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黑寡妇,怎么谢我?

  走警局的后门避开媒体,到了地下停车场,林千夏把林老爷子安顿到车里:“太爷爷,您先走吧。”

“一起走!你还要去干嘛?找那个戏子阿?”老爷子执拗着不撒手。

林千夏红着脸说明意图:“太爷爷,我现在是大林的执行总裁,如果一直避开媒体,以后根本没法在集团里树立威信,我必须给媒体一个合理的说法,请您相信我,好么?”

“我们林家的曾孙果然是有出息。”老爷子欣慰地松了手。

银白色的限量版劳斯莱斯发动引擎,使出了地下停车场,也淡出了林千夏的视野。

“真是孝顺的好孙女阿!”身后传来纣宸阴魂不散的声音。

林千夏回过头,后知后觉地注意到纣宸今天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军绿色西装,板着脸还嘴:“再好看的皮囊,也掩盖不住你加拿大炮神的猥琐灵魂。”

“你才是加拿大炮神!”

林千夏见纣宸身后的商赫轩居然对她挥起了拳头,不由冷笑:“你这经纪人也是够奇葩的,还想打女人?”

“所以我们才是Partner阿。”纣宸勾住商赫轩的肩膀,挠着头对林千夏傻笑,完全不辩解“加拿大炮神”的美誉是拜她所赐。

如果是第一次见到他,一定又要被这家伙骗了。

林千夏腹诽着转身走向电梯,直奔警局正门,准备面对接下来的一场恶战。

当然,如果她听见纣宸的话,一定不会抱有之前种种天真的想法。

因为,纣宸对商赫轩说:“这位总裁小姐,好像不如看起来智商那么高,连不与小人论是非的道理都不懂。”

不出纣宸所料,警局门前的一切,让见多识广的林千夏根本无从应对。

尹家人居然在警局门前大肆扬着纸钱,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连天的哭声,震耳发聩。纣宸的粉丝也不消停,举着“黑寡妇还我宸宸清白”的条幅。记者们把她围成一团,不断追问她对自己合法丈夫的离奇死亡作何感想。

黑压压的人群中,每一个人,都在疾言厉色地声讨她这个“克夫的黑寡妇”。

也许是宿醉的头痛,也许是因为昨晚被纣宸弄得体力不支,她感到一阵阵眩晕,几欲站立不稳。

就在她要倒下去的瞬间,一抹军绿色的身影突出重围,把她横抱在胸口,一脸戏谑地笑:“黑寡妇,怎么谢我?”

她也想说道谢的话,可是身体变得轻飘飘的,灵魂仿佛都飞进了云端之上无边的黑暗。唯一的感觉,就是纣宸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一种……花朵的味道。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夜幕降临。

黑白色调的主卧室,像一个棋盘,墙上挂满了与装修风格格格不入的玩偶。白色圆桌上的玻璃花瓶里,装满了黑蔷薇,和纣宸的香水,是同样的味道。

纣宸坐在圆桌前,拄着太阳穴小憩。

不知是他听力极佳,还是她坐起来的动静太大,他睁开眼睛,端了一杯水递过去,笑眯眯地说:“睡得可真久。”

林千夏喝了口水,恨不得把头进水杯里,用蚊子哼哼一样的声音说:“……谢谢你。”

“黑寡妇小姐,我从不接受口头道谢。”纣宸拿起碍事的水杯放到一旁,凑到林千夏耳边,吐出蛊惑的气息,“要不要……现在……‘主动’一次?”

“我收回我刚刚的道谢。”林千夏向后躲开,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

纣宸嘟起嘴巴做哀怨状,卖萌地拿头蹭着林千夏的肩膀:“昨天夜里,你可不是这么冷漠,怎么能提上裤子就不认账呢?”

“我该回家了。”林千夏嫌弃地推开纣宸,深吸一口气,压制着呼之欲出的怒火。

纣宸给她让出一条路,拍着手像是在为她叫好:“真是勇气可嘉阿!连林老爷子都躲进医院了,你还敢回家。”

“什么?太爷爷进医院了?”林千夏几乎是跳下了床,可身体还没恢复好,眼前短暂地一黑,跌坐在了地上。

“放心吧,老爷子没事。”纣宸把她拽起来摁在床上,“倒是你,不要再向任何人解释你不是凶手,没用的。”

“可我不能当逃兵,这不是林家的做派。”林千夏无力地挣扎着,还是想要起身离去。

“这不算当逃兵。”纣宸把她重新摁下去,耐心地解释,“换个说法。比如我,站着撒尿需要向别人证明么?难道有人说我是蹲着尿,我就要脱了裤子给他演示一下么?多余的解释,只会让你比愚蠢的人显得更愚蠢。”

林千夏居然被纣宸给教训了,一时语塞,回不上话来。

纣宸褪去正经的模样,挂上吊儿郎当的笑容:“现在……是不是……可以‘主动’一下了?”

果然,这家伙永远帅不过三秒。

林千夏感觉再醒着,会被这块“小鲜肉”气吐血,翻了个白眼,开始装睡。

“睡着了?那就还是我主动吧?”

听到纣宸的话,林千夏猛地瞪圆了眼睛:“你敢?”

“逗你的。”纣宸宠溺地捏一把林千夏的鼻子,“起床吃饭吧,如果再低血糖晕过去,我怕你太爷爷会要了我的命。”

打打闹闹的两个人,在窗内的剪影,悉数收进对面天台上,一双藏在暗处的犀利眼眸。

5.黑寡妇,怎么谢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