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此时,来到书房的花未九,抬眼一望书桌后的花嵇。久久的无话,两人心中各有所想。

花嵇内心是激动的。你个小兔崽子,好了那么多天都不来找我,现在跑来,就只发呆?

花未九却是看了一眼花嵇就到处看。无聊啊,这大叔是无聊吗?叫我来又不跟我说事,虽然晚来了几天而已。不至于生气了吧?

“额,那啥...大叔,啊,不对,爹您叫我来有什么事吗?”最终花未九还是选择打破尴尬的场面。

“什么大叔!我是你爹,我叫你来的确有事。”花嵇一掌拍向桌子,随后一个眼神示意让花未九到旁边来。

人儿缓缓走向花嵇身旁,无意间瞟到花嵇刚才所拍的地方,有丝丝凹陷。我靠,没想到我爹还是一个习武之人啊。

花嵇瞧见花未九在盯着桌子发呆“有什么好看的,如果你不在像以前那般懦弱的话,你也会成功。”哎,不知女儿她是不是被吓到,以前一直希望她能学武来保护自己,却都以失败而告终。

“什么?!爹的意思我也可以学武,真的吗?太好了!”让花嵇没想到的是这次的花未九与以往不同了。

“怎么?愿意了。”

“可以学武,为什么不愿意?”花未九看着花嵇,觉得莫名其妙。

许久,未见回答。花未九看着面无表情的花嵇,实在想不通这原主的爹是有什么秘密吗?让一个大家闺秀学武,有问题咧?

“算了,记住学武是为了好好保护自己,而不是伤害他人。”突然花嵇站起身来,在书架上动了动便出现了一道暗门“跟上来。”

花未九眼神稍有吃惊,不过面上却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

“到了。”

眼见四周全是墙,整整一个正方形,四个角有着灯火的照射,但还是给让一种神秘的感觉,正中的墙面上刻着复杂的花纹好是一朵花,下方有着三位披着斗篷的神秘人一动不动,好似在打坐一般。

此时,花未九突然感到无形的压力感正在压迫着她。双腿微微弯曲着,微颤着,汗水湿润了秀发,死死的黏在微红的脸颊上。

一旁的花嵇看到此场景只是淡然一笑。没想到,他们说的没错,小九她真的变了。

“尼玛,你们要闹哪样?!”突然花未九爆发出这一句,将那股压力击退。整个人站在那,微微喘气。

“呵。”正中的神秘人突然传出低沉的轻笑。

花未九就不爽了,双手绕胸,一来就考验我,现在却又在那笑,“啧,老头,这样很不好玩的。”

花嵇觉得,虽然花未九是自己的女,但对长老们无礼还是不好的“小九,向关长老道歉。”

说完,只见称为关长老的老者一挥袖笑道“哦?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头。”

“啧,你那白胡子都出来了,你当我没看见啊,我又不眼瞎。”花未九对于这个问题表示一脸无语啊。

关长老听后只是将斗篷脱去,对着花未九眯眼一笑对于她的回答并未作出什么反应。可身旁的另一位空长老就不同了,起身就对着花未九叫道“你这小娃娃,厉害啊,不仅通过考验还这样对小关关他无礼,不错不错我喜欢。”

花未九鄙夷外加嫌弃的看着那位“这位老头,你喜不喜欢与我何干,看你这样子不就是怕关长老嘛。”

“你…”空长老看了花未九的表情,再花未九所说的话,哑口无言。

“噗,有意思,花嵇你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最后剩下的一位开口脆啊。

花嵇听后正在和几位长老套近乎,但花未九却是…

哇,最后一个是妹子吧,前面都是俩老头没意思,听着妹子的声音应该是个美人吧,嘻嘻。

“小九!”没人回应。

“小九!”还是没人回应。

“小九!”花嵇走到花未九耳边大喊一声。

“啊?”终于幻想的花未九回过神了。四周看了看,见四人都盯着自己,瞬间脸上写满了尴尬两字。“抱歉,抱歉啊,呵呵…”

“哎,小九长老他们同意了,以后他们就是你师父,好好学,不要辜负了我。”花嵇拍了拍花未九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着。

“啊?哦。”花未九叫了几声。正准备说话的空长老却被花未九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吓到了“他们是我师父,是不是得给我这个徒弟送见面礼啊?”

关长老听后,面无表情也只是淡然一笑;空长老听后,嘴角两边的胡子一动一动的;剩下的衿长老如花未九所想是一位美人不过不是妹子是御姐。

衿长老听后走到花未九身边搂住她的肩膀,在耳边轻轻地说道“有意思,来,徒儿拿好。”说着不知从何处那出了一支萧。

只见眼前的玉萧上刻有花纹从上端延伸至端,通体玉白,下端还系有流苏,隐隐约约还有白光泛出,摸着的手感很是细腻。

只是花未九看着这玉萧上的花纹甚是眼熟,拿着转了两转,一旁的衿长老看着这一幕微微一笑。“这不是?!”突然花未九反应过来看向衿长老“这不就是那墙上的花纹吗?”

“嗯。的确是,但你可知那花纹的来由吗?”

“这花纹连起来想一朵花,开始并未看出是那种花品。”花未九看向墙上所刻的花纹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萧。

“这你以后就知道了,不过你还拜我为师吗?”衿长老戏谑的看着花未九。

什么叫我以后就知道了,现在不能知道吗?拜你为师?我都不知道你教什么呢?“呃…”衿长老看着花未九十分纠结的样子有点急了“呃什么呃,一个字拜还是不拜?!”

花未九看着眼前有点怒火的衿长老尴尬的笑了笑“不拜是两个字,拜才是一个字。”“那你就是不拜咯?”斜眼看了看花未九。

“哪有?那能不拜。”说着便跪下向衿长老拜了拜,便被她扶起。剩下的两只也就一并送礼拜师。

拜师后的几天里了解到。关长老为人温和,所教谋;空长老就老顽童一只,所教武;衿长老年龄与其他两位长老相仿,只是用毒而将自己的容貌保持年轻,也就所教毒了。

在院中蹲着马步的花未九,看到远处来了三人,许久就迎来了衿长老的熊抱。不过虽说是熊抱,但是幸福的。衿长老前面两坨蹭的花未九没错一脸的幸福,都是要喷鼻血的节奏。

“咳…”一旁被无视的两人同时一咳,找着存在感。衿长老也便放了手。

“那什么,小兔崽子,我们给你挑了几个手下你自己看着要。”空长老说完便找到了点点存在感。

不过,花未九只注意到刚才进来的几人,三男两女。“这样啊。”说着便走向前去,看了看几人。

许久,其中一位因为太久站在太阳的照射下有点踉跄。随后,花未九指着那人“你,走吧。”那人却一脸茫然“为什么?”花未九摘下一颗葡萄放入嘴边“为什么?呵,就这点太阳都受不了,我要你又有何用?”说完便随手一挥,让人带走离开。

又过了许久,将眼前的两男两女便说道“跟我走,愿意吗?”,四人听后面面相觑其中一位高大的男子说道“你是我们的买主,要杀要剐随你处置,为何还问我们愿不愿意?”

说完花未九走到那男子面前“我要一个不愿意待在我身边的人,对我来说是危险的。”

随后一名面容娇小的女子便说道“你能保证我们不会向以前一样受苦吗?”说完旁边好似姐妹的女子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道“小希,你没有权利这样问。”

花未九看着眼前的动作笑道“我不能保证你们衣食无忧,但我能保证你们每一个人能吃饱穿暖。”

花未九话音一落便听到三人的承婼“好。我们愿意。”却有一名男子,神色淡然“怎么?不愿意?”

那男子看了一眼花未九“你能帮我报仇吗?”

呵,原来有仇恨在身啊,有意思“报仇?我要为什么报仇?”说完看着那名男子的神色,双手紧握“不过,我可以让你自己来报仇。”

话音一落,那男子瞬间便回答到“同意。”

花未九看着这四人满意的笑了笑“我要的不是什么手下奴婢,我要的只是伙伴,誓死跟随的伙伴。你们只要想走便走,我不拦你们。好了,你们现在还有同意的吗?”

“誓死跟随主人!”

“很好,我不管你们以前如何在我这就是我的人,我不管你们以前叫什么在我这便是新生!”

一旁观察许久的三人看了看自己徒儿的表现都是面带微笑离开。

之后花未九分别为四人想了名字。高个的男子名为宓萧,怀有仇恨在身的男子名为宓瑾。两个姐妹花姐姐为宓轻,妹妹名为宓璃。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