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工作了一中午的叶景言有些饿了,侧脸看见了刚才小助理进来放在桌上的东西,当时没注意,竟然是一盒月饼,叶景言看着盒子上那个又大又黄的月亮恶寒了很久,但是那句但愿人长久像只猫儿一样蹭着她,让她有瞬间的失神。有些懊恼,却还是不管不顾的拆了盒子,巴掌小的六只月饼,叶景言撕开一个往嘴里塞,又拿了一个,往总裁办公室去了。

司陽正在办公室里看这季哈肯的市场开发方案,叶景言就推门而入,司陽皱着眉抬头,看见叶景言满嘴塞着月饼的样子,就更嫌弃了。

“奥巴(老板)……”叶景言含糊不清的开口,司陽终于忍无可忍,拿眼瞪她,叶景言听话的闭了嘴,看了一眼手里的另一块月饼,狠狠心,给司陽丢了过去,司陽抬手接住了,看着手里被叶景言捏的有些变形的月饼,还是皱着眉把它扔进抽屉里了。

叶景言这时候却被一口月饼噎住了,卡在那里不上不下,难受死了,扫见司陽手边还剩半杯的咖啡,想也不想的拿了起来灌了一口。司陽看着她嘴唇贴着他的杯子的样子,眸子暗了几暗,握着报表的手握的的死紧。

叶景言终于舒服了,却看见司陽大BOSS看着她的脸已经阴郁的能杀人了。叶景言又看了一眼手里的杯子,立刻挂上笑容,小心翼翼的把杯子还了回去。立刻转移话题。

“听说远达近期又不安分了?”

“没事,我派人盯着了。”司陽瞥了一眼叶景言,又继续看方案。

叶景言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其实,这五年,哈肯和远达的冲突,司陽多半是为了叶景言才会那么咄咄逼人,不然,聪明如司陽,为什么那么好的市场不去开拓,偏偏和远达过不去。

她知道,这样对哈肯不公平,对司陽不公平,甚至对程墨凡都不公平。

然而,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公不公平,只有愿不愿意。

于是,这一众人,在心甘情愿里,相互纠缠相互折磨彼此了五年。

叶景言知道她残忍又自私,可是,她已经回不了头了。纵使她清楚的知道毁了远达毁了施远叶湄也活不过来了,知道无论怎么厌恶,可是她和施容尚身体里流的是一样的血,知道毁了远达也相当于亲手毁了她的幸福,程老爷子和施远大半辈子的朋友,他绝不会让叶景言再进程家的门。

可是,午夜梦回,那血淋淋的浴室,叶湄绝望的面庞,施远虚伪的笑容,成夜成夜的折磨着她,一宿一宿的失眠,她近乎崩溃,开始那两年,若不是程墨凡夜夜抱着她,她都不知道她能不能熬下来。

那些情绪那些仇恨积攒在心里,要么埋在心底任它腐烂一日一日的吞噬者自己,最后崩溃发疯,要么的给它个缺口发泄出来,残忍而痛快。

既然结果注定都是下地狱,那选择还重要吗?

叶景言不知道再要说些什么。转身走了,到了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看着司陽的眼“我知道,现在说这个有些晚了,还显得特矫情,可是,我还是想说。”叶景言的表情少有的认真。

“司陽,谢谢你。真的。”

司陽听完没什么表情的低头继续看方案,可是他拿着方案微微颤抖的手却泄漏了他的情绪。

直到叶景言走了很久,司陽才抬起头,伸手摸着早已没有温度的杯子,心里满满涨涨。

叶景言,为什么,你先遇到的是程墨凡呢?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