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叶景言单手握着方向盘,拿起手机拨了苏瑾沫的电话,约她出来,苏瑾沫因为手受伤,被季洛铭强制性的在医院住了下来,这会儿早就按捺不住了,趁着季洛铭出去接电话的当口,苏瑾沫就从后门溜了。

然后打给徐嘉诺,话说徐嘉诺给江暮寒当助理当的正无聊呢,无视江暮寒的不满,公然的翘班了。

于是,三个女孩从D市最繁华的商业街一路杀过去,如扫荡一般,浩浩荡荡,直到车里再也塞不下,叶景言才载着们们去了落日,却被季洛铭他们逮了个正着。

几个人就找了个清静的台子,吃些东西。苏瑾沫受了伤,徐嘉诺被江暮寒看得紧,叶景言就灌了一杯烈焰,一个人上了舞池。

叶景言一身宝石蓝深V短裙,晶莹的肌肤仿佛闪着光一般,抬手解开发髻,柔软的头发四散开来,叶景言甩了甩了头,踏着七厘米的高跟鞋,妖娆的开出了一朵花。男人们被她迷了眼,都停下来看她。

顿时口哨声一片,一曲终了,叶景言还嫌不过瘾,还想再来,就被季洛铭拖出了舞池。

开玩笑,看那些男人一个个跟狼似的,她再跳下去,被不长眼的占了便宜,程墨凡非得拆了他不可。

叶景言皱着眉,满心不高兴的又灌了两杯酒。仁安远早看季洛铭护苏瑾沫跟护什么似的,故意使坏,端着一杯伏特加就过来了,本意事想让季洛铭英雄救美灌季洛铭的,可是,季洛铭还没开口,叶景言就伸手抢了过来“不准欺负我们家沫沫,我替她喝!”

仁安远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的看着叶景言灌了下去,仁安远看傻了眼,众人这才觉察出不对劲来,季洛铭马上暗地里给程墨凡去了消息。

叶景言喝的太急,辛辣的酒精滑过喉咙,像灼烧起来的一样,疼得她眼眶发红。

甩了甩有些发晕的脑袋,叶景言又续了一杯,“仁安远,来啊,我再跟你喝。”说着就真的要喝,杯子到了嘴边,就被徐嘉诺拦了下来“景言,别喝了。”

叶景言抬头看她,徐嘉诺淡然的脸上有掩不住的担忧,还有他身后一脸温柔的盯着她看的江暮寒,她有些痴痴的笑了,故意撅着嘴要亲亲般的靠近徐嘉诺,江暮寒看着她这个样子,一脸的嫌弃,伸手把徐嘉诺揽进了怀里,叶景言计谋得逞,带着笑抬手就把另一杯伏加特灌了下去。

这时的叶景言明显的醉了。

仁安远看的小心脏颤颤的,酒TM的不是这么喝的吧。在季洛铭眼神的一再暗示下,仁安远背着叶景言把酒收了起来。找不到酒喝的叶景言开始发脾气,拍着桌子的不依:“你们欺负我……我要告诉墨凡……你们都欺负我……”。

仁安远被她磨的的受不了,就给她添了一杯度数低的红酒,暗暗祈祷程墨凡赶紧来把这个小疯子带走,叶景言傻笑着就抱着酒杯不放手,颤巍巍的站起来,举杯,才要开口就听见身后熟悉的清冷声音响起“叶景言!”

仁安远明显舒了一口气。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