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我们手里还有多少恒源的股份”程墨凡盯着电脑发问。

“不多,百分之十。”

程墨凡闻言噙着笑,眼里却是冷的“足够了。”

“先放一些消息,然后把股票全部抛出,现在恒源的股价是两块二,到今天下午收盘的时候,我要看到它跌倒一块,还有,你手里的那些内幕,在收盘之后,一式两份,一份送给余非,如果他在七点之前没有答复,另一分就交给媒体。”

难得,程墨凡一次会说这么多话,季洛铭却听的背后阴风阵阵,得罪谁都不要得罪程墨凡,他总是会以一种优雅的姿态让你死的很难看。

季洛铭转身走的时候,程墨凡再次开口“顺便让你助理拟一份和恒源的合约,价格就按恒源报价的三分之一给,今晚上八点跟余非签约。”

三分之一?季洛铭暗暗咽了口口水,真够狠的。

“签约你不来吗?”欣赏恒源和远达吃瘪的样子,这么痛快的事,难道三哥要缺席吗?

程墨凡敲着键盘的手慢了下来,微微抬了头,嘴角的笑意更深“佳人有约。”

出了办公室的季洛铭明显的不高兴了,凭什么你们一个个陪媳妇去了,就得我鞍前马后的伺候着,老子也是有女人的,这么想着,季洛铭就拨了苏瑾沫的电话,但是,四少爷失望了,苏大小姐没空搭理他。

晚上六点半,余非电话打来的时候,季洛铭看着程墨凡已经人去楼空的办公室,觉得更冷了,运筹帷幄也不过如此了吧。

晚上七点,程墨凡的车已经停在了叶景言的公寓楼下,程墨凡进去的时候,公寓没有开灯,叶景言一个人裹在被子里,像是睡着了,程墨凡看着那小小的背影,有些心疼,叹了口气,走过去,拥住床上的人。叶景言被他的动作吵醒了,扭脸看见是他,才想起来约好了一起吃饭的。可是,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呢,叶景言转身埋进他的胸膛,伸手把他抱住,继续闭了眼,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程墨凡一下一下的拍着她,良久,终于开口“放心,施容尚拿不到那块地的。”

怀里的人儿明显的震了一下,不可置信的抬眼看他“你做了什么?”

程墨凡低头吻上她慌乱的眼,声音沉沉“是季洛铭。”

叶景言半信半疑,程墨凡却不容她再胡思乱想,拖她起来,换了衣服去吃饭。

第二天,季洛铭拿着合约笑的很狗腿的来到了程墨凡的办公室,这么大一块肉,看在自己忙前忙后的份上,也得让自己啃一口吧。

“三哥,不论你想用这块地做什么,一定让我帮你,经过了昨天的事之后,小弟我是五体投地,我以后一定以三哥马首是瞻。”季洛铭的马屁拍的很响。

“哦?这样啊”程墨凡明显的心情很好“好啊。”

季洛铭暗爽之后接着问“您打算用这块地来做什么呢?”

程墨凡的声音清晰而诡异“种树。”

半个月后。

季洛铭看着眼前的白杨林心都在滴血,我靠,D市西南角这么大一块地,老子就是租出去做仓库也够吃饱了,但是,偏偏,他三哥眼眨都不眨的把这4845亩地种上了白杨树。

季洛铭看着眼前手牵手的叶景言和程墨凡,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他妈委屈自己媳妇了。

这年头,送车送房送珠宝,可你见过谁在这寸土寸金的年代送上一片森林的?

叶景言纵使知道恒源的案子有猫腻儿,看和眼前的况景也说不出话来了,程墨凡紧了紧她的手,笑的漫不经心“叶景言,九月快乐。”

九月,快乐。

眼底的雾气迅速重了起来,这样一个人,怎么能让她不动心?

相遇的那天也是这样的九月,一片树林,秋风乍起,白杨叶哗哗作响,随风漫舞,闭上了眼突然就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梦幻的不像话,再睁眼的时候,叶景言就看见了程墨凡,如画一般笔挺的站在那里,谁热了谁的眼,谁暖了谁的心。

从此,对白杨树情有独钟。

从此,对程墨凡情有独钟。

叶景言用力的抱紧眼前的人,哪怕未来一片黑暗,眼前的一切都足够温暖我了。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