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苏瑾沫扭脸看了看马路对面的苏家大门,手里的安全带拽的更紧低着头倔强的僵持:“不要。”

他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面,季洛铭刻意躲着她般,今天中秋,终于,人月两团圆。可是,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季洛铭看着她低头的鸵鸟样,咬咬牙,狠狠心,声音里的怒气更胜:“我再说一遍,下车!”

心里的已经压下去的委屈又上来了,苏瑾沫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拽着安全带的手没有任何放开的迹象。

她是苏家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再娇蛮再任性都有人心甘情愿的哄着她捧着她,什么时候被别人这么赶下车还赖着不走过?

可是他是季洛铭啊,她爱了三年了季洛铭。

然而,爱,总要有温柔回应,不然,我拿什么去坚持?

“季洛铭,我讨厌你!最讨厌你了……”苏瑾沫终于哭出声来,胸口剧烈的起伏,哭的要喘不过气来,可是手里的安全带依然拽的死紧。这样一个人儿让季洛铭红了眼,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把她揽进怀里,用力的抱紧。

亲爱的沫沫,我该拿你怎么办?

苏瑾沫拗着脾气不依,在他怀里一只手拽着他的衣角一手打他“季洛铭,你混蛋,混蛋……”。

季洛铭抱着她任她发泄,她的眼泪顺着脸庞滴落在季洛铭的脖子里,烫的他心疼。“沫沫……沫沫……”他一声一声的唤着她,软了嗓子低低的哄“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

哭够了的苏瑾沫埋在他的怀里,环住他劲瘦的腰,鼻音还是很重:“不许再赶我走了……”

亲爱的季洛铭,别再放弃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坚持几回了。

季洛铭直起身体仔细看月光下还带着泪痕的小脸,黑白分明的眼清亮的像是藏了月亮的光,比今晚的满月的还要亮。季洛铭被她看的心里一紧,不由自主的吻上她的眼。声音沉沉:“好。”

沫沫,我是何其幸运能遇见你,可是,你遇见的,为什么是季洛铭呢?Rashomon的季洛铭呢?

中秋过后没几天,江氏举办了一个商业酒会,也顺便为老二周彦楚接风。

当叶景言一身酒红色抹胸席地长裙挽着司陽进去的时候,真是好巧,温婉一袭白色单肩齐膝短裙站在程墨凡面前,那么恰到好处的一白一黑经典绝配,那么自然的她伸手为程墨凡抚平了领带。

叶景言目光只是顿了两秒,没怎么当回事,拿了一杯香槟,挽着司陽去向熟人打招呼了,举杯向不远处的被美女包围的周彦楚点点头,一直以来,她都随程墨凡叫他一声二哥,许久不见,人群中,他还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一枚,季洛铭还是那副样子,苏瑾沫自然也来了,而且颇受欢迎,被某个青年才俊一直缠着,苏瑾沫单纯没什么心眼,一直傻乎乎的跟人东拉西扯的聊着,季洛铭没事人似的,只是手里的红酒没断过。

第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