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叶景言回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抬脚要过去,脚下不稳,差点跌倒,程墨凡快速伸手揽住她,叶景言手里的那杯红酒一滴不剩的撒在程墨凡的黑色西装上,程墨凡怕酒杯碎了伤着她,小心翼翼的去取杯子,叶景言好死不死的还不愿给他,程墨凡皱着眉低头看她,还没开口,叶景言抬头看他,声音颤颤,一脸的委屈“墨凡,阿远灌我酒……”

仁安远华丽丽的石化了,这TM也可以啊?我他妈的是招谁惹谁了……

程墨凡闪着寒光的眼睛扫过去,仁安远不得不承认他的小心肝又颤了。

程墨凡没空理他,沉着嗓子哄她“没事了,景言乖……我们回家。”

许是此时的程墨凡太温柔,叶景言也不再闹,软了身子任他抱着出了落日。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程墨凡把叶景言塞进车里,伸手扯了领带,把外套脱下来扔到了汽车后座。

叶景言已经晕晕乎乎的要睡着,程墨凡狠狠瞪了一眼身边这个麻烦的小女人,却发动车子,把车开的极稳的送叶景言回了公寓。

程墨凡把叶景言放在床上,弯腰脱掉她的高跟鞋,小脚趾那里有些红,他伸手轻轻的揉了一会儿,叶景言这时候就醒了,一声一声的叫他的名字“墨凡……墨凡……”。

“我在这儿,我在……”程墨凡俯身过去,把叶景言揽在怀里,却被她独有的体香折磨着,程墨凡眼里好像有火一样,他的手在她的锁骨处来回的摩擦,真是该死,她居然穿成这个样子去外面招摇?!

过了一会,程墨凡想伸手为她盖上被子,叶景言却抱着他不愿撒手,程墨凡侧脸看她,叶景言红着小脸,眼里有迷离的潮湿,娇艳的红唇紧抿着,程墨凡没忍住,低头吻上她,轻轻的摩擦,啃咬,深入,叶景言比以往更主动,缠着他一起舞动,程墨凡皱着眉,轻轻推开了她,一路向上,脸颊,眼睛,耳朵一一吻过去,在她耳边低声呢喃“你怎么了?”

良久良久,公寓里安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就在程墨凡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叶景言终于开口“我看见她了。”

“谁?”

“温婉。”

怪不得,程墨凡有些高兴又有些心疼,抱着她的手又紧了些。这个笨蛋啊……

“你就是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程墨凡软了嗓子,低声的责备着。

“不是不相干的人。”叶景言捧着他的脸和他对视“墨凡,是我,亲手把你推的越来越远。”

程墨凡看着她,她眉间有浓烈的哀伤,牙齿咬着嘴唇,是她的委屈与害怕,程墨凡伸手解救了她的嘴唇,温柔的轻抚“景言……不要这个样子,我明白的,我都明白……”。

眼眶再也承受不了眼泪的重量,一滴泪自眼角滑落,经过太阳穴,最后消失在浓密的发中。

程墨凡低低的叹,叶景言的空洞声音再次响起“如果,我可以在施容尚叫我姐姐的时候能够没有波澜的答应,如果,我可以,在那个女人恶语相向的时候忍气吞声,如果,我可以在妈妈死的的时候忍下悲伤祈祷逝者安息,如果,我可以原谅那个叫做爸爸的人……那现在的我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恨……多的毁了我所有的幸福……。”

叶景言更加用力的抱住他的脖颈,吻上程墨凡的嘴角“也许,现在我都已经嫁给你了。”

程墨凡一顿,用力的回吻她,像是纠缠的动物般,不死不罢休。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