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季洛铭坐在车里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食指缓慢而有序的敲着方向盘。昭示着他现在的不耐烦。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旁边落下,季洛铭皱了眉抬眼看去,就看见旁边车子里苏瑾沫那张惊慌的脸,心里一紧,甚至来不急看清开车人的脸,那车已经冲了出去。季洛铭咬着牙把油门一踩到底,轰鸣的发动机声在这个月光明亮的夜晚像一只暴怒的狮子。黑色的布加迪在繁华的市内街道划出漂亮的行进路线,黄色的兰博基尼紧随其后,越走越荒凉,连灯光也稀落起来,苏瑾沫看着身边这个嘴角带着奇异微笑的男人,心里的恐惧无边无际的扩散开来。

季洛铭眉头皱的更深,再加速,和布加迪并驾齐驱,左打方向盘把布加迪往路边挤,车子的碰撞声和苏瑾沫的尖叫声在夜晚显得尖锐而突兀,季洛铭咬牙,扫了一眼路况,猛打方向盘,布加迪躲闪,正好卡在了路边的消防栓和一棵树中间,被迫停了下来。季洛铭迅速下车,打开苏瑾沫这边的车门,来来回回的看了两遍,确定她没事之后,才阴沉着脸把另一边的男人拖了出来,一拳打在那人的脸上,季洛铭心里有火,用了十成的力,那人踉跄后退几步,跌倒在路边,已经见了血,再回头的时候,季洛铭一把捷克C283手枪就瞄准了那人的眉心。

“你找死!”几乎从牙缝里蹦出这句话,季洛铭的青白的骨节咯吱咯吱的响。

那人并不慌乱,擦掉嘴角的血,缓缓的起了身,站定,标准的六十度弯下腰,声音恭恭敬敬:“少爷。”

季洛铭并没有讶异,刚才打他那一拳,他就已经看见他是谁。

“独狼,你居然敢动她?!”季洛铭双眼轻眯,一种天生的黑暗主宰的气场让周围的温度也冷了下来。

“属下不敢,”独狼始终低着头:“只是少爷不肯见属下,迫于无奈只好出此下策……”。

季洛铭看着眼前的人,漆黑的眼眸像一只狼,良久良久,才缓缓的放下枪,声音不带温度:“如果还有下一次,你知道后果……”。

转身走到车边,把受惊吓不小的苏瑾沫抱了出来。放到自己的车里,就要开车离开,独狼略带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属下奉命而来,请少爷回去!”

季洛铭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声音里没有起伏:“回去告诉他,我既然出来了,就不会再回去!”

车子扬尘而去。

苏瑾沫终于缓过了神儿,那眼角偷偷看季洛铭,就凭那青白的脸就知道他气的不清,本来就害怕,现在看他这幅样子,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心里更委屈,咬着嘴唇,硬生生把要掉下来的眼泪给逼了回去。

过了好久,已经回了市区,季洛铭脸色还是那样,苏瑾沫撇撇嘴选择妥协,伸出手,拽了拽他的袖子,声音颤颤“洛铭……”。

车子一个急刹,苏瑾沫差点磕到。

“下车!”季洛铭声音已经压着怒气,却还是冰冷的吓人。

第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