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好久好久,司陽才透过窗户,看见楼下的人,那么瘦弱的肩膀,在冷风中微微的颤抖。下楼的时候,脚步有些急,险些跌倒,可走到她面前的司陽还是沉着张脸,他什么都没有问,伸手去拉她,坐了太久的腿又冷又麻,站不稳,司陽皱着眉把她抱了上去,轻轻的放在沙发上,从柜子里拿了毛毯裹着她的腿,又拿了杯温牛奶递给她。叶景言看着这熟悉的动作,眼眶又涨了,程墨凡也是这样,细心的护着她。接过牛奶,狠狠的灌了两口,却皱了眉,味道不对了,没了程墨凡的味道,连牛奶也变的难以下咽。

悲伤迅速聚集,几乎要哭出声来,叶景言低下头,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嘴唇。

司陽看着眼前的小脑袋,心里一下一下的抽,才想伸手,叶景言就抬起头,眼里只是有些微潮湿,弯出个笑,“BOSS.你们家的牛奶真难喝。”

司陽盯着她有些破皮的殷红嘴角,要伸出去的手转而攥成了拳头。

叶景言,你小小的身体里,究竟能盛的下多少悲伤?我已经退让到这个地步了,为什么,你还是不幸福?

另一边,季洛铭,带着苏瑾沫回了自己的庄园。

他这里是为苏瑾沫准备着衣服的,苏瑾沫换上一身白色吊带长裙,连鞋子都不穿,抱着一杯果汁,光着脚笑的两眼弯弯。

季洛铭坐在沙发上看的呼吸全乱,这么招人疼的人儿啊。他怎么舍得……

眼神暗了暗,又想起那条讯息。

苏瑾沫走过去,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扯扯他的衣袖“你怎么啦?”

季洛铭回神,着眼前的人,瞬间就做了决定,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声音低沉“沫沫,你不是一直很想看我射飞镖吗?”

苏瑾沫不明所以,却是点点头。

季洛铭噙着笑起身,慢慢踱到窗边,和苏瑾沫拉开了几乎十米的距离。

他本就是一副痞痞的样子,身后的窗户透进来些白色的光,他一身黑色西装的站在那里,妖冶的脸上看不清表情,黑与白,矛盾却完美的结合,闪着寒光的水果刀在他手上一点都不突兀,反而散发着危险的美,迷得苏瑾沫看傻了眼。

“如果,我能射中桌子上的橙子,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季洛铭懒懒的开口。

苏瑾沫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季洛铭,心里隐隐的不安,扭脸看向左手边的橙子。

季洛铭的声音却再次传来“如果,我射中了,沫沫,我们分手吧。”

我们分手吧。

苏瑾沫急急的回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季洛铭,然而,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茶色的眼,什么都看不出来。

苏瑾沫才要开口问,季洛铭挥手,水果刀自他的手上划出诡异的弧度,闪着寒光,直直的射过来,苏瑾沫瞪大了眼,想都没想的倾身过去伸手抓过橙子,季洛铭心里一紧,可还是晚了,锋利的刀刃在苏瑾沫单薄的皮肤上划出了长长的口子。

季洛铭低咒一声,快步走了过去,迅速按住她不断滴血的手,眼里的是滔天的怒火“你疯了吗?”

他的力道他是知道的,如果,苏瑾沫晚一秒,刀子就会穿透了她的手。

苏瑾沫抬起的脸上有隐忍的泪,可看着滚落在地板上的橙子的时候,还是,笑了。

没有射中呢。

苏瑾沫再看向季洛铭,眼泪就忍不住了“没有射中,所以,不能分手。”

怎么都没想到,她开口,说的竟是这样一句话。

季洛铭红了眼,伸手把她按在自己胸口。力道大的苏瑾沫都觉得疼,可是,就是不愿意放手。

怀里的人,泪一滴一滴落在季洛铭的胸口,烫的季洛铭整颗心都是疼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苏瑾沫的洁白的裙摆上,开出一朵朵哀伤的花。

沫沫……沫沫……季洛铭心里一声一声的唤,他的沫沫哟……

这样的一个小人儿,怎么能让他不舍了命去爱?

下一秒,季洛铭,抱起怀里的人,直奔医院。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