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那夜的叶景言,妩媚妖娆的不行,几乎把程墨凡理智一把火烧光,可是在最后一秒,程墨凡还是低吼一声,冲进了浴室。在浴室里冲了冷水澡的程墨凡出来就看见在床上摆了大字的女人,暗自咬牙,却还是走去为她盖紧了了被子,轻轻躺下,抱住了身边的人,偏偏叶景言嫌不舒服,在他怀里蹭个没完没了,程墨凡低咒,这个该死的女人是故意的吧!

程墨凡黑这张脸,耐着性子哄“言言乖,睡觉……睡觉……”。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叶景言的后背,哄她睡觉,叶景言真的慢慢安静下来,沉沉入睡。

月华如水。

程墨凡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心里五味杂陈,俯身轻轻的在她额头印了一个吻。

为什么是她呢?世上有那么多女子,为什么偏偏是她呢?倾其所有的护着她,爱着她,不让别人动她分毫,家里的老爷子被自己气的半死,江氏也被自己连累趟进这浑水里。

可是,此刻她安静的躺在怀里,程墨凡竟是满心欢喜。

心里只剩三个字:值得的。

哪怕做再多,都是值得的

太凉薄的性子,是需要些温暖的,不然,心里的黑暗会拖着自己下地狱,而,就是那么巧,叶景言适时出现,成为他生命中唯一的那一束光。

叶景言,何其有幸,能遇见你。

宿醉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睡过头,当叶景言看着手机上显示八点的时候,终于被吓得回了神,尖叫着裹着被子冲进了浴室。程墨凡看着慌乱的小人儿,扬了扬嘴角,闭眼继续睡。

“你干嘛不叫醒我?”叶景言一边穿衣服,一边找自己的手提包,还不忘朝床上的人发火。

叶景言所过之境,如狂风扫过,程墨凡忍无可忍,不悦的睁开了眼,眼光冷冷的扫过去。

接收到讯号的叶景言,马上乖乖闭了嘴,提着高跟鞋,无限殷勤的挪到床边,很乖的在程墨凡的嘴角印了个吻,然后一边穿鞋一边直奔门口,还不忘回头道一句“seeyou……”。

人都走了很久,看着满室的狼藉,程墨凡的脸上依然挂着笑,拉过还有她的味道的被子盖在身上,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情很好。

叶景言不明白自己不过是迟到了罢了,为什么大BOSS的脸会那么臭,所有的谄媚都不见效,还把自己请出了办公室。她一边按着自己睡落枕的脖子,一边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桌子上果然放了新的方案,一页一页的翻过去,心里总算是轻松了几分,看来手下的这帮人,没白养。

然而,这份喜悦只持续了三个小时,当叶景言把最终方案拿给司陽的时候,司陽刚刚接到电话,原本说好的洽谈,恒源变卦,把时间一拖再拖。

叶景言和司陽对视一眼,战争升级了呢。

那块地现在有哈肯和远达争着要,恒源恐怕是要坐地起价了吧,余非在商场上混了那么久,怎么会放过这次大赚一笔的机会?恒源的资金链一直有问题,恐怕是要借这个机会填平那个窟窿吧。

啧啧……真是贪心呢。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