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叶景言蹭过去,不怀好意的笑:“四少爷,好兴致啊。”

季洛铭也笑,跟叶景言凑得更近,竟然调戏起她来:“美人在怀,自然是好兴致。”

叶景言把手搭在季洛铭的肩膀,巧笑嫣然:“这美人,你有福消受吗?”

季洛铭感受到某处射过来的冰冷目光,立刻跟叶景言拉开了距离,耸了耸肩:“得得,当我什么都没说。”

叶景言笑出声来,抿了一口香槟,又看了一眼苏瑾沫,挑眉:“你就这么由着他?”

季洛铭看过去,那男人越来越放肆,凑得那么近干嘛?!苏瑾沫还没心没肺的笑的花枝乱颤的,当他是死的吗?

季洛铭皱着眉没有说话,伸手又拿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叶景言看着他有些落拓的侧脸,突然觉得以前那个痞子一样的季四少爷骨子里藏了那么多外人不知道的言不由衷身不由己。

习惯了嬉笑怒骂后,少年心事几人知。

“别让爱你的人等太久……”叶景言带了香槟味儿的话说出来竟然也文艺起来,季洛铭浅笑,看了一眼苏瑾沫,那男人竟然开始动手动脚了,真是该死,季洛铭重重的落下杯子,朝苏瑾沫走去,只是经过叶景言的时候,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那你准备让三少爷等多久?”

叶景言手里的香槟一顿,不由自主的朝程墨凡看去的时候就撞上了温婉笑意盈盈的眼,都到这份上了,不去打个招呼就说不过去了吧。

哎……

叶景言带着笑捏着一杯香槟朝温婉走过去,温婉就像一副水粉画一样站在那里,浅浅的笑着,就晕开一室的涟漪。叶景言被她那身白裙耀的有些眼花,高跟鞋不小心踩上裙摆,身子向前倾去,温婉见势赶忙上去扶她,胳膊受力倾斜,一杯的香槟就洒在了温婉胸口上。叶景言一惊,稳住身子,向后退了好几步,被后来赶来的司陽圈在了怀里。叶景言一时间缓不过神儿来,看着温婉竟然不知道要说谢谢还是对不起。

众人这时候看过来,看到的就是叶景言拿着杯子被司陽拉住,而温婉被泼了一身的香槟。

啧啧……这巧赶的。

程三少爷自然和众人不一样,他只看到了司陽揽着叶景言腰的手。本就清冷的面目现在就变的冰冷起来了,他阴着张脸走到温婉身后,伸手轻轻圈着她:“我带你上去换件衣服。”

叶景言自然不会觉得是程墨凡因为自己不小心泼了温婉就给自己脸色看,就是故意泼的他又能怎么样?可是,那一黑一白离开的背影,还是让她觉得不舒服。

再向四周看去,众人窃窃私语,不外乎是新欢旧爱争宠的无聊戏码。再呆下去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了,叶景言被司陽拉着出了酒会。

“你没事吧?”司陽一边开车一边皱着眉看着身边一直没说话的人。

“没事。”叶景言声音如常:“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我要真想泼她”叶景言的声音突然有些恨恨起来:“那我泼的肯定不是一杯香槟,得是一桶!”

司陽闻言不由自主笑起来,嘴角有美好的弧度,他低头看着有些懊恼的小女人,眼神是他都意识不到的温柔。

第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