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她难道嫁给了鬼?

  海城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里,林家老爷子先纣宸一步到了,拄着拐棍,为自己的重孙女辩解:“我们家千夏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林董事长,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局长急忙递上茶水,偷瞄着一旁垂头丧气的林千夏,讨好地堆出一脸讪笑,“我们只是请林小姐来配合调查而已,哪敢污蔑林小姐。”

“总之,我们林家的曾孙不能进警局!”林老爷子猛地一震拐棍,佝偻颤抖的身躯,依然透着一股霸道威严的气势。

林千夏耷拉着脑袋,不敢看太爷爷。她知道,太爷爷一定对自己失望极了。

她母亲因为恶疾缠身,生下她就撒手人寰了。几年后,父亲也因为过度思念母亲,抱病而终。爷爷也是英年早逝,见都没见过。她唯一的亲人,就是太爷爷。太爷爷一直把她当成男孩子养,对她寄予厚望。

这不,她刚刚回国,太爷爷就把她捧上了总裁的位置。她不敢反抗和尹千颜的“政治联姻”,也是怕太爷爷失望。

一想到等下纣宸那家伙来了,说出昨晚的事情,太爷爷搞不好会被气犯病。她就烦躁极了,恨不得死的人不是尹千颜,而是她自己。

此刻,她只觉得度秒如年,太爷爷和局长的对话,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连门外的一阵喧闹,也入不了她的耳。

“我是纣宸,林千夏在么?”

身后传来男人该死的声音,她终于缓过神,发现纣宸已经闯进了局长办公室,暗暗在心里骂娘。

局长一下怒了,指着纣宸的鼻子,吼得唾沫乱飞:“谁让你们进来的?”

“请您客气一点,纣宸是来作证的。”商赫轩一个箭步冲到局长面前,目光凌厉。

纣宸不疾不徐地晃悠过去,扯着商赫轩的衣角,小声说:“小轩轩,太夸张了。”

商赫轩这才敛住怒气,退到一旁。

“不好意思,我经纪人脾气不太好,让你们见笑了。”纣宸礼貌地向局长和林老爷子鞠了个躬,和昨晚的两副面孔都截然不同,显得非常成熟稳重,“是这样,昨晚林小姐喝醉了,我怕她不安全,就把她送去附近的酒店,照顾了她一夜。狗仔队也有拍下照片,你们可以去查证一下。”

发现纣宸应变能力很强,林千夏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林老爷子却虎躯一震,怒目圆睁,抬起拐棍朝纣宸打了过去:“你是什么人?竟敢照顾我们千夏一夜?林家、尹家有的是佣人,怎么不送千夏回家?”

商赫轩眼疾手快,一把握住拐棍,和老爷子对上视线的瞬间,气氛降到了冰点。

僵持片刻,纣宸摆了摆手,商赫轩才不情愿地松开拐棍,再次退到他身后。但那眼神,就像一只忠心护主的恶犬,仿佛谁敢让纣宸受半点委屈,他就要咬断对方的脖子。

绯闻一闹出来,商赫轩就调查过林千夏,纣宸对林家老爷子的病情早已了然于胸。

他挂着一脸恭谦的笑容,轻轻颔首:“林董事长请放心,我知道林小姐昨天刚刚成为尹夫人,绝对没有做什么不礼貌的事情。我当然也想送她回家,可昨晚我不知道她的身份,她又醉得不省人事,我的确是不得已而为之。”

“谅你也不敢,我们回家。”林老爷子冷哼一声,对林千夏抛了个眼色。

林千夏立刻馋住林老爷子往外走,一秒钟都不敢怠慢。

“呵,那我们也走了。”纣宸忍不住笑出了声,又恢复到昨晚抓到别人把柄幸灾乐祸的小屁孩模样,分明是在嘲笑她怕林老爷子。

林千夏边搀着太爷爷往外走,边暗自腹诽:这个传闻中的小鲜肉,到底有几张面具?

“等等,纣宸,是吧?你去下面做个笔录。”林千夏跟老爷子刚出门,局长拉住了紧随其后的纣宸。

“笔录?局长大人不是刚刚亲自为我做了么?”纣宸无害地笑着甩开局长,“昨天一整晚,林小姐都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应该没空去杀人。”

局长被噎得够呛,眼睁睁看着纣宸和商赫轩也走出了大门。楼下的警员急火火地冲上来,把纣宸撞了一个趔趄,被商赫轩狠狠瞪了一眼。

但纣宸也好,商赫轩也罢,还是林千夏和林老爷子,谁都没听到那个警员和局长的对话。

“局长,验尸报告出来了,人应该是死在一个星期前。”

“什么?难道林家千金嫁给了鬼?”

“还有更邪门的,在海滨公园和枫叶谷都发现了同样的尸块。经过比对,其它尸块的DNA都不是尹千颜,而是一个叫尹鸩的人。”警员把手中的卷宗递到局长手上,“失踪人口那边的资料显示,这个人已经失踪二十几年了。而且,这个尹鸩,是尹千颜的亲大伯。”

“哦?看来,尹家是惹到什么人了。”局长翻看了一会卷宗,眉头紧锁,“先封锁消息,然后去联系尹家,尽快实施保护。”

“是。”警员领命,风一样地奔向了楼下的刑侦队重案组。

4.她难道嫁给了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