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言小白(七)

  白圣舞很着急,她紧紧地抱着楚悦,感觉手下的身子浑身滚烫,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了。

楚悦的体质本就不好,这地方又阴冷的很,所以她理所当然的发起了高烧。

终于楚悦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没有焦距。白圣舞狠狠的抱住楚悦的脖子,害怕的道:“楚姐姐,你终于醒了,我,我以为......”

楚悦强忍着脖子被勒的不适,拍拍她的背,虚弱的道:“不要担心,我没事。咳咳......”

白圣舞焦急的道:“烧的这么厉害,怎么会没事。我,我去叫人来看看......”

“咳......这样,也好。小舞,你附耳过来。”楚悦虚弱的笑道

白圣舞听话的倾身过去。而后犹豫的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总要试一试的。”楚悦鼓励的看着她。

“那,好吧。”

白圣舞走到门边,大叫道:“来人,快来人呀。快来人。”

一男子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道:“鬼叫什么?小心老子废了你。”

白圣舞缩了缩身子,道:“这位大哥,我姐姐病了,很严重。您快叫人来看看她吧!”

那人狐疑的望着白圣舞。

白圣舞焦急的道:“要不信,您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楚悦便听见悉悉索索的锁链解开的声音。

地上的楚悦闭着眼,紧颦着眉,清丽的容颜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一袭温雅的青衣包裹住纤瘦的身子,倒在潮湿的地上,让人很是不忍。

守卫咽了口口水,走近了蹲在楚悦身边似是想查看一番。白圣舞突地举起手边的板凳砸在了他的头上。

那守卫闷哼一声,便倒了下去。

白圣舞颤抖着身体,手中的板凳也掉落在了地上。

楚悦虚弱的唤了声:“小舞,做得很好!趁现在,我们该走了。”

她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扶起楚悦,出了囚室。

不远处的一人对身前负手而立的紫衣人道:“大护法,我们是不是该追上去?”

但见那人,身材高挑,脊背挺直,面容深邃,一张俊脸似是常年无甚表情,他目光幽深的望着离去的两人。

白圣舞搀扶着楚悦,两人走得自是不快。

走着走着,眼前渐渐显出一间宽敞的房间。白圣舞眼里渐渐放出光来,“楚姐姐,我来过这里,知道怎么走,跟我来。”说着,兴冲冲地跑到墙边,抓着石壁上一凸起的石块旋转,但见石壁赫然出现一道石门,后面是一次仅能容一人通过的地道。

白圣舞扭头道:“楚姐姐,快过来。”

楚悦:......这不科学呀!逃狱啥的不应该有追兵吗?教主大人,你怎么还不来呀!姐走了哦。真走了哦。

楚悦艰难的向着小白挪去。一步,两步......

“抓住他们!”

“快!”

楚悦:乃终于来了的说!

但见一群拿着刀的人向两人冲了过来。白圣舞立刻飞奔到楚悦身边,和追来的人打了起来。

只是,很快,某个物体以抛物线的形式飞到了楚悦脚边,“噗......”某小白一口血吐了出来。

楚悦不得不感慨,这不是给姐表现的机会吗?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小白扔进了地道,深情地道了一声:“小舞,快走!”然后迅速的将石门合上,自身挡在了石门前。

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后,楚悦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头疼欲裂,浑浑噩噩的快要昏厥过去了。她感到有一道热切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不由的稍微挪了挪姿势,脆弱中透着坚强,唯美中有着不屈。

那人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她就像是有魔力一样,自从出现便不断牵引着自己的视线。她的虚弱,她的善良,她的坚强,她的勇敢......即使自身难保,也要先为其他人着想吗?

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喝退了慢慢靠近的众人,楚悦终于坚持不住,慢慢的倒向了地面。只是,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冷疼痛,一双温暖的大手接住了她下滑的身子。

楚悦颇有些吃力的抬起了头。一双水雾迷蒙的温柔眼眸,眼底深处却是满是坚强倔强。睁开眼的那一刻,耀眼的炫目,仿佛刺破了一切黑暗般美丽。

他的心一紧,仿佛被什么网住了,再也不得挣脱。

这种感觉,就是,一见钟情吗?!

楚悦内心大惊,尼玛,怎么不是教主大人呀喂喂?姐特意这样,好来个病弱美人坚强不屈,倔强反抗神马的,可是......为毛对象错了。谁来告诉姐,这货哪冒出来的呀?

(系统君:资料显示,此人名为宫云,职位为魔教大护法。此次帝玄先回教中处理事务,留下他押送你们。)

他目光深邃地望着她,楚悦意识到还被他抱在怀里,不由得开始挣扎,只是虚弱的身体并不能挣开他的怀抱。楚悦只能恶狠狠的瞪着他。里面满是厌恶。可恶,大护法了不起呀!随便抢戏是不对的呀!!

宫云一愣,她竟然这么讨厌自己吗?随即嘴角扯开一个弧度,温柔的道,“你以为,她能跑得掉?我带你去见见她,可好?”

他的话音刚落,便一把打横抱起楚悦,向着另一边走去。

这里是一座比较高的观望台,向下一看,便能将整个迷宫般的地道看个完全。

其中一处,一抹白色颇为亮眼,此时,她不断地在地上翻滚,似是痛苦不堪。

定睛一看,赫然便是白圣舞,在她的周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各种蠕动的毒虫鼠蚁。

楚悦面色瞬间变得苍白,眼里满是担忧的望着地上不断抽搐的小白。宫云心里微微一疼,她捂住楚悦的眼睛,安抚道:“没事的,我们不看了”。

楚悦绷紧的神经也已经到了极限,终于缓缓闭上了眼昏了过去。

她明明没怎么哭,秀丽的小脸上却满是泪水。宫云心疼的不行,他轻柔的将她搂进怀里,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将泪水吮尽。“怎么办?我好想将你藏起来,谁都不给看,谁都不。”

这是一辆异常华贵的马车上。马车十分宽敞,正中间是一床榻,厚厚的貂皮铺在榻上。两边各有一桌两椅。

楚悦就躺在榻上,床榻旁边便是那天在牢房里见过的紫衣人,魔教大护法宫云。他端起放在旁边桌上的药碗,道:“喝药。”

不知放了多久,但药依旧是温热的。

楚悦闭了眼,微微别过了头。不看那药一眼。

赶路的这两日,几乎天天都是如此。宫云执着的喂药,楚悦固执的不吃。

宫云又急又心疼,虽然楚悦的烧退了,可身体还是很虚弱。不吃药怎么可以。他想起楚悦刚醒来时的要求,终于妥协,柔声到:“乖乖喝药,我让你见他们。”

-------------------------------------------------------------------------------------

楚悦被领着先去见了白圣舞,她原本的一袭白衣已是脏污不堪,上面有着鞭打的血痕。不知是否由于那些毒虫鼠蚁的缘故,那以前绝美的小脸与娇小的身材肿胀的吓人,和着泪痕血渍凝结在了脸上。她蜷成一团虚弱的缩在一起。

楚悦见了自然是好一番难过,心疼的宫云立马将还未说上一句话的楚悦强行带走了。一路上,楚悦好生自责:太不道德了,人家都成这样了,姐还幸灾乐祸!不过,咩哈哈,好爽的说......

接下来见得是楚一,不知为何,楚一并未被虐待(难道是悦悦的缘故),只是四肢被手臂粗的铁链拴住,不得自由。

她本是一脸漠然,见到楚悦后,立马一脸狂喜,然后是担忧,最后化为对宫云的怒目而视。

说实话,楚悦唯一担心的便是楚一了,现下见楚一无恙,不由得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只是,宫云就嫉妒了,怎么从没见你对我这样笑过。当下抱着楚悦就走。留下身后拼命挣扎的楚一的怒吼:“放开我家小姐。”

楚悦黑线,这人是脑壳有包呢脑壳有包那还是脑壳有包呢?最重要的人还没见了,你这样姐怎么做任务呀。

宫云见楚悦一脸漠然,不再像开始那样期待见面,不由得有些忐忑。沉默半晌,他道:“你,不高兴。”

“......没有。”楚悦淡淡的道。

“我,我不阻你与他们说话便是。”宫云小心翼翼的道。

楚悦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见到慕风齐时,楚悦既有些不忍,又有些痛快。叫你妹的不给我加进度!

慕风齐倒在地上,浑身是伤,有各种刀兵剑戟的,还被两条锁链穿了琵琶骨。本是一翩翩温润君子,却落得现下狼狈不堪的模样。他终究不愿意相信师妹竟会下药迷昏他,将他交予魔教。

直至现在,看见楚悦,还能不信吗?他满是愧疚,嘴唇张张合合,终于吐出三个字,“楚姑娘......”声音不复温和醇厚,而是干涩嘶哑。

楚悦微红了眼眶,她颤抖着手,像是想扶他起来,却不知如何下手。

慕风齐终于露出了见面后的第一个微笑,还是一样的温柔。安抚道:“我无事,不用担心。你,还好?”说着,他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宫云。

楚悦扯出一抹微笑,道:“我......很好。”

宫云平静的站在一边,心里却在翻江倒海。渐渐地,看着越来越交谈甚欢的两人,他握了握拳,还是将楚悦一把抱起,转身离开。

慕风齐想制止,奈何牵动了伤口,再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系统君:任务完成进度加10 %。

古言小白(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