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他们都想起五年前。

叶景言一直以为爸爸妈妈之间的爱情是经历过生死的,是可以举案齐眉,白头到老的。她也见过爸爸看妈妈的眼神,是温柔的。施远年轻的时候,做生意惹上了一些人,有天晚上,那些人又来了,施远发着高烧,叶湄没有办法,把他藏在房间里,挺着九个月的大肚子引开了那帮人,那帮人心狠手辣竟要下死手,拿车撞她,等施远赶来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立刻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可能真是放不下的肚子里的孩子,叶湄在重症室待了三天硬是把叶景言生了下来,她却因为伤的太重,割除了子宫,勉强留下了一条命。

本以为是上天怜惜,终于放过这家人,可是,却不知十八年后的这一切让当年的生死不离变成了一个笑话。

叶景言十八岁生日会上,施远慈父模样的牵着叶景言的手,说要送叶景言一份礼物,可叶景言怎么都没有想到,竟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施容尚。

叶景言至今记得她的妈妈叶湄当时的表情,真的是一瞬间苍老。

当年的施容尚十六岁零六个月,叶景言只比他大十八个月,去掉怀胎的那十个月,也就是说,在出事后的八个月后,在叶湄的伤还没好透的时候,施远就在外面下了种?!!

一笔一笔的算下来,叶景言都觉得周身冰冷,人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她那么爱他,他怎么能这样的羞辱她?

第二天晚上,叶湄在浴室里冰冷的水中,割腕自杀。那一室的瓷白和绝望的鲜红,是叶景言对她母亲最后的记忆。她恨,也替她母亲恨,即使拼了命,可换来了什么?

那时候,叶景言就发誓,她要毁了远达,毁了施远。

结婚的誓词你曾说过,要爱护她,尊重她,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富有还是贫穷,不离不弃。

那她经历过的那些绝望是伤痛,你是不是也应该经历一遍?

第二天程墨凡醒的时候就看见叶景言站在窗前,弯着腰拿个玻璃杯子浇窗台上的仙人掌,修长的大腿大拉拉的露出来,程墨凡起身从背后拥住她。

“哎呀,你吓我一跳。”叶景言撅着嘴娇嗔的等着他。

程墨凡低头偷了个香,叶景言红了脸扭头不理他。

“你哪里弄来这些东西?”程墨凡仿佛对窗台这些吸引了他女人的注意力颇不满意。

“隔壁的夫妇给的,他们要去国外养老,这些东西带不走,又不舍得仍,就送给我了,”叶景言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得意的献宝“他们说这些仙人掌是可以开花的,六十年开一次。”

“你确定这些东西可以在你手里活六十年?”程墨凡挑着眉,一脸的戏谑。

难得的,叶景言没有回嘴,把玻璃杯放在窗台上,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叶景言的眼里有光在流转“如果,它开花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六十年的约定,离一辈子那么近那么近。

程墨凡看着眼前的人,她一直都是那没心没肺的调子,可是,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心底的挣扎与害怕,他爱了她七年,她陪着他七年,她不说,可是,心里很清楚。这份爱,越走越无望。

可是,有多艰难就有多坚定,景言,哪怕你要去的地方是地狱,我都会陪着你。

一直陪着你。

程墨凡低头在她额头印上一个吻,在她耳边清清楚楚的落下一个字;“好。”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