的家主大人好一通夸赞(姐怎么觉得这句不太靠谱。)见二小姐身边连个服侍的丫鬟都没有,随即为其配置了一群仆从,还将二小姐迁至梅阁居住,就安排在三小姐隔壁的院子里。

噗......很好很强大,不愧是女主。虽然时间地点人物都不对,不过事情大致差不多。

这样好像跟姐的任务也不冲突吧。嘛嘛,我们应该没交集吧,应该?

自从上次见过所谓的父亲大人后,秉着讨好未来的衣食父母的原则,楚悦开始每天都去给父亲请安了。

可是父亲大人反应很平常,很淡然的说。为了未来的幸福,还得努力抱大腿呀!

这天,楚悦又如平常一样,一大早给父亲大人请安去了。只是,没有想到,竟然遇见了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人。

楚悦恭恭敬敬的行完礼,等父亲大人叫起后,便乖乖地呆在一边了,往常这个时候,没什么事,楚悦也就该下去了。

可是,今天——

“爹。”随着一身娇呼,一清纯又带着成熟风韵的可人飞奔了进来,扑向了端坐在书桌后的楚怀空。

单飞飞抱着楚怀空的脖子,撒娇道:“爹,夏天到了,女儿院子里好热的。”

楚怀空垂眸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娇艳可人,薄唇开合,淡淡的道:“在飞飞屋子里多加几个冰盆。”待有人应了,这才对着单飞飞道:“现下可满意了?”

单飞飞“吧唧”在楚怀空脸上亲了一大口,笑得特灿烂的道:“爹爹最好了。”

楚怀空垂下眸,淡淡的勾了勾唇角。

楚悦在一边淡淡羡慕又忧伤的低着头,时不时瞟一瞟书桌后面,以求让对方看见自己满眼的真挚的濡慕之情的说。

艾玛呀,不忍直视,姐就说怎么这回父亲长这么帅的说。原来是备用男主吗?系统君,女主自己找的对象,姐也要攻略吗?

看看一脸高深莫测淡然表情的某人,楚悦表示太凶残了吧!

系统君:......不用,只要攻略原小说中的男主就行了。

楚悦松了口气,那就好。

正想着某人怎么还没让自己下去的楚悦,就听见单飞飞的声音:“爹,这么热的天,给小妹房间里也加几个冰盆吧。”楚悦霍的抬头,正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美眸。

楚悦心里登时一惊,不会吧,姐的魅力王冠还没升中级的说!再仔细看了对方几眼,才稍微放下心来。原来是想在父亲面前表现的说,吓死姐了。

楚怀空淡淡的扫了一眼楚悦,颚首应允了。

某个小肉团子恶狠狠的瞪了依旧窝在父亲怀里的某人,然后撇着嘴,低头闷闷的道:“父亲,小悦......先回去了。”声音似乎还带着某种期待。

“嗯,下去吧。”那小家伙在听到这淡淡的语调后,感觉整个人迅速的缩小了,这次连招呼都没打,直接就跑出去了。

单飞飞抱着楚怀空的腰埋在他的怀里,因此自然没有看见他眼里掩不住的笑意。

古穿NP(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