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关禁闭,六个月!

  染宏志喝道:“这废物绝不能留下,她是我们染家的耻辱!”

少妇咬了咬下唇,有点带着哀求的语气:“那..那把她关了总行吧。”

丞相将视线落在这小破屋的主染轻烟身上。

见染轻烟满身乌黑,头发凌乱,又小又懦弱的模样,染宏志眼底透出厌恶,恶狠狠道:“废物就是废物,本丞相罚你禁足六个月,这六个月里面你不准踏出这里半步!”

言罢,好像还不够一样,又补充道:“还有,这里不准任何人踏入半步!”

说完之后,染宏志又恨铁不成钢看了染倾城,语气确实柔和了不少,喝:“你可是家族的希望,知道你心善同情她,但是也不要和这种废物在一起,你看,都出了事!”

任何人不准踏入,半年之久!

这个丞相分明就是要杀了自己!

心善?同情?

说家里的丞相不知道这些人对染轻烟的欺辱,割了染轻烟的脑袋她都不信。

就因为她是一个废物,就可以这样肆意的欺辱嘲讽践踏么?

好!

好的很!

终有一天,她要让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付出代价!

染倾城一听,虽然不让对方直接死,可是能够狠狠惩罚这个废物,也算是给她出了口恶气,要将这个废物,活活饿死!

死了最好!这样家族里至少就干净了,而太子的婚约自然也就作废,那么她也有希望争取太子妃的身份。

这样想着,染倾城心情很愉悦,对着丞相笑道:“是,丞相!”

丞相移开视线,轻咳一声道:“都下去把,让大夫替你好好看看,别留下了伤疤。”

“是!”

染倾城知道自己很是被重视,骄傲的看了看染轻烟,冷冷一哼,低低嘲讽。

“六个月后,只希望我看见的不是一具尸体。只怕我都看不到,因为恐怕尸体都烂了!”

.....

很快,所有人前后离开了这个偏僻的小院之后,染轻烟在听到门扉落锁的声音后,这才冷冷一笑,缓缓抬眸。

哼,禁闭么,我还求之不得呢!

染轻烟走向破烂的铜镜,模糊的看见了自己的身形。

入眼便是那白花花的大胸。我靠!身为杀手的自己胸好似一个旺仔小馒头,到了这里,就是旺仔大馒头了。

她天生银色的波澜长发,现在是一堆稻草,也是醉了。

颤抖着举起自己那瘦小的爪子,除了那一枚古怪的戒指之外,简直就是皮包骨。

刚要打坐在破床上,忽然觉得五脏六腑都传来了一阵阵钝痛感,眉头一皱,她伸手替自己把了把脉。

虽然自己是女杀手,但为了在紧急时刻快速治疗好自己,她又练习了一手好医术。

嘿,好样的。

竟然有这样的剧毒?

染轻烟眯了眯眼,她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毒,但是从毒性来看,这是一种可以毁人根基,骨髓以及皮肤的致命毒药,怪不得脸上这些去不掉的疤,想来是具身子又丑又无法修炼并不是天生的?

如果是别人,那恐怕逆天乏术了,可是她是谁,杀手并医术兼修的染轻烟!

微微一笑,染轻烟从摇摇欲坠的床上跳了下来,从枕头下拿出一柄前身藏好的匕首,又准备了一个碗,咬牙一道划在了自己左手的手腕上。

同时,她右手掌心凝结出一股奶白色的气息,犹如灵蛇一样钻入了她的伤口之中。

她的医气只有在接触了伤口和度术的时候才能奏效,没有银针在手,她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驱毒。

医气灌入身躯,就好像是一团烈火在她身体里面熊熊燃烧,她几乎都可以听到自己骨头“啪啪”作响的声音,这种痛,就算是一个大男人都会忍受不了,嘶吼出来。

但是染轻烟却咬紧牙关,就算嘴角溢出鲜血也没哼一声。

渐渐,她的皮肤开始隆起,好像有什么活物在下面游走。

原来,在她的四肢里,各大穴位甚至丹田气海里面都有毒!

染轻烟勾唇一笑,她加大了医气的输出!

这种暴动和游走,是她的医气在这驱赶和身体的剧毒的证明!

眼看剔除得差不多,她立刻加以引导,立刻所以的毒都涌向她的右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染轻烟隐忍得脸颊苍白,嘴唇被咬的一团模糊了,整个人瑟瑟发抖,就好像一只无助的小兽般。

就在她的右手已经肿的好像猪蹄一样的时候,她忽然睁开了眼睛,璀璨的眼底银芒湛湛,快速左手持刀,一刀划了下去。

“唰啦....”

漆黑的血从腕间涌出,染轻烟立刻将手放在碗上,那些毒血就全部落入了碗中。

嘿嘿,如此牛掰的毒,可不要浪费了!

如果有人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惊得瞪掉眼珠子。

这个小女娃简直不是人,在驱赶毒素的时候还想着收集自己身体里面的毒?

擦,这简直就是变态啊!

当然,染轻烟的想法很简单,她现在没钱。

无论在这个世界还是在二十一世纪,没钱寸步难行!

既然这个毒那么厉害,定然能卖出好价钱吧?

指不定,这就是她的第一桶金呢?

女祠
新文,多多关照

第二章 关禁闭,六个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