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戴斗笠的古怪男人

  “齐兄,究竟是什么让你宁愿放下这里的一切,一心想去大梁城?”一位皮肤黝黑,身形魁梧的男子冲着身旁半倚在榻上,脸上扣着斗笠,似是在睡觉的男人说道。

榻上的男人从喉咙里发出了“哼”的一声,拨开斗笠,神情极不耐烦,一张嘴便是浓郁的酒气:“大爷我只是看着那儿不爽罢了。二弟,我这满客堂你还要不要了,老爷我打理的这么好的帮派你不要后面还有一堆人排队等着要呢。”

那皮肤黝黑的魁梧大汉急忙说道:“我要,齐兄赏脸肯把满客堂交给我着实荣幸。”说罢便转身向门口走去,“齐兄,你真的想好了?”

直到那大汉走出门,榻上的人也没有要回话的意思。斗笠之下的面孔,一双瞪得明亮的眼睛毫无刚才的醉意。

本大爷早就看不爽那大梁城的作风了,本大爷决定的事岂有反悔之理?

“你的通行符呢?”大梁城外,守城士兵斜着眼瞥了一眼眼前拉着车驼着柴火的白发老人。

老人将手伸入怀里,慢慢悠悠的掏出了一张满是皱褶的纸。

不耐烦地抢过纸,其中一个守城士兵瞥了一眼旁边一脸懵懂的新士兵,眼前一副穷酸样的老人,眼看着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摆了摆手说:“这么破一张纸,谁知道是真是假啊。哪来的土包子也想来这大梁城?这次勉强饶你一命,快滚吧。”说罢,还硬是朝老人脚下吐了一口唾沫。那新士兵

老人无奈的抬起车,一脸欲说还休的神色。

排在老人后面的是一个戴着斗笠的男人,那男人啪地打掉了老人手里的车把,越过老人,朝那两个士兵径直走去,边走边喝几口手里的酒葫芦。

“唉小伙子你……唉……“老人只能自认倒霉,又慢悠悠地蹲下,捡起车把。再站起身时,那个守城士兵已经被人割穿了喉,躺倒在城门口的一片血泊中。“无知者无罪。”那男人瞥了一眼旁边紧紧抱着手里的枪,神色惊恐的看着他的年轻士兵说道:“切,这才刚进大梁,就喝了一壶酒,就应该多带几壶的。”那斗笠男人说罢,便没有再理睬那个年轻士兵,把手中的酒葫芦随手扔在了那两具尸首上,再一看,那戴斗笠的男人已经走进了城门,身后的斗篷被风吹起在空中,逐渐消失在了人群中。

那戴斗笠的男人走进了一家客栈,甩了几锭银子在柜台上,半只胳膊撑在柜台上,一副痞痞的样子。“给我来一间大点、空旷点的房。”柜台后的店小二热络地揽下银子,带着这男人就往楼上跑,边跑边满嘴油舌地夸耀着这儿有多么好:”我们这儿可是大梁城内最老的客栈了,我们老板也是大梁数一数二的人物——任天行。客官您要是想打听什么想听些故事找我们老板就对了。您看,给您三楼的这间房向南,采光自是极好的,打开窗正对着大梁城内最大的湖泊翊洋湖(现今包公湖),这晚上还能看着游湖赏灯哩!”那店小二见这男人没有要搭话的意思,也觉着自说自话好是没劲,渐渐地闭上了嘴。而那男人只是一路低着头,带着斗笠的头看不清表情,只能隐约瞥见布满胡渣的下巴。店小二隐约觉着这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气氛,第一次觉着柜台离三楼的客房的路有这么长,一路上的沉默再加上眼前男人诡异的打扮,让油嘴滑舌、厚脸皮的店小二也觉着古怪。将客房的钥匙递给了那戴斗笠的男人,店小二便打算退下,远离这古怪的男人。

“小二!”那男人背对着站在门口的店小二,面朝窗外,缓缓摘下了斗笠,说道:“给大爷送3斤白酒上来。”店小二已经觉着这样古怪的男人提出任何令人吃惊的要求都实属正常了,但还是不改本性,嘴上仍下意识地问着:“客官只要酒吗?我们这里的下酒菜也是好的没话说的。”那男人只摆了摆手。小二顿时觉得是自己多嘴,便应声退下,关上了门,在关上门之前还好奇地往里探了一眼,好像这样就能看见里面男人的相貌似的。

“小二,怎么去了这么久?”回到一楼的柜台,店小二便听见内室里传来老板任天行的呼唤,急忙赶了过去。

“任老板,刚刚接待了以为颇为古怪的客官。”店小二道出了方才戴斗笠的古怪男人的打扮和要求。

本坐在藤椅里,一脸悠闲的任天行猛地站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店小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就往门外走,走到一半还特意折了回来,打开内室的柜子,拿出了放在柜子底下的盒子,那盒子里放的正是他年轻时闯荡江湖时的伙伴,天机派的祖师爷传下来的镇派之宝——银天矛。

“任老板,您这是?”店小二不明白为什么一向从容的老板在听到这男人以后会有如此举动。

任天行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一边匆匆走出内室,向楼上走去,一边不忘回头叮嘱小二务必让这位客人的要求得到满足不可怠慢了。

面对着条自己天天走千百回的路,任天行从未觉得这短短的两层楼的楼梯有如此之长,虽已是半头银发,但任天行淡薄了小半生的脸上浮现出了数十载之前有过的狂热与激动,紧紧握着手里的银天矛,加快着脚步,冲向了那间住着戴斗笠的古怪男人的房。

这大梁城天上的乌云,终于能散散了。

第一章 戴斗笠的古怪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