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不懂爱

  崔恩夏家境并不富裕,这些年替她看病,走南闯北的寻访名医花了不少钱,本已捉襟见肘的家庭,现在又添了一口人,家里的经济状况更是紧张。

崔母不得不多打几分零工补贴家用,崔父甚至提议要把男孩送回孤儿院,崔奶奶死活不肯,狠狠地说道:“只要有我这把老骨头在,谁也动不得我孙儿,想送她走,除非我死!”催父的提议只得作罢。

崔恩夏本是不信这些命理之说,现在也变得将信将疑。自从这个漂亮哥哥来到家里之后,自己生病的次数真的越来越少,偶尔发烧感冒也是小打小闹,过个几天自然就痊愈了,可他却时不时生病,本就白皙的肌肤变得愈发苍白。

崔家房子本就狭小,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父母看两个孩子还小,并不懂什么男女之事,便把两人安排在一个房间,一张床铺,只是中间用帘子隔开。

恩夏对这个哥哥喜欢的紧,却又满心愧疚,以至于都不敢接近,生怕把自己的霉运传给哥哥,平时只敢远远望着,即使心里再喜欢,也不表现出来。

当听说要和恩尚哥哥住一个房间的时候,恩夏心里喜忧搀半,纠结了一会儿,弱弱对奶奶说:“奶奶,我还是和你睡一起吧,我睡觉打呼噜,怕扰到恩尚哥哥。”

崔母调笑道:“你这孩子,你就不怕吵了奶奶的清净?”

“我最喜欢清净,你这丫头活泼好动,我可受不了!”奶奶有意想培养一下兄妹俩的感情,故意嫌弃地说道。

恩夏偷偷瞄了一眼恩尚,看他薄唇樱红,眉眼淡淡,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既然他都无所谓自己还怕什么呀?

恩夏吐了吐舌头,调皮道:“那好吧。”

奶奶拉过恩夏的手,慈爱的说道:“阿夏,你可不要欺负你恩尚哥哥啊。”又拉过一旁恩尚的手,把两个人的手扣在一起,语重心长地说:“恩尚,这丫头以后就是你的妹妹,你要包容爱护她,替我看好她,守护她,好吗?”

周末的时候,父母都外出打工,奶奶也照例去寺庙上香祈福,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天,当到奶奶走后,恩尚就像突然泄了气的皮球,窝在客厅沙发里一动不动,脸颊有抹古怪的红晕。

她偷偷瞄了眼恩尚,没做声,不是不想,是不敢。在父母面前的崔恩尚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好哥哥。但和她独处的时候却总是副冷冰冰的样子,惜字如金,直觉告诉她恩尚不喜欢自己,甚至有些讨厌自己。这个认知让她觉得既难过又无助,更加不敢跟他说话了。

过了一会,她忍不住到客厅又偷偷看了一眼,只见恩尚眉头紧皱,嘴唇苍白,额上冷汗涔涔。

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她轻轻地把自己冰凉的小手轻轻放他额头上试了下温度:“天呐!好烫!”又赶忙拿来体温计量了一下,三十九度五。

她的手脚一向冰凉,此时把手放到他滚烫的额头上恰恰起了降温的作用,恩尚舒服的轻哼一声。她却吓了一跳,以为他要醒了立刻把手收了回来。

恩尚不满地皱紧眉头,轻声嘟囔一句:“别走。”

她突然觉得哥哥这幅样子蛮可爱,简直像个撒娇的小孩子一样,就又把自己冰凉的小手放回在他额头上,喃喃道:“真是个笨蛋,发这么高的烧怎么一直忍着。”这样可不行,她努力回想了下发烧的时候妈妈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嗯,首先要倒一杯热水然后找点药吃吧,说做就做。

崔恩夏刚想起身却被硬生生定在那里,因为她的手被一只滚烫的手紧紧攥住,然后就听到有些哽咽的声音,带着不可言喻的悲凉:“妈妈,求你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

崔恩夏愣了愣,心湖仿佛被一个小石子击中,涟漪不断扩大,酸酸的感觉难以抑制,他是不是被自己的妈妈抛弃了?这么漂亮哥哥怎么会有人舍得不要呢?如果有一天爸爸妈妈也不要自己了,这该是什么感觉?她摇摇头不敢再想下去。

看了了眼恩尚干裂苍白的嘴唇,她环顾四周,庆幸地发现茶几边有个水杯,那是奶奶最心爱的水晶玻璃杯,里面装着满满一杯水。左手被人紧紧握住,根本没办法挣脱,只能倾身用右手去够水杯。

奈何某人胳膊太短,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只能指尖触到水杯而已。恩夏抿了抿嘴唇,不甘心的又试了一次,可惜用力过猛,玻璃水杯啪嚓的一声掉在地上,溅起了一些细小的玻璃碎片。

根本来不及思考她就以一种老母鸡护小鸡姿势覆在恩尚的身上,有几滴水珠混着小玻璃碎片溅到她脸颊上。

“嘶”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她低低呻吟一声,然后便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定在那里。一双冷漠至极的眼睛带着浓浓的嘲讽正直视着恩夏,只有当目光触及恩夏受伤的脸颊时瞳孔不易察觉的紧缩了下。两人就这么互视着对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这是他们互称兄妹之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她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滚热的呼吸喷洒在脸上,自己的脸也莫名其妙变得火热起来。

“你的脸受伤了,去上药吧。”恩尚淡淡开口,还是像往常一样冷冰冰的声音却因为生病而略带是沙哑显得格外性感。

“那你也要先放开我啊,有点疼。”她小小郁闷了一下。

仿佛才察觉到自己一直攥着她的手,恩尚缓缓放手,只见她白嫩的小手上出现了一圈红红的指痕。“离我远点,不用你管!”明明虚弱至极偏偏说起话来又冷又硬。

恩夏深深吸了口气,想张口瞪大眼睛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个别扭的人啊,自己都病成这样了还逞强?好不容易被放开,也顾不得手上火辣辣的疼,她赶忙去找退烧药,却郁闷的发现竟然没有了!

恩夏有点着急,以至于当她的小猪零钱罐因为被硬币卡住取不出钱的时候,她竟然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把零钱罐给砸了,然后又以百米冲刺都速度跑到药店。

听到砰的关门声,恩尚自嘲一笑,果然是走了吗?

第二章 不懂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